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96章 我的错

作品:萌妻倒嫁

    看着汤明阳远去的车影,阎夜馨在想他也是喜欢着刘萌萌的把吧,应该也已经喜欢了很久了,竟然就这样轻易的放手,还这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呢。

    忽然,阎夜馨有些羡慕刘萌萌了,羡慕她有良好的身体,有乐观的心态,更有那么对人爱她喜欢她,总让人不由自主的对她讨厌不起来。

    至于这个她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阎夜馨觉得他应该是一个好男人,就算不说他对刘萌萌的迁就忍让名单凭他刚才见到自己不舒服就停车这一点来看,他的确算是一个好男人,虽然和自家老哥老爸比差了那么一点,但总比那些自私自利的男人好太多。

    心胸开阔的向学校里面走去,阎夜馨发现自己并不讨厌汤明阳这个男人,相反的有些佩服他对刘萌萌的感情,佩服之余也生出了一点好感。

    此刻,阎夜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赌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有这种感觉,只是她并不讨厌这样的好感,然而,她不知道的是自己的正在向危险接近,她对汤明阳的好感,本身就是一个危险的开始。

    对于阎夜馨这个妹妹,阎夜馨还是比较放心的,于是他便带着还在昏睡中的刘萌萌回到了粮氏集团,让方源通知了家庭医生后,就一路把她抱进了自己办公室的休息室里,在医生看过后,得知她只是惊吓过度,暂时昏睡过去,他才彻底的安心下来,但与此同时,对那些吓到她的媒体,也更加的厌恶起来。

    让方源送走了家庭医生后,阎夜霆便从休息室里走了出来,只是他并没有离开办公室,而是叫了公司的法务部和公关部的人老自己办公室,然后井然有序的安排着任务。

    首先让公关部立即安排记者招待会,就此事件做出解释,其次是让法务部以伤害他人人生安全罪,向今天围堵刘萌萌的各大媒体记者发出律师函,至于那些捏造事实,胡乱揣测污蔑的各大网站和新闻媒体,他同样做出了起诉警告,给予了严厉的回击。

    听着阎夜霆一件一件安排的任务,两大部门的几个主管开始为那些媒体捏一把冷汗,同样也好奇起来,他们总裁夫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能让他们冰山总裁这么紧张在意,甚至在早上的会议上表现出那么慌张惊恐的一面。

    然而,就在阎夜霆金罗密布的做出指示时,刘萌萌渐渐从床上苏醒了过来,首先引入眼帘的事一件带着熟悉气息的陌生房间,看着眼前简洁大方的男性化房间,刘萌萌从床上坐起来下床,脑子里开始回想着自己晕倒前发生的一切。

    她记得自己刚坐上去学校的公交车时,就感觉到了很不对劲,于是她更加着急的想要赶去学校,记得就在公交车要达到学校时,阎夜霆给她打了电话,正当她刚接起电话想要回答他时,公交车猛然停了下来,随后就有人从身后推了她一下,手机就跟着甩了出去去。

    手机掉落后,公交车的车门应声打开,她迅速被人从车上推搡了下来,手机也被人踢了出来,可是她还来不解去捡已经摔的关机的手机,就被一大帮拿着相机话筒的人团团围住,然后耳边立刻变得人声噪杂,一个有一个恐惧接踵而来,最后她摔倒在地上哭泣,就在她即将晕倒前,她听到了一个女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可是随后她也失去了意识。

    扫了一圈只有自己一人的房间,刘萌萌脑海中产生了一个疑问,她现在是在哪里?当时又是谁救了她?

    正当她疑惑不解时,门外隐隐约约传来不停有人说话的声音,于是刘萌萌便向门外走去,毫无征兆的拉开了房门,一大堆面色严肃的人立刻向她看来,吓得她立马把房门关上,然后躲在门后想着自己是在哪里,她刚才好像有看到大叔了,只是她不敢再出去确认。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阎夜霆办公室里的休息室大门,脑子里都在回想着自己刚才看到了什么,竟然看到一个女孩出现总裁休息室里,而且还是新闻报道里的女孩。

    收回放在休息室房门的视线,阎夜霆皱眉扫了一眼面前有些反应不过来的众人,加快了任务的进程,然后很快就把人都打发走了。

    不等那帮下属离开办公室,阎夜馨便从办公桌前站了起来,然后大步向休息走去,让那还没有离开的几人,急忙加快步伐离开,生怕走慢一步就会惹的总裁不高兴。

    来到休息室门前,阎夜霆本想直接推门进去的,但想到刘萌萌刚打开房门的情形,便收回开门的手,轻敲了两下房门说到:“是我。”

    听到阎夜霆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刘萌萌急忙转过身子去开门,可是当手碰上门把时,她却犹豫了一下,想起了他前几天不搭理自己,不管她,委屈感顿时袭来,让她怎么也无法打开房门。

    阎夜霆说完后,迟迟听不到回应,也不见房门打开,于是便自己推开了房门,只是人还没进去呢,就出声叫到:“萌萌...”

