正文 第091章 深夜买醉

作品:萌妻倒嫁

    逃跑一般从屋里挣脱出来,阎夜霆一路飞快走到楼下,坐在车里凸凸的望着公寓底层的入口方向,他在期待,期待刘萌萌会跟出来,会追出来跟自己解释,解释她只喜欢自己,并不是把自己当做那个虚拟人物盖聂。

    可他最终还是失望了,他足足在门口等了一个小时,她都没有出来,更没有和自己解释,事态已经在明显不过,已经由不得他接不接受。

    时间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坐在漆黑的黑色里,阎夜霆第一次有了想要买醉的想法,于是他很快便拨通了林毅的电话,不由分说的报出地址后,就匆忙挂断了电话,然后快速的把车子向目的开去。

    他之所以那么快挂断电话,是怕林毅询问他为什么想要喝酒,因为他回答不上来,也不想回答,在爱情这条路上,他还是一个初学者,他太容易被看穿,太容易悲伤,根本掩饰不了自己所有的失落漠然。

    一路开车来到粮城最大的一条龙服务的夜宴豪霆会所里,阎夜霆直接去了顶楼的总统包厢,因为他想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喝酒,又不想一个人和闷酒,所以他选择了叫上林毅,来到自家公司旗下的会所里,让人拿了一大堆名贵烈酒后,便独自坐在包厢里,一边等着林毅的到来,一边一杯又一杯的喝着闷酒。

    原本还在睡梦中的林毅,接到阎夜霆的电话后,便从被窝里爬起来,从忙赶来了这里,可是当他看到阎夜时,差点没有被吓趴下,他不仅一个劲的大口喝酒,而且还一脸的伤痕,明显是被人揍得很惨,可在粮城这个地方,真正敢打阎夜霆的人几乎没有,而能把他打成这幅摸样的更是微乎其微,因为他的自身就是很强大的存在,一般别说想要近他身,就是靠近他身体一米内都不可能。

    看着阎夜霆那张已经毫无美感的悲惨脸庞,林毅饶有兴趣的坐到他对面沉思起来,莫不是刘萌萌对他施行了家暴,看看他那副郁闷难舒的表情也像是,而且刘萌萌也像是会干出这种事的人,想想她的那一个朋友,应该就不难猜到,因为两人果然是蛇鼠一窝,都有相同的打人爱好。

    经过一番沉思过后,林毅给刘萌萌的这个家暴罪行定了型,他是一直都知道阎夜霆和刘萌萌结婚的事情的,当上次他们几人在夜店相遇后,阎夜霆就告诉了他整件事情的经过,这么看来,他的伤来源就很能说的通了,因为他是不会大女人的,跟不会打自己心爱的女人,所以就只有挨打的份了。

    哎!自己最好的兄弟就这么栽在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手里,自己都替他感到惋惜,好好的一个完美高富帅,怎么就被一个小丫头给毁了呢?

    看看他现在的样子,林毅就觉得自己全身发毛,心里暗暗发誓,自己就算没女人了也不找刘萌萌那样的,可是有一件事林毅却忘记了,前几天是谁和一个与刘萌萌一丘之貉的小丫头**一度,最后还把人给关在自家别墅一天,使得人家最后不得不跳窗逃跑。

    “哎!你倒是说说怎么回事呀?光一个劲的喝闷酒有什么用,有什么事说出来,哥们就算不能帮你分担,但也可以给你出谋划策呀,别忘我可以是情场高手,没有我搞不定的女人。”

    停下喝酒的东西,抬头很不屑的看了林毅一眼,一点都没把他所说的话放在眼里,一边给自己倒酒,一边冲他阴测测的说到:“我就你来是陪我喝酒的,可不是叫你来听你胡乱放屁的,你想放我还嫌熏得慌呢。”

    倒好就继续喝着,阎夜霆便不在看林毅一眼,同样也不再跟他说话,他是绝不会告诉他,自己现在的窘境的,因为他是绝不会给林毅奚落恶损自己机会的。

    “哎呦!光喝酒多闷的慌呀,要不我们来谈论一下有趣一点的事情,比如你脸上的伤...”

