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四九章 江小白的灵石求道策略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我有金钟罩”

    “我有铁布衫”

    “我有十二形意拳”

    “我有十二路谭腿。”

    “哼哼哈嘿……”

    有人出高价灵石收法门的消息传开,青年盘膝的那片地方很快围了几层。

    围观之人惊讶于青年的出手大方,有人眼睛放光地看着青年身旁的一篓子灵石,心中蠢蠢欲动。

    不过在听到此人“狠人”的名声后,一时都多多少少被震慑住了,安安静静看热闹。

    之前有人以一门道法换了五十块灵石,人多了后,就渐渐杂乱了起来,愿意交换的法门什么路数都有。

    不过这位“白狠人”大多摇了摇头,杂七杂八的路数都看不上眼。

    ……………..

    黄昏时候,太阳西斜,金光漫山,层林尽染。

    这位有狠人称号的青年看了看天色,将地上的白宣纸拂了拂,卷了起来,这时候摊子边已经没人了。

    起身,背上背篓,准备离开。

    这大山里本没有路,他随便找了条道,就走。

    他走的时候,附近有几处目光打量他离开的方向,过了一会,跟了几人上去。

    青年是往下山的方向走的,脚步悠悠,走了大概里许长,到了一片小河谷。

    “白前辈。”

    后面远远有人喊。

    不一会,几个人快步跟了上面,有些气喘。

    他们跟不上江小白的脚力。

    青年转过身,面色微诧地看着几人。

    过了一会儿,几个人面带喜色地离开,怀里明显鼓了起来。

    几个人是正儿八经地道教中人,追上来的目的当然是为了交易法门。至于为什么不在当场,而是选择等青年收摊后追上来,当然是顾及到所谓师门的面子。

    这是人之常情,不过皆大欢喜。

    青年下午摆摊其实除了侥幸获得了一门“撒豆成兵“法,就没什么其他收获,来的人尽管多,但看热闹的居多,许多想交易的人还多是不对路的,就算有道家弟子,提出的交易法门,以他目前的修为和阅历,已经看不上了。

    刚才追过来的是几个正统道教的弟子,提出来的交易法门,倒有些意思,他倒不客气地全收了。

    青年眼睛带着笑意,在山中左拐右拐,穿梭在了无人迹的原始山林中,一会快到山下。

    走着走着,他脸上的五官出现了细微的变化,恍惚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样子。

    修行者口中的“白狠人”变成了江小白。

    这是一种五官细微移位的办法,各自稍稍一变,五官再组合在一起,便成了第二个人,算是简单的易容术,并不难。

    江小白前几日发现了雪山有灵石和大量修行者出没后,第一时间当然是去采灵石。

    事后,他就试着了解了雪山上面的情况,例如修行者与上面合作,利益分配、修行人士之间的信息分享,雪山组成了一个特殊的修行圈子。

    这些东西让江小白感觉到颇有意思,他也需要与这个圈子接触,获得信息分享。

    在深山里修道,并不意味着他要闭门造车,龙虎山之行后,他感触颇深。

    于是,他便稍稍换了下脸,学着其他人进入了这个圈子。

    至于为啥改换容貌,没有什么,因为上面是特事局在参与,他见了几个懒得搭理的“熟人”,懒得麻烦而已。

    这个理由很充分。

    不过,江小白倒是对自己“白狠人”这个外号颇有些哭笑不得。

    就因为他教训了几波不长眼的江湖癞子,手段有点重而已。

    江小白这十数年修道,没修菩提善,未修罗刹恶,自然平和不惹事的性子。

    不过惹了他,自有分寸法度。

    他到了山脚,不露踪迹地躲过山林间隐于暗处岗哨,去了旁边一坐矮山。

    如今雪山,灵石关乎利益重大,雪山明里暗里到处戒备森严,黑气覆盖的范围那么大,难道没有人想过偷偷摸摸把寻得的灵石藏起来?

    这种事有人做过,但大部分都被抓起来,遣送出了雪山。

    所以说,千万不要把别人当傻子,上面的人既然找修行人士合作,就自然有所布置。

    又费了半个小时的脚力,江小白出现在了矮山另一面的山脚河道下。

    他的船停那。

    跳上船,撑着竿,江小白心情轻快地迎着西边落山的金阳,徐徐悠悠地晃荡在布着碎金色的翡翠河。

    来往,有渔民撑着小舟竹筏,在河上收网,掀起细浪,还有鸬鹚在水中嬉戏,时不时钻入水中,口中叼着鱼。

    远处,有渔民粗犷歌声悠悠传来。

    “延绵列岫卧江中(ai)”

    “一抹流霞渡彩江(lei)”

    “罟网掠鱼掀细浪(suo)”

    “竹筏破水卷微风(na)”

    “……………”

    此山水人之景色,倒颇有几分《渔舟唱晚》中的亮眼。

    青山晚照映霞光,碧水鳞波鱼草香。

    几缕轻云随暮淡,一声闲鹭唤歌长。

    ………………

    到了桃花里,江小白回了梧桐山。

    到了院门外,大黄就跑了出来,现在这家伙的鼻子越来越灵了。

    小丫头正趴在门口椅子上两只小手举着一本道经,似在专心学习,看不到脸。

    “江..小..鹿”

    江小白一进门,扫了小丫头一眼,随后眉头微微一挑,一字一字唤着她的名字。

    “呀,哥哥,你回来了啊。”

    江小鹿把书放下,两只大眼睛有些狡黠的躲闪,嘴巴边有黏糊的湿印。

    “你又不专心学习,偷着吃花蜜是吧。”

    江小白眉眼微眯地看着小丫头强装镇定的样子,有些好笑。

    “我就吃了一点点。”

    小丫头底气有些不足。

    江小白过去,把她手上遮掩的书挪开,椅子上放着一个碗,一个小汤勺,里面是淡黄色的蜂蜜膏,就是上次在村里蜂农手里打的。

    “人赃并获”,小丫头垂头丧气。

    “天天偷吃,小心坏牙。”

    江小白将碗拿过来,舀着勺子几口把里面的蜂蜜搜刮完,随后去了后院。

    留下一脸懊恼的小丫头,揉着大黄的狗头嘀咕着小孩子的生气话。

    (昨天吃坏肚子,今天吃药感觉要虚脱,抱歉了,今天就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