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向南太可怕了 (二合一章,更新完毕)

作品:我为国家修文物

    向南真的看走眼了?

    现场众人的目光“唰”地一下,全都集中在了向南的身上,那目光里,有惊愕,有不解,有难以置信,也有隐藏极深的幸灾乐祸……

    而向南静静地站在那儿,似乎这一切都跟自己毫无关系一样,脸上的表情依旧风轻云淡,带着淡淡的笑容。

    “让我来看看。”

    就在这时,向南身后的那群老专家中,又有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缓缓地站了出来。

    大家循声一看,顿时就有熟悉他的人开始低声向身边的人介绍道:

    “这位,可了不得,是故宫古陶瓷修复老专家谢家松,浸淫此道数十年,修复了诸多国宝级文物,鉴定水平比那些经常在电视上抛头露面的鉴定专家厉害多了。”

    “哦,原来是这位!”

    一人一脸恍然大悟,点头道,“之前那位夏副会长没能看出真伪,这位应该可以确定了吧?”

    又有一人皱了皱眉,低声道:“闭嘴!别影响了老专家的鉴定思路!”

    几个人转头看去,只见谢家松坐在沙发上,将那只宋代哥窑双龙耳瓶的瓶底顶在茶几上,一只手紧紧握住瓶颈,将瓶身向外微微倾斜,另一手则拿着放大镜,神情严肃地细细鉴定起来。

    围观的众人也是紧张万分,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谢家松,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倒是那个秃顶中年,神态轻松万分,坐在长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甚至还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来,抽出一根叼在嘴里,正准备点着的时候,忽然发现一伙人正对着自己怒目而视,顿时吓了一跳,赶紧将香烟收了起来。

    他心里嘀咕道:“得意什么?得意什么?过不了多久,你们就要闹出大笑话了,说不定连这工作室都开不下去了,还不让我抽根烟?”

    半个小时后,谢家松略显疲惫地将那只宋代哥窑双龙耳瓶放好,微微闭眼几分钟,然后才缓缓地开口说道:“老朽无能,看不出真伪。”

    秃顶中年没能过过烟瘾,心里正不爽着呢,听了这话,顿时冷笑一声,阴阳怪气地说道:

    “什么看不出真伪,我这就是真器,你是顾念着这工作室的名声,不好意思直说出来吧?”

    说了一句不够,他还想再刺几句,不料人群里一个沧桑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谢老师说话做事,也轮得到你说三道四?”

    秃顶中年大怒,刚想说话,可话到嘴边,却是硬生生地给咽了下去,他看到,走出来的那个人,居然是江易鸿!

    国内古陶瓷修复第一人的江易鸿!

    其他老专家抛头露面的不多,但江易鸿却是个例外,尤其他还是魔都本地人,他的奋斗经历就如同一部传奇电影一般,经常被拿出来当成励志故事来说。

    外地人不清楚,但魔都本地人里,十个至少有五个知道江易鸿这么一个牛人。

    因此,秃顶中年看到江易鸿时,就如同看到了故事里走出来的人一样,瞬间就闭上了嘴。

    江易鸿也懒得跟他废话,走上前去,伸手拿起茶几上的那只宋代哥窑双龙耳瓶,便认真地看了起来。

    看了一会儿,他眉头紧皱,一脸严肃地转头看着向南,问道:

    “向南,你说这只宋代哥窑双龙耳瓶是现代仿品,有什么依据吗?”

    江易鸿虽然没有直接明说,但围观的众人都是聪明人,自然是瞬间明白了过来,江易鸿肯定也是“看不出真伪”。

    如果一位专家看不出真伪,那还好理解,可以说是对哥窑瓷器接触不多,认识不深刻,可三个专家都“看不出真伪”,那这里面的学问可就大了去了。

    如今看来,向南恐怕真的是托大了,看走眼了!

    这文物修复工作室才刚刚开张第一天就看走了眼,那这笑话可真是闹大了。

    这事要是传了出去,恐怕比向南前一段时间,在“南海一号”博物馆里成功修复了宋代曜变天目盏,还要劲爆!

    整个文博界估计都会闹翻了天!

    而且,估计这文物修复工作室,也会开不下去了吧?

