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四八章 白狠人 (两更合一更)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小子,哥几个看中了你手里这块灵石,若是识相的话,就交出来,免得吃一番苦头。”

    某日,黑气密林外围,发生着这样的一幕。

    一个素装青年手里托着一块脸盆大小的灵石,对面有四五个人拦着去路。

    这几个人穿着现代人的衣裳,却行着古时土匪路霸干的勾当。

    估计入戏一点就要来一句“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的台词了。

    当然,这不是什么演戏,而是如今黑气山林里的一种现状。

    随着越来越多修行人士涌入雪山,奇奇怪怪的人物都有,鱼龙混杂,而灵石在外围越来越少见,僧多肉少的情况下,贪欲就会上头,各种杀人越货,抢劫强占的勾当慢慢多了起来。

    江湖路未远,刀锋血未干。

    而这种情况,上面尽管有严厉的制度,却也管不了心贪灵石而心如猿马的这些修行人士,虽犯不上众目睽睽下杀人越货,但暗地里的强占勾当却是屡禁不止。

    毕竟黑气密林是个绝佳的天然犯罪场所。

    眼前的这几个人如今在修行人士中已经有了一定的“恶名”了。

    几个散修臭味相投,想着偷奸耍滑的主意,干起了土匪路霸的勾当,无非是仗着人多势众,还有两手功夫在身。

    当然,他们也不傻,会挑人,挑落单的,年少的。

    如今的修行圈普遍现象是,老的功力高。

    反正,几个人干了几票,都得手了,如今气焰愈发嚣张,有了土匪的把势。

    一切,都是人的贪念都人的丑恶嘴脸给放大的结果。

    “这石头你们要么?”

    这时,对面那素装青年面对这个情景,脸上并未惊慌,反而嘴角浮出一丝笑意,道。

    “废话,识相的丢下快滚!”

    为首的,虎眼一瞪,一副凶恶我不好惹的样子,暴躁道。

    他只是觉得对面这人还笑的出来,让人不爽罢了。

    “呵,那给你们了,可接住了。”

    青年笑的愈发灿烂,手上托着的大灵石轻轻一挥,朝着对面几人扔去。

    “躲”“躲”

    对面几人瞧着石头飞过来的架势吓人,慌乱地叫着,准备躲开。

    只是石头飞的速度飞快,zeng的一下就砸在了前面一个人的肚子上。

    然后,一片惨哼怪叫声响起,几个人挨着近都囫囵倒下,呜呼哀哉。

    青年玩味地笑了笑,走过去把石头拿走了,不管几个在地上翻滚痛号的人,径直消失。

    不一会儿,周围有人听到动静,赶了过来,看到了这几个最近闯出了“恶名”的散修躺在地上鬼叫,心下乐呵了起来。

    “这几个烂人看来是抢到了硬茬子身上,被教训了。”

    “该!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些人现在越来越过分了,看什么时候惹到劳资身上,不揍死他们。”

    “阿弥陀佛,贪嗔才是罪果。”

    “………….”

    ……………………

    白龙雪山,如今景象可以说是大变样了。

    一处属于早期修行人士的聚集地随着人群的涌入,越来越多。

    一种与外面完全不同的独特社会结构也在驱于成型。

    上面与修行者是一种半协作半管辖的状态,修行者入雪山为了灵石,有了灵石后,便因为其独特的作用产生了交易。

    如今,黑气山林的外面区域,四处来的修行者自个建简单居所,住了下来,点点落落间,形成了一个村寨般的东西。

    来自天地四方的来人聚集在一块,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种相处方式与聚居形态。

    不管是谈法论道,还是武艺切磋,还是用灵石买卖功法,这种独属于早起修行人士的群居结构在某种因素下在快速成型发展。

    这种因素,当然是灵石的现世。

    而近些日子,随着灵石发现的越来越少,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了,许多人心龌龊之事越来越听闻频繁。

