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较量

作品:女帝权术

    不赢一握,随风轻摆,玉颔微扬,爱怜不断。

    青衫半解,云雾乍开,美人含春,唇戴笑颜。

    芭蕉映掩,樱桃红色,龙凤呈祥,卧于榻前。

    这一刻干柴遇烈火,熊熊已点燃,春雨洒如油,恰恰浇得一树海棠如春绽放。

    只一个鸳鸯曼妙之姿,已胜过十里春画,便可令人爱怜重重,令那点点之吻胜于千山飞雪。

    但见他目光星星点灯,如痴如醉,唇边**,轻轻一叹,微一昂首,皆是风情,微一阖眸,魅惑无限。

    女儿家嘤咛胜于莺啼,如蜜糖一样融化于心,男儿家气势豪迈,似风雨重重响起,如云一般飘飘扬扬,轻轻绵软,无穷无尽,云翻雨覆,遥遥无期,不知何时那华丽丽的软塌已然是一片狼藉,深深浅浅,缱倦痕迹,恰是个风雨飘摇,你侬我侬,蜜里调油,满室腥甜,**初歇,麝香气息,落梅一片……

    凌傲宸缓缓醒来的时候,看见自己身边正紧紧拥着自己男子,又想起了昨夜的疯狂。她突然脸一红,而且感觉自己身子清爽,没有纵欲过后的粘腻,想必昨晚师兄一定帮自己清洗过了。而想到这些,凌傲宸的脸更红了。

    慕少白似是察觉到了自己怀中人的动作,伸手轻轻地抚过她的脸颊,声音中还带着一丝刚刚醒来的慵懒,“宸儿,你醒了。”

    凌傲宸忽然想起了昨天答应自己母妃的事,脸上的羞红褪去,立刻起身,“师兄,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可慕少白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直直的看着她,问道,“宸儿,你忘记了昨晚答应我的吗?”

    凌傲宸的记忆忽然回到了昨晚,想到了什么,一下子低下了头。而慕少白似乎是不打算放过他,又唤了一声,“宸儿。”似乎今天他不唤出声,就不打算让她离开。

    凌傲宸低低地唤了一声,“少白。”

    慕少白也知道适可而止,终于打算放过了她,要不然自己今后的福利可是没有了。

    之后,凌傲宸就这样看着慕少白整理自己的衣物,好不容易等慕少白离开之后,凌傲宸才立刻唤了小青与曼白入内,帮自己打理。

    而慕少白在门口等了一会时间,才见到了那扇大门缓缓打开。慕少白的目光落不自觉的落在了凌傲宸身上,看着她穿着淡淡粉色的丝绸长裙,头上戴着紫水晶步摇,更添了一重朦胧惑人的美。

    凌傲宸看着她眼中的神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只是她不知道,她这一眼中更多的是妩媚多情,让慕少白看她的眼神,更加火辣。跟在凌傲宸身后的曼白和小青看着这样的情形,忍不住轻笑出声。凌傲宸看见这两个小丫头都敢笑自己了,心中更恼了。昨晚的事好像这个院子中的所有人都知道了,现在,自己这个主子还有威严吗。

    “好了,我们快点去用早膳吧。“慕少白也知道不能太逗弄凌傲宸了,要懂得适可而止。凌傲宸无奈的跟着他离开了,自己现在好像对师兄越来越没有办法了。不对,从前自己对师兄也从来没有过办法,只是从前师兄是一直顺着自己的。因此,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师兄还有这样霸道的一面。

    今天早晨也是由于师兄为自己准备这件女士衣服才会穿上的,要不然自己一定会换上男装的。

    由于凌傲宸想起昨日答应自己母妃的事,于是快速的用完早膳之后,在慕少白幽怨的目光中,让小青抱着小君熠和她离开了。今天,她可是要和自己的父皇好好打一场战呢。

    从前没有多想,只是现在,总感觉自己父皇对自己,或者说是君儿的态度很不寻常。不过这个自己还有一段时间可以去了解。

    等凌傲宸来到宫里的时候,柳月还在用着早膳。当看见凌傲宸的到来时,她的眼中闪过喜悦,立刻招呼着她一起来用早膳。而凌傲宸是坐在了一旁,没有用膳,只是陪着她唠嗑。

    两人聊了一会儿后,柳叶发现昨日见到的自己的女婿没有来。于是疑惑的问道,“宸儿,小白呢。”

    凌傲宸笑看了他一眼,明显不想和他讨论这个问题。“母妃,你不是一直想要见见你的小外孙吗,今日我可是把他给带来了呢。”

    柳月听了他的话,明显被她转移了注意力。将头转向了一旁小青怀中的君熠,她一下子就被君熠这张可爱的小脸给吸引了,立刻将君熠抱到了自己的怀里。

    而君熠也不认生,睁着那双乌溜溜的眼睛看着这个抱着自己的女人。柳月被他的这个动作给逗笑了,笑着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小君……小熠儿,我是你的外祖母,你认不认识我?”