    谁会将自己心爱的古董拿到这样一个连古董真伪都鉴定不出来的工作室修复?

    除非是脑袋坏掉了!

    围观的众人里,一个个表情各异,惋惜的惋惜,窃喜的窃喜,真是众生百相。

    江易鸿心里也是很纳闷,他对自己的这个关门弟子实在是太了解了,相信他绝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托大,也不可能当着众人的面信口开河,他说这只宋代哥窑双龙耳瓶是现代仿品,肯定是用心观察后才得出的结论。

    可问题是,他和谢家松、夏振宇三个人都没能看出什么问题来,这不得不让江易鸿想得多了一些。

    要知道,今天可是向南文物修复工作室开张的第一天,一旦真因为向南看走了眼而闹出笑话,这个打击是致命的,而且也会对向南的职业生涯造成抹不去的污点。

    由不得他不担忧。

    不只是他,孙福民、刘其正、齐文超、楚天遥这些原本就很看好向南的老专家们,也是一个个脸色凝重,眉头紧锁。

    也就是他们不懂古陶瓷修复,否则的话,早就上前给向南帮腔去了。

    “老师,可能还要麻烦您一下,到博物馆文保大楼那边,借用一下仪器。”

    向南听到江易鸿的问题后,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略带歉意地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

    “这只宋代哥窑双龙耳瓶的现代仿品,制作手法十分新奇,我也是上次到京城时,偶然见识过一只一模一样的宋代哥窑双龙耳瓶,才知道的,肉眼观察根本就看不出来。”

    江易鸿听了,正要说话,不料还没等他开口,那个秃顶中年就大笑起来:

    “哈哈哈,你这个老板,太搞笑了,明明我这个就是真器,而且还有华夏古陶瓷学会的鉴定证书,你非要说我这个是现代仿品,现在又要跑到博物馆里去折腾,你们大家给评评理,有这样的事吗?”

    说到这里,他冷笑一声,继续说道,“难道我买个古董,还要让卖家带着到博物馆里去检测一下?要是检测不出来,你是不是又要说魔都的检测仪器不行,要到京城故宫那边试一试才行?”

    这话一出,孙福民、江易鸿等人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其他人也是神色各异。

    说起来,这人还真不算胡搅蛮缠,一般鉴宝大多都是肉眼观察,如果是玉石类的,再加个小手电筒,而如果是漆器,则会再闻一闻味道。

    用现代化仪器来鉴定,不是没有,但一般都是要上拍卖会的贵重拍品,在肉眼不确定的情况下,为了以防万一,会事先用现代化仪器来辅助鉴定。

    话说,一般人买个古董,总不可能随身携带一大堆x光机、光谱仪,或者高清扫描显微镜这些高端设备吧?

    那也太搞笑了。

    所以,孙福民和江易鸿等人脸色难看归难看,却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那秃顶中年见状,更是心中得意,他正要再火上浇油一把,只听向南“呵呵”一笑,一脸平静地开口说道:

    “这位大叔,我既然敢说这是现代仿品,当然是看出了点什么,如果你要我现在说出来,也行,不过我说了之后,就要打电话报警了,说你用假古董来冒充真器来诈骗。”

    “这只宋代哥窑双龙耳瓶,真器价值数百万,属于数额特别巨大一类,虽然这只现代仿品不是你的,你只是个帮凶,但最少也得判你十年以上。”

    “你自己考虑考虑,是希望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说,还是到魔都博物馆那边去,单独聊一聊?”

    孙福民和江易鸿等人对视一眼,略略地皱了皱眉,向南忽然说这种话,有点恐吓的意味啊,这样真的合适吗?

    围观的众人倒是有了另一番体会,这向南以前给大家的印象一直都是话不多,只喜欢窝在修复室里修复文物的,和外人接触时,脸上也总是带着笑容,挺和善的一个人,没想到今天居然也会说出这种话来。

    看来,他是真的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啊!

    而那秃顶中年脸色却是一变再变,半天没有说话。

    向南要是犹豫迟疑一些,他肯定会对他的这番话嗤之以鼻,可向南太镇定了,他不敢赌!

    因为,这只宋代哥窑双龙耳瓶真的是现代仿品!

    而且,向南还有一句话,也许别人没有太在意,可他却听得很仔细,这句话差点让他崩溃。

    向南说,这只现代仿品不是他的,他是帮凶!

