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一零章 一念佛号生 满堂贵人应(第一更求首订)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云州,黔州省城。

    西城区,有一矮山,叫珞珈山,山上有一寺庙,叫珞珈寺。

    两年前,传一云游高僧在此建庙,看相祈福颇为灵验,并有那位云游高僧广传法度,名声渐显,香火渐盛,很多达官贵人口耳相传。

    近些日,王文生一家受宠若惊,省城大家族方家与之交好,在生意上达到几个大项目,两家开始交往密集起来。

    听说方家这两年来生意越做越大,是得了珞珈山上那位高僧的指点。

    王文生本不相信,但最近与方家人交往密集后,方家人常提起珞珈山上的那位高僧,言语中很是尊敬,并几次邀他一家去听高僧法会。

    王文生去了几次,让他惊奇的是,那位高僧看相奇准,就连生意场上未来几天会发生什么走势都能预测个**不离十。

    于是王文生心中惊奇,愈加相信这位高僧果然传言不假,是得道高僧。

    心里就慢慢虔诚下来,时不时会带上一家人来听法会。

    那位高僧慈眉善目,对女儿初音初一见面就很关照,说是女儿曾有贵人相助,福源深厚,并为她祈了几次福。

    王文生觉得这大师真是高人,女儿的病前不久被那位远在大山里的江小哥治好了,确是贵人。心中也愈发觉得这位高僧仁心慈厚,对自己女儿这般好。

    但每次过来,女儿初音都不乐意,说那位大师的眼睛总让她感觉不舒服。

    这日,方家与王文生一家早约好了,赶珞珈山一周一次的法会。

    晚上七点的时候,王文生一家人与方家三口在珞珈山外汇合。

    初音精致的脸蛋上一脸不情愿,来的路上一直拿着手机在看。

    “女儿,你看什么呢?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等会大师**,你可不能这样,来的都是可达官贵人。”

    王文生面色带笑,带着父亲宠爱女儿的语气。

    每次他拉她来,她都一脸不情愿,但女儿很顺他的意,不会让他难做。

    王文生之所以每次带着女儿初音来,其实不是为了让她听法会拜佛。而是来法会的人都是省里有名的达官贵人,是一个很大的交际圈。

    王文生作为生意人,除了不偷不抢,这些事自然要接触,接触圈子,接触生意,自然,也想让自家子女有更广阔的人脉。

    这是生意人的人之常情!

    而且,自家闺女自身体恢复后,愈发出落的漂亮,每次参加圈子聚会,都会引来一片夸赞,当父亲的自然高兴,也愿意多带她出来见见世面。

    “你啊,有机会多跟同龄人交流交流,我家闺女这么漂亮,给你爸多挣点脸面。”

    王文生脸上带着笑意,面色红润道。

    如今他生意蒸蒸日上,加上女儿的病,这块压了他二十年的心病解决,自然红光满面,气色渐好。

    “爸,您就别贫嘴了,都这么大人了。我等会真有事,会中途离场,我可跟您说好了啊。”

    初音有些无奈地拍了拍额头,带着些许撒娇,眉眼弯成了一个月牙。

    “发现从刚才见你,心情就特别好,还一直看手机,怎么?难道你不要你爸,找了个男朋友?”

    王文生突面色一转,眉眼微眯地看着闺女笑道。

    “说啥呢,没个正形。”

    旁边,初音的母亲,那个总是安静,没有一丝存在感的妇人,温腆笑骂了自家丈夫一句。

    “怎么了,我瞧着我闺女长大了,越来越漂亮,怕别的小崽子抢走,那可是我的心头肉。”

    王文生像个小孩子性子,回了一句。

    “爸,你瞎说什么呢。”

    初音白了自己父亲一眼,小心支吾了一句,不过耳边依旧飞起一抹绯红。

    王文生对自己闺女的性格当然了解,见她这样,心里一咯噔,难道还真有。

    “闺女,爸给你说认真的,你现在年纪还小…..”王文生脸上的笑脸立马转为严肃,说到后面顿了顿,张了张嘴。

    “就算要找,也要让我们先过过目。”

    他想了半晌,最后才一锤定音。

    每个女儿都是父亲的心头肉,王文生这番话说的并没有毛病。

    “爸,你再胡说,我可走了。”

    初音佯装不高兴。

    “王老弟,想不到你们先到,久等久等。”

    方家的人到了,一个温文尔雅,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人走过来招呼道。

    同行的是一位穿着素净衣裳的美妇人,还有这对夫妇的儿子,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相貌英俊。

    “初音侄女,快半个月没见你了吧,愈发出落的漂亮了,上次法会没来,庙里的大师可还问起你,你与法山大师有佛缘,方叔叔可是羡慕你啊。”

    那带金丝眼镜的中年人,叫方行远,对初音笑道。

    “方叔打趣我了,我这半个月学校功课忙的紧,没时间来,倒是愧对了大师的好意。”

    初音眉眼淡笑,与刚才在自家父亲的面前的神情举止不同,隐约已经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哈哈,侄女越来越能说会道了,王老弟,真羡慕你有一个漂亮闺女,走吧,上山,大师的法会差不多要开始了。”

    方行远哈哈一笑,招呼上山。

    只是那眼镜下目光深处,总有些令人琢磨不透的意味。

    两家人一块上山,其间谈笑风生,像处了多年的老朋友。

    珞珈山不高,才百米左右,以前是个荒山,从那位僧人在此地建庙了以后,人声渐渐鼎沸起来。

    山上寺庙,雕梁画栋,黄墙红瓦,隐现贵气。

    之前不是这般,这是来这里结缘的达官贵人捐钱翻盖的,看起来颇有气派。

    庙内高堂,宝殿庄严,金身罗汉,大佛菩萨,香火袅袅。

    殿内灯烛摇曳,照的通明。

    大约有几十人已经在大殿汇聚,皆是衣着华贵,气质不凡,不是寻常人家。

    几位青衣僧人在给来的香主发蒲团,来的人一一盘膝坐在蒲团上,也不相互交头接耳了,都嘘声静等。

    几分钟后,一位穿着金黄袈裟,胖头大耳的僧人出现,手持佛珠,坐在最前方的高座蒲团上。

    “阿弥陀佛!”

    一念佛号生,满堂贵人应!

    (祝大家2018新年快乐,求下首订和月票,打赏也可以来一发,希望大家热闹一点,凌晨先三更,天亮后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