    凌傲宸听到母妃的话也是一愣,君儿,这恐怕勾起了母妃的伤心事呢。在凌傲宸还在沉思的时候,小君熠好像是被柳说的动作给弄乐了,“呵呵”的笑了几声,“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柳月见到他的动作,乐得开怀,又抱着他亲了一口,对着他说了,不知道什么。只是凌傲宸没有仔细听他们说的话,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想着现在府里的师兄和小宁萱。,后是否应该将宁萱也带到宫里来呢?只是,凝萱的身份……实在是太特殊了。要是亚兰国那边的人寻来的话,自己一定要保护好她。

    忽然门外传来了一声通报声,“皇上驾到。”这一声呼唤唤回了凌傲宸的思绪,虽然他早就想要会会自己这个父皇了,但是她没有想到自己的父皇今天下朝之后竟然会来母妃的宫。看母妃的样子,她也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父皇会过来。不过既然人已经来了,那么自己就迎战好了。

    等凌天进入凝月阁时,凌傲宸与柳月都站在一旁,对着他微微的行了一礼。

    “参见皇上。”

    “参见父皇。”

    凌天似乎对凌傲城的到来没有什么惊讶,只是快速的上前扶起了柳月,嘴角挂着笑容。“爱妃,君儿,快快请起。”只是在凌天的手快要碰上柳月的时候,柳月的手明显往后缩了一缩。

    “多谢皇上。”声音中依旧带着温和,也有着一丝疏离。

    凌天的脸上好像没有任何不自然,仍旧挂着笑容。而他的这个动作被凌傲宸尽收眼底,眼神闪了闪,却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凌天又把眼神转向了凌傲宸,“君儿,你今天来了。”

    凌傲宸低下了头,“是的,父皇。只是多年没有见母妃,想要多陪陪母妃罢了。”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恭敬,只是脸上的神情让人看不清。

    凌天此时也注意到了在一旁的小君熠,笑着上前看着那张脸。“君儿,这就是你的孩子吧,我的亲孙子吧。”

    凌傲宸又用恭敬的语气道。“是的,父皇。”

    凌天又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她了一眼,“君儿,我的小孙子叫什么名字?”

    凌傲宸低着头道,“儿臣为他起了一个名字,君熠。”

    凌傲宸说出这句话后,明显感觉到凌天的眸光深了一深。没有错,她现在就是在试探自己这个父皇的底线。

    过了好久,凌天才开口。“君儿,这个名字和你的名字里有一个字相同,好像不太好吧。”

    凌傲宸只是淡淡的一笑,直视着凌天,“父皇,名字只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又何必在乎那么多呢?”

    凌天看着她,如果不是凌傲宸,别人在他的眼神中都要笑着发抖。但是凌傲宸却一直直视着他,过了好久,凌天才勾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好,这一切都由君儿你自己决定就好了。”

    等凌天在上座坐下之后,又看了凌傲宸一眼,“君儿,听说你现在和本次电视的探花居住在同一个府里。”

    凌傲宸微微一笑,“是啊,父皇,我们是从一个地方来的。而且而且也没有过多的银两,只是和他先共同买下了一个院子住下而已。”

    凌天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过了良久,才道,“君儿,今日是武试的第三场,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今天可是要决出前四名了。”

    凌傲宸对着他点了点头,“父皇邀请,儿臣岂敢不从?”凌天的眼神又闪了一闪,“那么我们走吧。”接着又对柳月道,“照顾好孩子,这毕竟是君儿的第一个儿子。”柳月只是恭敬地应是。目送两人离去的身影,眼神复杂。

    于是凌傲宸跟着凌天来到了比武场。那里的比试官早已得到了这个消息,早就已经在门口相迎了。而那些参加武试的人也不知道从哪得来的这个消息,一个个心情忐忑又激动。要是今天表现的好一点,入了皇上的眼,日后还怕还没有机会飞黄腾达吗?

    等凌傲宸跟着凌天进来的时候,那些人一个个恭敬的低着头。这时凌傲宸也不得不感慨一句,权力在这个世上,真的是一个好东西。只是需要付出的代价,真的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