    许多人在快速适应着,联袂结交,结关系等。

    很多内心本分的人心里痛恨这种情况的发生,也有些反应不过来这种人心的转变。

    不过,近两天,一个狠人在雪山修行口耳相传间闯出了名声。

    名声传出的由来,这个狠人在大多数人都在毫无所获的前提下每次进去都能寻到灵石,还不小。

    于是,很多心里动了歪心思的人就觊觎上了,想抢夺,但全部被教训的很惨。

    不是身上功力被废,就是断骨伤筋,还传闻他把几个手上有人命的凶徒给灭杀了。

    反正凡事觊觎上他的人都被给教训了。

    于是,这狠人的名声就在雪山修行者中传开了。

    而听闻此人姓白,不知具体姓名和家门,“白狠人”叫着叫着,就成了这个人的代号,没人敢惹。

    大家谈到这个“白狠人”时,心里是敬畏的,因为他的存在,近些日子耳边为了贪念争抢灵石的龌龊杂事少了不少。

    而且传言,此人的修为很高,猜测的原因一是因为对方教训了许多心怀不轨之徒,二是如今的黑气外围找到灵石的概率越来越小,而这狠人每次都能有大收获。

    只要不是傻子,便能猜出对方大有可能进了黑气更深处,毕竟修为越高,神魂内气越强大,便能进入更深处,而绝大多数人只能在外围徘徊。

    所以,这种传言倒不是空穴来风,甚至有人猜测对方是先天高手。

    敬畏,这个词,在这种人为环境因素的影响下,渐渐直观。

    敬畏强者,是人类的通性。

    ……………….

    四月初的一天下午,白龙雪山,山腰处,帐篷,简陋木屋,点缀在崖边,溪涧,山林间,三五一群,散散落落。

    从上面远远看去,隐约成了一个村寨的聚集地,只是有些散,简陋而已。

    下午三点的时候,太阳还悬于半空,这个村寨里,很安静。

    许多木屋,帐篷里,都闭着,这个时候,大部分人要么去了黑气密林,要么在自己的简陋居所里拿着得到的灵石疯狂修炼。

    修为这个东西,在之前灵气复苏的半个年头里,许多人还不重视。

    而如今随着来自天地四方的修行者汇聚在这里,诸多令人惊叹的消息分享而出,大世征兆四处在现,个人修为的重量就显现了出来。

    就拿眼前的雪山黑气来说,修为高深的人,能进入黑气更深处,能有更大的机缘寻得灵石,这就是一个摆在眼前活生生的例子。

    所以,来此的许多修行人士得到灵石后,便会尽力修炼,以增加自己的实力,不管是眼前的雪山黑气林也好,还是未来的造化争夺,多一份把握。

    而此时,在这片零散的村寨中,有一个白袍青年,背着个竹篓出现在了此地。

    他走到了一个中央的空地,那里有一块石头,他便盘膝坐下了。

    将竹篓从肩上拿下,他从里面拿出一卷白宣纸。

    将白宣纸展开,江小白放在了自己身前,找了两块小石砾把宣纸四角压住,

    上面写着规矩工整一些毛笔小篆,上书着“寻道家法,道法、法阵、符篆、炼器法,丹方,价格公道。”

    他将纸铺平后,便静坐等待起来,在他旁边,放着的竹篓子里,是整整齐齐,一堆发着光的灵石。

    散落的村寨里,有三三俩俩的人来往出入,他们见了这人的举动,便围了上来,想看个究竟。

    这些人看到青年旁边放着的竹篓子放着满满当当一篓子乳白色灵石,大概几百块的样子,顿时眼睛都瞪大了。

    “这小子胆子真大,敢带这么多灵石出来招摇,虽然是大白天,但也架不住胆子大的给抢了也说不定。”

    有人议论,甚至有一两个眼睛里冒着隐晦的绿光,尽是贪婪。

    一篓子灵石,那得找多少块灵石才换来的,这是很一大笔财富,太让人心动。

    不过待有人看见了青年的面目后,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找死啊,这个人是白狠人,谁敢打他主意。”