    房门打开,刘萌萌自觉的退后了两步,听到阎夜霆的叫声后,立刻低下头不敢去看他,委屈心酸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却紧咬着双唇,不想在这时懦弱的哭泣。

    “呜呜呜...大叔...我真的好害怕...大叔...呜呜呜...”

    在刘萌萌低头的那一瞬间,阎夜霆就看到了她眼中的泪光,见她不看自己的躲闪着,心里顿时感觉闷闷的,但他还是一不跨上前把她抱在怀里,只是当他触碰上刘萌萌的身体时,她就再也忍不住心里的害怕委屈,靠上他的胸膛就委屈的大哭起来,诉说这心里的害怕委屈。

    “没事了,大叔都会处理好的,你不要害怕,大叔会保护你的。”

    稳稳当当的把她抱在怀中,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慰着,阎夜霆的心涩涩的疼着,在这一刻,之前的所有不甘愤怒都瞬间化为乌有,没有留下一点痕迹,有的只是对刘萌萌的深深疼惜,和化不开的浓浓眷恋。

    “呜呜呜...大叔,你为什么不理我,是不是你也不要我了,你也讨厌我对不对,大家都不喜欢我...呜呜呜...”

    “没有,我没有不要你,也没有讨厌你,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讨厌你呢,不要哭了好不好,我会心疼的。”

    听着刘萌萌的哭诉,阎夜霆急切的解释着,不是个会说甜言蜜语的人,可这一刻他诚实的说着自己的所感所想,一点都不想让刘萌萌误会自己,听着她曲解着自己的想法,阎夜霆觉得自己心都要碎掉一般,很疼很疼。

    “真的吗?”

    刘萌萌原本是一个非常单纯的人,她的生活,她的想法一直都很简单,但在面对阎夜霆的冷漠时,她极度的不安着,也变得非常不自信,就像是被一种与生俱来的卑微感包裹一样,让她恐惧,让她不安。

    “真的,大叔什么时候骗过你,你要相信我好不好,我真的没有不要,你没有不喜欢你。”

    知道她的害怕恐惧,阎夜霆不厌其烦的安慰着她,一遍又一遍的说着自己的想法,希望她不要难过,不要悲伤,更不要在哭泣。

    “那你保证以都不会不理我。”

    面对阎夜霆不厌其烦的安抚,刘萌萌得寸进尺的要的着保证,她觉得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安心,她害怕在去过那种没有阎夜霆的日子,现在的她已经习惯有他在身边,如果他不在身边了,她就会觉得那里都会不自在,所以她必须要得到他的保证。

    虽然有些想笑刘萌萌的幼稚想法,但阎夜霆还是依照她的要求保证着,给着她最大的纵容。

    “我保证以后都不会不理你你,我保证再也不会向之前那样对你,我保证以后都会守在你身边,不让任何人在伤害你。”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保证,刘萌萌总算是安心了下来,心里也就没有那么委屈了,就连最后的那一点恐惧也在阎夜霆的安抚下,逐渐烟消云散,人也逐渐的平静下来,渐渐停止了哭泣。

    “你呀你,一天都晚就爱哭,简直都快成水做的了。”

    抱着刘萌萌坐在床上,一边拿着纸巾给她擦脸上的泪痕,一边打趣的说着,阎夜霆全身的都散发着宠溺的光芒,暖暖的让人很舒心。

    “我才不爱哭你,是你老是惹我哭好不好?”

    刘萌萌才不要承认自己爱哭呢,撅着嘴巴死不承认不说,还把所有的过错的都怪在阎霆身上,简直之前的她落差很大,整个人都显得非常傲娇幼稚。

    “是是是,你才不爱哭呢,都是我惹的,都是我的错。”

    扔掉手里的纸巾,轻轻的揪了揪刘萌萌的鼻子,阎夜霆这错认得心甘情愿,甚至心里还带着一丝甜味,只要她能够一直开心下去,就算让自己承担所有过错又有何不可呢,只要她开心就好。

    “本来就是你的错嘛!”

    起身抱着刘萌萌走出休息室,阎夜霆没在跟她纠缠谁对谁错的问题,来到办公桌前,打开电脑边给她看了今天的各大新闻网页。

    安静的看完了所有的新闻后,刘萌萌总算是明白了之前是怎么回事了,但她表示很无辜,她根本就不知道阎夜霆这么有钱,这么受欢迎好不好,干嘛都来找自己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