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零九章 还有这种骚操作!(感谢各位的支持)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王齐家眼睛顿时大亮,语气有些急问道:“那人在哪?”

    “对不起,王先生,局里规定,恕我不能告知。”

    国特局的办事员正了正颜色,说道。

    “我能不能问一下,王儒生好像挺在意视频中的那位?我观那段视频,看不出那人的深浅,对方也没有什么武功路数。”

    姓杨的老者开口说了话,眼睛异色一闪,眸中有思索神色。

    国特局能找到王齐家,无非是通过视频中的武功路数来判断对方是内家人士,至于视频中的江小白,国特局请来的内家高手,都无法判断对方的深浅,因为对方在视频中的表现突兀而惊人,看似没有招式。

    包括这位性杨的老者,心中也未免惊奇。

    还有在网络上沸沸扬扬,热传能驱赶百兽的那条大黄狗,经调查是这位青年的家犬,也是个谜一般的狗。

    此时,王齐家见对方不想自己告诉那位高人的行踪,心中有所叹,此时听言,不免兴致寥寥。

    “既然老先生等人已经找到对方,到时候见过就知道了。不过,奉劝一句,几位还是尽量礼待些。”

    王齐家若头所指,但没点通透,便闭口不言了。

    姓杨的老者听言,哈哈一笑,眼中未免有些戏谑之色。

    “王儒生这话老家伙我就不爱听了,我等是为国家办事,只是多认识些江湖人士,又没做欺凌霸权之事,何来礼待不礼待之言。老家伙我今日来拜访儒生,是冒昧了些,难道为难了儒生不成?”

    “杨老先生说笑了,我也就是多嘴一句,不必放在心上。”

    王齐家打了个哈哈,从容答道。

    “行了,听儒生不愿多言,这位青年看来了不得,还挺让人期待与对方的见面。”

    姓杨的老者起身,脸色有一丝玩味笑意,与王齐家告辞。

    对方来的突然,走的也快。

    王齐家以礼送到门外,看着消失在雨幕中的黑影,眼中若有所思。

    刚才自己那句话,估计惹了那形意门老者心中不快,虽表面没说,但能看出来。

    想不到上面已经有了这么大动作,看来是想控制住修行中人这股带有不确定性的力量。

    王齐家能理解上面的做法,但心中多少有些不舒服。

    谁愿意被人盯着。

    他又想到了那位高人,若是国特局来人碰见那位高人,不知道是啥情况。

    想来,对方身为先天境层次的人物,面对国家机器的调查与”招安”,应该不会怎么高兴吧。

    王齐家想到这,看着远去消失在雨幕中的黑影,突然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觉得有趣。

    ……………….

    国特局来人的时候,江小白已经上了去省城的长途大巴。

    三水县离省城有几百里,去的路上就要花费七八个小时。

    加上雨势大,估计要更久些。

    尽管赶时间,但也没办法。

    这是江小白第一次出山,以前都是在县城周围镇上活动,还是卖药或是买些东西才来上一次,基本上都是在山里,与青山为伍,与绿水相伴。

    山路上,一辆白色大巴在盘旋山道中穿梭行驶。

    天色昏沉,落雨哗啦、车窗外,只有被雨滴斑驳的青色。

    车内,温暖而浑浊的空气被紧闭的车窗包裹,车内的乘客在摇摇晃晃中,渐渐春困。

    春雨瓢泼,正是春眠的好时候。

    车内气氛安静,大多都打瞌睡在,只有几个人精神足,看着车前挂着屏幕上放着的电影。

    江小白坐在其中一个靠窗的座位上,旁边是一位三十左右的男子。

    西装革履,头发抹的油光发亮,倒挺精神,只是长相平常了一点。

    此时,对方正昏昏欲睡,在车子的摇晃下,头慢慢靠在江小白的肩膀上。

    江小白没睡,眼睛望着窗外的雨幕青山。

    他侧头一望,这人睡觉时候嘴巴微张,睡相比较呆,让人不禁莞尔。

    江小白笑了笑不在意,继续望着窗外别人注意不到的风景。

    时间随着雨声过去,沿途有人上车下车。

    离省城数百里,大巴要经过几个小城市,有人上来或下去。

    车子已经在路上开了几个小时,春困的人都差不多醒了,车子里开始热闹起来。

    因为长途,时间还长,所以车里不认识的人开始天南地北地海聊起来,打发下旅途上的无聊时间。

    江小白旁边的男子是个积极分子,跟周边的乘客聊着渐渐熟稔,说自己在外面怎么怎么了,反正就是混得不错的样子,显得意气风发,周围的人都被唬的一愣一愣,接他的话。

    江小白一直望着窗外,男子也没丁点兴趣找他聊,因为他还记得上车的时候,这小老乡一副蓑衣礼貌,要多土有多土,能聊出什么。

    时间过去,大巴到了一个叫白城的城市。

    有人上车,有人下车。

    男子走廊旁两个乘客下了车,两个年轻漂亮的姑娘上了车,坐在了那个位置。

    两位姑娘打扮时髦,颇有些姿色,男子眼睛一亮,口中与其他乘客扯话的时候,一只手不经意地在裤兜里摸索。

    摸出手机,他一只手在上面点点,只是举动有些隐秘,还与别人聊着天。

    接下来,他的手机响起了一阵电话铃声,男子面色很微妙的一喜,装模作样的掏出来,放在耳边。

    “喂,张总啊。”

    “你别急啊,容我考虑考虑……”

    男子的声音在车里有些大,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但细心人能发现,他的眼神时不时飘向旁边的两位漂亮姑娘。

    而江小白此时转过头来,眸子里有一丝讶然。

    还能这样?

    这人为什么装作有电话来,还自顾说的起劲。

    对方刚才拿手机摸索的动作,可是一丝不落地落在江小白眼里,即使他眼睛看着窗外。

    他起先大为不解,然后再观察了一番,渐渐有恍然之色。

    这…….

    江小白有些无语,又觉得好笑,嘴角微翘起来。

    外面的人真会玩。

    他也觉得有意思,人之七情六欲,众生相,他又学到了一点。

    果然滚滚红尘最炼心,外面的弯弯道道江小白算是长了一次见识。

    那西装革履的男子自顾对着电话又装腔作势了几句,然后挂了。

    他把手机放兜里的时候,见旁边的江小白看着他,有些笑意。

    男子不知怎的,感觉被这小老乡的眼睛看穿了,心里不由一虚,转过头不理江小白。

    不过,周围的乘客被男子唬住了,都说些好听话。

    接下来,便看见男子与那两位漂亮姑娘搭讪起来,表现出一副“我虽厉害但很谦虚”的幽默风趣,把两个姑娘很逗的娇笑连连,聊得渐渐火热。

    江小白望着窗外,嘴角笑意莞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