    有人赶紧低声说道,眼睛说着,一边小心地瞥着青年。

    这青年模样周正,谈不上面冠如玉,却也有几分帅气,眉眼平和,,看起来让人舒服。

    但认出来他来的人,可不敢当这青年是个好说话的样子,毕竟白狠人的名声不是平白瞎传出来的。

    那些惹了他的人,可是下场不怎么好,让人又敬又畏。

    不过只听说是一些混人招了他,也没听说他招惹谁,倒也不至于让人感到多么害怕的程度。

    有人瞧了他面前铺上的纸,上面写的字,心中有了通透。

    原来这位狠人是来收集功法的,纸上写的都是道家的法门。

    如今,在这片地方,买卖功法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物了。

    僧多粥少,灵石的稀缺让人想了法子去寻求,就产生了交易,而如今能产生交易价值的就是各路家门修行者掌握的法门。

    大世将来,实力的重要性慢慢体现,有了江湖圈子,就有了江湖地位的高低,许多修行者有前瞻性,手上有多余的灵石,就想着怎么提升实力,而灵石缺乏的就想着怎么弄到灵石,这么一来二去,功法交易就出来了。

    这样一拍集合,皆大欢喜的事。

    不过,这种交易模式刚起步,加上那些愿意出手功法的修行者还顾及到家门的脸面,不敢大张旗鼓的卖,所以一般两方都是私下接触,私下交易的。

    而像此人在大中间摆个宣纸,大张旗鼓的来收功法,倒是很少见。

    这样一般人就算想卖,因为要顾及到家门的面子,也不敢公然来交易。

    不过,这人可是摆了一箩筐灵石,让人见了分外眼红。

    在灵石的诱惑下,有人心动了。

    “白前辈,你可是要收道家法门?”

    有一名穿着黑袍白领的道士,走上前,身子微躬,行了一个揖手礼,问道。

    “没错,道友要是有让我满意的,价格好说。”

    青年抬眼,笑道。

    周围人见了,心下微微诧异,这位狠人还挺好说话的啊。

    “在下有一法,名曰“撒豆成兵”,属鬼炼之术,可祭炼鬼魂附于阴性之物上,可放出对敌,随人心意。”

    那三十多岁的黑袍道士说道。

    他口中说的是一门鬼炼道法,道家有名的撒豆成兵之术。

    这位叫“白狠人”的青年一听,眉毛扬起,眼睛一亮。

    “五十灵石!我收了!”

    他很干脆,直接报出价格。

    “哇…”

    他这话一出,周围的人顿时一片哗然,脸色惊愕。

    五十块灵石,一块半斤,那可有足足二十五斤重,在众人眼里可是一笔巨富。

    至于所说的灵石一块半斤,是上面统一回收后,切割出来的整齐正方块,而且控制了重量,便于分发。

    修行者在黑气山林中寻到的灵石上交,每五十斤会分发给修行者一斤,也就是两块。

    而五十块二十五斤,就相当于修行者要在黑气山林里找到七百五十斤的灵石。

    所以说,这五十块灵石相当于一笔巨财。

    而这位狠人一开口就是这个价,才让人哗然。

    “好..好好!”

    那黑领道士也被吓到了,愣了愣神,随后赶紧点头称好,脸上喜不自禁。

    接着他从怀中掏出一卷纸,递给了对面的青年。

    青年接过来,翻了翻,看了看,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从竹篓子里点出五十块乳白色灵石给黑衣道士。

    随后,黑袍道士用长袍衣襟兜着灵石,在周围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兴奋而紧张地赶紧走了。

    而余下的周围人,此时眼睛发热地看着青年,眼睛里都是白花花的灵石。

    大多数人眼热的同时,心中却是大为遗憾,可恨自己不是道家中人,没有对方需要的道家法门。

    有人抱着试试的态度问青年要不要儒家修行法等,不过被摇头了。

    于是这些人只能讪讪,颇为遗憾。

    不过,在有人以一门道法换五十块灵石的消息却很快传开了来。

    一时,许多人听着热闹就赶了过来,而那些闭门修炼的修行者,也听到动静,开门出来,去瞧着热闹。

    一时间,那片中央地方,吸引了不少人。

    (两更合一更,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但总算是完成了基本更新任务,祝大家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