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四四章 黑气深坑 漫天光雨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是夜,万籁俱静,偶有夜莺啼叫,土虫吱声。

    白龙雪山,却是一片轰隆滚滚,天空满是炮弹的呼啸声。

    林木高飞,山石炸裂,火光黑烟,宛若一场灭世之景。

    几千米的高处,炮火肆虐着一寸寸山林,强大的火力覆盖着黑气弥漫的范围。

    在强大密集的炮火中,隐藏在里面的万兽不是被炸的尸骨无存,就是惊慌奔逃,往山下桃去。

    而在山腰各处,整座玉龙雪山被封锁,凡是见到了猛兽,都要面对火力的镇杀。

    这阵势,这决心,势要将这座雪山变做一座死山。

    而在炮火连天中,那片黑气源头的山谷是重点轰炸区,被一遍遍炮火肆虐,山石炸裂,苍天古木倒了一根又一根,炮火绽放出一朵一朵绚烂的烟花。

    谁也不知道,原来的雾瘴密林深处,塌陷了一个数百米宽的深坑。

    有炮火不断落进去,发生剧烈的爆炸声。

    周围山林不断塌陷,陷入滚滚黑气深渊中。

    而随着这个进程,巨大深坑中黑气滚动愈发剧烈,有轰隆沉闷的响声在下面传来。

    像是开水煮沸滚烫的吱吱声,只是声音要大了许多倍。

    就在某个时刻,深坑里的黑气陡然爆发,冲天而起。

    漆黑的黑气中,一道道乳白色的荧光从里面激射而出,往四处飞溅,像什么东西丢进了油锅而溅射出来的油辣子。

    这些或大或小,不规则的乳白色荧光在黑暗中如漫天光雨,往四周的山林里飞去。

    这一幕,宛若火山喷发,只是喷射的不是岩浆,而是乳白色的大小荧光,在这片炮火时而升腾起的玄黑夜中甚是绚烂。

    而这些或大或小的乳白色光团,飞溅落入山林,石缝、溪涧中,发出“砰”的闷响,在地上撞出或大或小的动静。

    露出原形,是一颗颗规则不一的乳白色石头,材质如玉,在黑暗中闪烁着淡淡的乳白色光辉,颇为奇异。

    从黑气深坑里爆发出了一种乳白色石头,会发光!

    而这种变化,尚且还没有人知道。

    ………………..

    第二天,白龙雪山整座山里空气弥漫着刺鼻的焦糊味和硫磺味。

    从天外传过来的卫星图像,雪山上的黑色云团整整扩大了两倍有余。

    这引起了某些人的担忧,但这种担忧被主战方压了下来,天色一亮,部队趁着黑气还没完全扩散开,全副武装和防护装备,去处理“善后工作”。

    善后工作主要是清绞四散奔逃的野兽,能杀多少杀多少,尽量少一些后患。

    这次,部队很快退下来,黑气快蔓延到了山腰地方,他们清理了一些战果,但很快支撑不住了。

    接下来的任务,就是驻守。

    经过地毯式轰炸和封山绞杀,他们估测雪山黑气中的野兽应该有了大伤亡。

    继续的工作,便是镇守这块地方,以后再决议。

    而这天,山下有不少士兵带下了一种大小不同的石头,像玉石,能发光。

    …………………..

    三天后,到了三月末。

    桃花村里的村民们吃过午饭后,便三五个乡邻窜门搬几把凳子坐在门外羊场里拉些家常,晒太阳。

    “听说了吧,几十里外的雪山两条河段都被封锁了,附近村子都发了通知,现在那里是军事区,要做一个军事基地。”

    一个汉子说道。

    “听说了,村里干部今早广播里说了一遍,以后那两条河段不能走了。”

    “你说也怪唉,雪山景区这么大一个旅游区怎么突然要搞成基地。估计那些地方当官的得肉痛得不得了,那可都是钱呐。”

    一个婆娘嗑着自家炒的瓜子,嘴里一边吐着瓜子壳一边说着。

    “你个婆娘家的懂啥呀,上次景区不是出事了么,有很多野兽。当官的肯定觉得不安全了,干脆弄成了基地,而且现在的基地都藏在像咱们这块的深山老林子,以后打起仗来,别人想偷袭都难,哎嗨,就是这个理。”

    婆娘的丈夫在旁边一脸你不懂地说道,觉得自己说的才是正理。

    “……….”

