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三六章 悟阵法 放菜园 (求订阅)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江小白这两天一直在参悟太阴炼形残卷。

    尽管无头无脑,但也不是全然没收获,也慢慢抓到了一些东西。

    他从中了解到,太阴炼形能让人死而复生,就是阴阳逆转,死气转化为生气,经过经年久月埋葬地下,**新生。

    说实话,时间太短,太阴残卷又是高深妙法,又是残篇断字,他只能尽可能地理解自己认为是如此的点。

    对于他来说,他一边根据目前的修道认知,一边印证自己所认为的主线,摸石头过河。

    只能如此了,他也是在学习的过程。

    从龙虎山回来的第三天,这天中午,江小白从山上寻着一些脸盆大小的石块,一个个搬到了院子里。

    他单手竖掌,将真气运至手上,随后如刀切豆腐般将这些石头的一面切成平整光滑。

    随后他混了一碟朱砂,拿着一支毛笔在这些石块上画起了繁杂笔画的符文。

    刻周天,印八卦,他按照得来的太阴炼形残卷上的一种阵法介绍来行事。

    大概花了半个时辰,他才堪堪在这些石头上刻画完此阵。

    接下来,他又回忆起卷上记载的方位布置,将这些常人难以搬动的石头,如扔玩具一般在院子里饬起来。

    “寅甲生,庚申死…..青龙…白虎..”

    江小白站在院子中央,一边嘴中呢喃,一边单手挥动。

    便见那院子里刻印朱砂符文的大石头在院子里飞来飞去,然后狠狠落在地上,发出“砰”“砰”的闷响,震的地都在摇似得。

    江小白按照顺序布好石头阵,然后站在中间,定睛注神。

    不过半天没反应。

    难道自己对这个阵法理解错了?

    或者说是有缺的?

    江小白低眉若有所思。

    站了一会,他又开始挥手,两只手像指挥家一样,隔空抓着大石头在院子里调换着方位。

    过了一会儿,又不对,他便又思考了一会,便又挪换方位起来。

    一时,院子里砰砰的闷响声不断,整个院子的土面被石头砸的坑坑洼洼,像被陨石雨砸过似得。

    “哥哥,你这是把屋都要拆了啊。”

    江小鹿小手捂着耳朵,站在堂门边,小脸皱成一团。

    ………………

    晚饭没耽搁,江小白还是掐着时间,倒没忘神。

    瞧着外面的天色,这一天又要过去了。

    掐掐时间,顶多还有一两天的时间,白衣女子体内的尸气就要爆发了。

    江小白吃完晚饭,想着这个阵法的事。

    这个阵法是残卷上记载的养尸之法,以生气温养,转阴阳。

    江小白目前能抓的就只有这一点,不管有用没用,能从残卷中找到一个阵法,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加上没了多少时间,只能抓上就上。

    此法原理深奥,他暂时吃不透,只能依葫芦画瓢,至于功效天知道。

    上面的布阵方位顺序,他按照他目前理解的阵法方位来印证布置,不过没啥反应。

    有几种可能,一是阵法本身有误,或是有缺,第二是他对道家阵法的了解与认识不足。

    这两个一个是先天性原因,就算他花足够长的时间也没辙。后面一个则是后天性原因,他对阵法虽说不是一窍不通,但多是纸上功夫,从书本上学来的知识,进入先天后也没钻研过,都落在符篆和道术上了。

    阵法千变万化,江小白就在想,是不是还没参透,或是自身从道经中学习的某些阵法基础本来就是错的,毕竟这也不是无的放矢,他之前印证过许多道藏中记载的大部分道术和符篆都是不灵的。

    不过没时间了。

    江小白吃完晚饭,简单收拾完碗筷,然后跑到了外面。

    院子里已经一片狼藉,被石头砸的泥土飞坑,江小白又搬着这些大石头,一个个来回运到了西崖边。

    西崖边,是一大片空地。

    然后他又重复起了白日里的工作,不断变化着方位,同时心眼放开,感受着某个方位变动会不会引起灵气波动。

    砰砰如闷雷般的响声,开始在西崖边响起,伴随着崖下落水湍湍,交响而鸣。

    然后,这一晃一夜就过去了。

    翌日清晨,几日里的阴云终究是散了,初阳如许久未出阁的姑娘家,在东山破晓,绽放出霞光云彩。

    金光乍泄,紫色东来,西崖边,一层暗金色镀在一道盘膝而坐的人影上,映照在那张脸上,有几分脱俗。

    江小白口中卷风,鼻喷白息,一呼一吸间,隐有风雷。

    半个小时后,他眸子睁开,闪过几丝倦意。

    昨日一夜,他不断在琢磨那个阵法,神念和真气不断被消耗,精气神都耗在了上面,打坐恢复了几次,有些倦态也是正常。

    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或者应该说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的一被他给抓住了。

    简单拉来不靠谱的说,就是运气。

    运气,气运,两者通一,也是个面子上的说法,江小白倒没那么多想法,只是对他来说,终究是松了口气。

    去龙虎山,参悟残卷,这些天的功夫到底也不算白费,还是讨上了一个说法。

    那个养尸之阵,他最后还是尝试成功,引动了天地灵气。

    一有依葫芦画瓢之底,二有百般尝试之功。

    不过,只是引动了天地灵气,是不是原来残卷中说的,还是错打错撞的,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阵法的功效,也同样如此。

    不过,时间不够,这也都不是江小白如今能顾得上的。

    从青石上起了身,江小白转身,望着身后尝试成功的石头阵。

    在心眼所观中,阵法四周不断有五色灵气汇聚,如一团五色云团,好看是好看。

    他突然眉毛一挑,走了过去,单手一挥。

    五六块石头凭空飞起,随后他转身,往自家小院里走去。

    那几块脸盆大小的石头跟着他后面,悬空徐徐飞着,被无形之力托着。

    江小白进了堂门时,扫了侧边一眼关上的房门,才想起好像昨天没给小丫头梳洗。

    他笑了笑,没管,继续往后院走去。

    他直接去了后院的菜园子,将这些石头都砸进了田里。

    然后,他又出了去,往返几次将剩下刻着符文的石头都砸进了菜园子。

    他走到了一片种着辣椒秧苗的地方,因为前些天的大雨,这些秧苗被水溺了,显出一副要死不活,萎萎搭搭的样子,眼看也长不出啥样。

    前天江小白找村里乡亲讨要的秧苗不可能把这些都补齐,还有一半左右是这幅模样,因为忙活着参悟残卷的事,这些也都放着了。

    此时,他单手一招,一块石头飞过来,砸在了附近的地方,溅起微赤的泥土,一砸一个坑。

    接下来,他便重复如此,手挥来挥去,一块块石头在菜园子里飞来飞去,随后闷头栽进了微湿的泥土中。

    很快,这些石头在菜园子里摆出一个方圆两三丈大小的圆形图案。

    一股清风徐徐吹来,江小白眼中有几分亮色,有几分期待。

    这阵法不知对菜园子里的蔬菜有什么作用没?

    这倒是一个有趣的实验!

    他立在菜园子,感受着四周突然吹来的徐徐清风,有一丝令人神清气爽的凉意,眉眼带着笑意,这是法阵开始起作用了,开始汇聚起了天地间的灵气。

    过了片刻,他离开院子。

    一天之计在于晨,江小白在忙活了一天一夜后,又像个没事人一样,开始了劈柴烧火做饭。

    今天就来咸菜清粥吧!

    (祝大家周六愉快,还是老话,最近新闻流感严重,各位多注意下,另外才子求下票票,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