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国家与修行人士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三水县,瓢泼大雨,哗哗而下。

    这个处于南部深山中的小县城,笼罩在漫天雨幕中。

    街道上,冷冷清清,行人车辆稀少。

    雨幕中,一辆黑色车子行驶在清冷的街上,雨刷不停地转动着。

    车里,坐着三人。

    两人前面坐着,后面一位老者闭着眼,似养着神。

    前面两人是国特局的机关人员,而后面的那位老者,来历不简单。

    车内气氛很是沉默,两位国特局的人,似乎怕打扰后面老者养神。

    车子开着开着,慢慢来到了三水县东郊的绣球山。

    绣球山下,有一小桥人家。

    车子停在一家白墙青瓦的庭院前。

    从外面,可以看到出墙的青竹,在雨水冲刷下簌簌抖动。

    “杨老,到了。”

    一位国特局机关人员,轻声恭敬地喊着闭目养神的老人。

    老人睁开了眼,眸子睁开间锐利如鹰,一闪而逝,转眼睛变得平常无奇起来。

    “是这户人家?”

    他轻声开口。

    “调查资料显示是这家,此人曾于二十年前进过政坛,吃过国家饭。”

    “走吧。”

    …………….

    庭院内,雨水冲刷,院中花草被压得弯了头。

    一间书房里,王齐家正拿着毛笔写字。

    只是他写了几副字,都觉得颇为不满意。

    他放下笔,束手站在窗前,看着窗外落雨,心情微起波澜。

    从前日雪山回来后,王齐家心里总想着当日画面。

    先天境啊,那位高人一定是先天境,他内气大圆满的修为,却在人家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他心里炽热,心生向往,想结交认识,若是能得对方一两句点拨,必定受益无穷。

    只是遗憾!

    王齐家眸子微闪,低叹了口气,未免叹自己修心浅了些,功利心重了点。

    这时,他听到院门外有叩门声。

    儿子王承风不在,家里就他一人。

    王齐家去开了门。

    见到院门外有三人,微微一诧后,他目光盯着那位老者,眸子里刹那间有精光闪烁。

    他从对方身上感应到了一股藏而不露的劲气,很是霸道的气机。

    若是所料不错,对方同他一样,有内气在身,而且不简单。

    王齐家内气大圆满,感知非常敏锐。

    “请问几位有什么事?”

    他眸子的异光一闪而逝,只是说话间,不看其他二人,看着老者。

    “我们是国特局黔州分局的办事员,有些事要与王先生商量。”

    两位国特局其中一人,亮明了身份。

    “进屋说话。”

    王齐家脸上闪过一丝讶异,顿了一下,淡然道。

    ………………

    堂屋,古色生香。

    王齐家招待三人落座。

    那位老者被王齐家请到了上座。

    不用说,老者才是里面主事的人。

    “老先生贵姓,修哪条法?”

    王齐家语气微异,转头问老者。

    “我姓杨,形意门。不知阁下是哪家人?”

    “原来如此,王某是儒家,就是不知老先生找我有何事?”

    不过,他的这话头被旁边的一位国特局办事员给接了,娓娓道来了原因。

    原来,这个最新成立的国特局是因为前日红绣桩的事,找上了门。

    当初的视频网络上的群众对此事没有关注,也以为是剧组拍戏,但对于国特局来说,就不同了。

    自灵气复苏后,诸多原本觉得的不可思议之变化让这个部门有了成立的契机。部门成立之后,上面使出浑身解数挖掘修行中人,一是用来处理各地渐渐显露的奇异恐慌之事,就像之前将军墓尸变,国家派天师道道士吴法来处理;二是上面思考的深远层次,灵气复苏后,修行人士将渐渐异于常人,这很有可能会成为一股不可控的力量。

    而为了更好的掌控这股力量,只要一发现有修行人士的踪迹,国特局就会发动人手找上门来。

    对于国家机器来说,这并不是难事。

    其中意味,一是掌握修行人士的信息,让上面掌握动态;二是带着一种警告,毕竟对于庞大的国家机器来说,这种警告都不用直说。

    王齐家听着国特局办事员的娓娓道来,异色渐显。

    “那你们找到了视频上那位青年?”

    他关注的是这。

    “找到了。”

    (这章才一千多字,从八点码到十二点,才子今天有些话不吐不快。今天遇到了一件事,一个读者加读者群,然后加我扣扣,上来就问候我全家,骂我更新慢,才子心态顿时爆炸了,谁特么不想更新快点,难道我愿意花三四个小时码一章挨你骂,难道我愿意天天码字到凌晨,饭也顾不上吃,天天呆坐在电脑前抓耳挠腮想剧情。我只是想尽量写好一点,写些我认为好玩好听的故事,有可能你们不喜欢,但我尽力了。我以前一天更新两章,有时候三章,不算快但也没怎么一更,算了,安心写吧,,,,就是吐槽吐槽,大家不喜欢自动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