    几个人在门口聊着,这时,远远走过来一个人影。

    “哎嘿,江小哥和他家丫头来了。”

    有人远远就认出了来人,笑着道。

    “小哥,看你手里提着个壶子,是来打蜂蜜的?”

    刚才说自己婆娘的汉子,笑眯眯地站起身来,跟江小白打了个招呼。

    “牛叔,每年这个时候你家的蜂蜜可是最香的,这不我就来了。”

    江小白脸上温和笑了笑。

    “叔叔,给小鹿来一壶子。”

    小鹿两腿跨在江小白的脖子上,手里扬着白色的小壶子,呆萌脆声道。

    “哈哈,好,叔叔给小鹿打,小丫头馋嘴了。”

    汉子爽朗大笑,从小丫头的手里拿过壶子,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就往自家后院里走去。

    后院有蜂箱。

    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蜂农酿出来的百花蜜最为香甜。

    “小哥坐,来,丫头,给婶婶抱抱。”

    他家婆娘招呼江小白坐下,便笑脸盎然地从江小白脖子上抱过了江小鹿,亲了小鹿白皙可爱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笑呵呵。

    然后洋场上,几个乡邻又开始扯些话,同时逗逗这个江家的小不点。

    大概十几分钟后,这家汉子打好了蜂蜜,走了出来,递给了江小白。

    江小白付了钱,和这些乡邻又扯了会家常,就带着小丫头离开了。

    一壶子百花蜜,牛家汉子没收几个钱,都是乡里乡亲的,可量是足够多,提手里沉甸甸的,晶莹粘稠的黄色蜜膏,外面可吃不到。

    小丫头坐在哥哥的肩头上,美滋滋地直笑,等会儿就可以吃到哥哥做的蜂蜜水了。

    回到梧桐山院子后,在江小鹿迫不及地地催促下,江小白便去后院忙活蜂蜜汤。

    这是小丫头春天里最喜欢吃的甜汤。

    这种甜汤做法很简单,煮水,加入蜂蜜,山楂,还有少量温润暖身的中药材,小火慢炖一会,便成了。

    一锅,两碗。

    院子里,两兄妹坐在老桃下的石凳上,拿着白瓷汤勺,一口一口喝着煮好的蜂蜜汤。

    午后的眼光正美,透过桃枝花叶射下温婉的光柱,明亮动人。

    天气不冷不热,喝者一口甜中带着微酸的温热汤水,就像这暖色包裹的春阳,温暖舒爽。

    江小白一勺一勺地慢悠悠,对面的小丫头却小嘴直接巴在碗边,专心而美美地喝者。

    “汪”

    “hou ”

    旁边,大黄和大白一大一小的眼珠子看着他俩,叫了一声。

    “哟,我倒是忘了你俩。”

    江小白转头一望这两个家伙,恍然一笑,忍不住在这春日正好里哈哈了起来。

    换来两个“幽怨“的眼神!

    ……………..

    白龙雪山,山下的翡翠河河段,整条都被封锁。有巡逻船在驱赶着没及时得到消息而误入这条河段的船只。

    以后要穿过雪山这段水路,只能绕一条花费时间很长,路途更远的支流。

    走了上百上千年的水路突然不让人走了,自然引起许多船夫不满,骂骂咧咧几句,不过自然不能顺了心意,还是得走那条支流。

    而雪山这河段突然被封锁,山民得到的消息是成了基地,也没什么怀疑,只是抱怨绕路的麻烦。

    这件事情看似并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但背后,整个上层近几天发生了巨大的震动。

    而震动的来源,是前几天从雪上突然发现的一种石头。

    研究得出,这是一种充满某种能量的石头。

    这种能量能直接加速修行人士的修炼!

    光这一点,就足够引发上面的震动。

    (感谢某位书友的万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