    一口喝光了阎夜霆倒好的酒,林毅直接往他身边凑去,带着一脸我绝不笑话你的表情坐在阎夜霆身旁,看着他那一脸的伤痕说着,可眼中的神色明显在告诉别人,他很想笑,还是想要大笑。

    侧头看了一眼林毅那一脸古怪的表情,阎夜霆自觉的离他远了一点,接着自顾自的喝着酒,甩出一个我懒得搭理你这种白痴的表情,仿佛林毅是什么洪水猛兽一样,躲避他还来不及呢。

    “哥们,你说吧,你老婆是怎么把你打成这样的,我保证绝不笑话你。”

    林毅此话一出,阎夜霆立刻用你眼瞎的眼神看着他,一脸你那只眼睛见到我被老婆,还有你那什么表情,明明想笑的要死,却说自己绝不会笑,你祖宗知道你这么能扯谎吗?就不怕他们半夜冲坟头爬出来找你。

    “滚一边去,不喝酒就给我滚,我不稀罕你这种人陪我。”

    本来阎夜霆就已经郁闷死了,而林毅来了之后,不仅不会看他脸色,还在这儿一个劲的唠叨,吵的他都头疼了,真后悔叫他出来陪自己,根本就是自己找罪受,嫌自己命太长。

    “哎!哥们,这就是你不对了,明明是你打晚上把人从被窝里拉出来的,人来了你倒是又要让我滚,怎么滚,你先滚一个给我看看,我好认真学学。”

    林毅这一张嘴巴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招人厌,总能气死人补偿命,阎夜霆单手附上自己的额头,深深的表示自己交友不慎,怎么就跟这么一个极品没下线的男人做了朋友呢,不知道现在可不可以选择断交,然后永世都不想见到他。

    “别想了,这一世我注定缠上你了,断交你是没希望了,不过断袖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你还赶快去死吧,活着简直是浪费粮食,浪费口水。”

    狠瞪着林毅,要不是今天跟黑鹰打了一场,现在体力耗尽,不然他现在绝对会上去给他一脚,还断袖呢,我看让你断子绝孙还差不多,正好还可以拯救万千少女。

    “哎呀!你这个人还真不经逗,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前两天不是为兴致勃勃的为了你老婆把粮城大学都给买下来了吗?今天这是怎么了,大半夜跑到这里来喝闷酒。”

    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弟,林毅总是知道在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他敢保证如果自己在继续逗下去,阎夜霆绝对会立马给他来一脚,就算不是断子绝孙脚,也会让自己美美的吃上一些苦头,所以他非常合事宜转了话题,不再抱着玩闹的姿态,认真的寻问了起来,并且是真心实意的关心自己兄弟。

    看了一眼林毅不在玩闹的脸庞,阎夜霆也收敛了自己暴怒的神色,在意空了手里的酒后说到:“别提了,反正局势不顺心就对了,还是陪我喝酒吧。”

    “好吧,难得你这么想喝酒,那么我今晚就奉陪到底,我们就来个不醉不归得了,醉了就在这里睡,反正地方够大。”

    见到阎夜霆不愿意多说,林毅也就不强求他,等待他想说了自然就会告诉自己,而作为兄弟就应该在这种时候挺身而出,什么都不问的陪伴才是最真实的。

    仰头大喝了一口酒,一边给彼此在倒上酒,一边扫视了一圈整个包厢,不愧是总统包厢,不仅够大,还样样俱全,吧台舞池k歌,娱乐项目一样都不拉,而这里的沙发也够大够软,地毯也够舒适,睡起来也一定很舒服。

    陪着阎夜霆一杯又一杯的喝着,其实,林毅也不仅仅是在陪他喝酒,他自己也算是在买醉,他已经郁闷了两天了,不清不楚的给一个小丫头破了身不说,自己说要负责却被对方打破脑袋,后脑勺的伤到现在还疼着呢,那丫头下手可真够狠的,就一个台灯就把自己脑袋大的缝了四针,差点没打出脑震荡来。

    在一次急促的喝下了一杯酒,强的嗓子眼火辣辣的疼着,可林毅却丝毫不在意,另一手不自觉的摸上自己后脑勺的伤口,脑子慢慢回想起那天的晚上的美好感觉,无法忍住的回味起来。

    然而,他刚回味到一半,一张恶狠狠,恨不得杀了自己脸庞出现在眼前,使他不得不苦涩的笑笑,想他林毅留恋花丛这么多年,一直都想找个纯洁的女人结婚,却不想最后夺了一个比自己小了近十岁的丫头的清白,好不容说服自己要负责吧,哪想到人家还不愿意,不仅打了自己,还跳窗逃跑,使得他这两天都不敢去找她,更无心花丛,无心工作。

    “兄弟,我们现在还真是难兄难弟呀,为了我们伟大的兄弟情义在干一杯吧。”

    其实林毅想说的事他们两个都栽在了两个个性相同的小妮子手上,但最终还是忍住没说,他怕刘萌萌要是知道自己毁了她最好朋友的清白,会不会立刻扛大刀宰了自己。

    自娱自乐的和阎夜霆碰了一下杯子,仰头一头饮尽杯中的液体,然后自己给自己倒上接着喝。

    阎夜霆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和平常不一样后,收回目光,和他一起喝着,于是这一晚上,他们两个大男人就坐在这里不停的喝闷酒,直到都醉倒过去爬不起来,便在包厢里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