    他怎么知道这些的?

    难道他真的知道一些内幕?

    这……这太特么惊悚了!

    要是向南真的知道内幕,只要一报警,那幕后的人他不知道,反正他自己肯定是完蛋了!

    他和幕后之人原先的计划,是将这只宋代哥窑双龙耳瓶当作真器来修复,等拿到工作室的收据之后,过几天再来取瓶子时,就揭穿这瓶子是现代仿品。

    有标明了真器的收据在手,向南要是拿不出真器,那也得赔钱,就算上了法院,他们也占理。

    这就是一个圈套!

    可是,看现在这种情况,似乎向南早已经洞悉了一切……

    跑现在是跑不了了,要是自己一跑,岂不是说自己的确是来诈骗的?

    而且,外面这么多人围着,自己也跑不了啊!

    看来只能跟着去一趟博物馆,那里至少人少一点,就算要跑,也容易一点。

    秃顶中年的脸色变了又变,过了好一会儿,才干笑两声,故作镇定地说道:

    “你别吓唬我,我这就是真器,花了几百万买来的,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既然你要去博物馆用仪器来看,那就一起去好了,我这是真金不怕火炼!”

    向南淡然一笑,也不管他,转身对江易鸿、孙福民等人说道:

    “两位老师,诸位前辈,那咱们一起去魔都博物馆古陶瓷修复中心坐一坐?”

    “走!今天要是不搞清楚真伪,我估计连睡觉都睡不安稳!”

    孙福民一听,顿时大手一挥,率先响应起来。

    他当然是相信向南的,向南只要说是现代仿品,那就是现代仿品,绝对真不了,用仪器来鉴定一下,也是为让那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们看一看,老子的学生怎么会看错?

    不可能的!

    “嗯,去看看吧,真是惭愧,我是真没看出毛病来。”

    京城故宫博物院古陶瓷修复老专家谢家松也是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

    其他老专家自然也想去看看,到底这只宋代哥窑双龙耳瓶到底是真器,还是现代仿品,如果真是现代仿品,那这仿造的技术也太厉害了一些,居然连江易鸿、夏振宇、谢家松这三位国内顶尖的鉴定专家也都给糊弄过去了。

    但是,他们更感兴趣的是,江易鸿这些人都没有看出问题来,向南是怎么看出来的?

    难道说,向南在古陶瓷鉴定方面的能力,比江易鸿、夏振宇、谢家松这些人还要厉害?

    如果真是这样,那向南也太可怕了。

    向南要是知道了他们的心里,估计心里面也会很得意,但他绝对不会告诉他们,他是通过右眼的“回溯时光”,瞬间就看到了这只所谓的宋代哥窑双龙耳瓶的本质的。

    看到诸位老专家、收藏家们都没什么意见,向南又朝围观的众人拱了拱手,笑道:

    “各位实在抱歉,没想到开张第一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和诸位老前辈先去魔都博物馆走一趟,各位就请先在这里小坐片刻,中午的宴席安排在附近的万豪大酒店,请大家赏光,到时候我给诸位敬酒赔罪!”

    “哈哈,向南,你太客气了,你和各位老前辈先忙去,回来记得把这事说说,我们也很好奇啊!”

    “是啊是啊,向南你就是太喜欢卖关子了,搞得我现在心里跟有只猫爪子挠似的!”

    “向南,加油,我们支持你哦!”

    “……”

    “谢谢大家!”

    向南又朝众人抱了抱拳,这才带着那位秃顶中年和各位老专家、收藏家们,一起前往魔都博物馆古陶瓷修复中心。

    余下的众人看着向南领着一群人缓缓离去,心里多少有点遗憾,实际上,他们也很想跟着去看一看,但魔都古陶瓷修复中心是绝对不会允许这么多外人进去的,所以也只能作罢。

    此刻,他们想的是,这只宋代哥窑双龙耳瓶,真的是现代仿品吗?

    如果用了现代仪器之后,依旧看不出真伪来,又该怎么办?

    换一句话说,如果这只宋代哥窑双龙耳瓶真的是真器,向南,又将面临着什么?

    这文物修复工作室开张的第一天,真的是太刺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