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五二章 望月崖 设擂台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半个月过去,雪山的修行人士人数再度上了一个新台阶。

    灵石现世的蝴蝶效应,经过消息发酵,已经吸引了众多听到消息的修行人士,赶赴这里。

    人越多,诸子百家齐聚首,这片江湖一下子便纷杂热闹了起来。

    雪山灵石采集点一共分为四个,东西南北四方。

    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修行人士加入,在某种愈加激烈的竞争和家门历史渊源下,整个雪山的修行人士渐渐被划分了四个区域。

    东边是道教门派修行人士,来自茅山、崂山、武当、南北全真、龙门派等众多道家道统的弟子聚集在此地。

    西边是佛家,密宗、禅宗、净土等脉佛家僧人聚集在此。

    南边是儒、墨、纵横等家门渊源深久的这些内家修行人士。

    而北边,则是真正的鱼龙混杂之地,三十六路偏门样样都有。

    这种四方局面的形成,其实是一种必然的趋势。

    诸子百家春秋战国时百家争鸣,都有自己的教条信仰,各有竞争与协作。

    就例如几千年的历史中,道教与佛教争的最狠,相互倾轧,谁也不让谁。

    这些历史渊源与纷争自古存在,只是到了近些年,修行时代出了断层,诸子百家衰落,泯没于众人,往事在岁月流逝中被尘封,谁还有心思提这些事,就连自己都快忘记了。

    但灵气降临,大世将来,灵石现世,诸子百家聚首雪山,这些尘封往事自然重提,各家门便会各自抱团。

    属于诸子百家的江湖便在雪山上初现。

    而导致这些最直接的原因,当然是因为利益。

    灵石这种好东西,修行人士谁不想要,这就是最直接的导火索,例如黑气密林里道佛两家同时发现了一块灵石,一般的情况都是道家看佛家不顺眼,佛家看道家不顺眼,就容易起了纷争。

    一家口言无量天尊,六贼清净,一家口呼阿弥陀佛,戒贪戒嗔,却是近些日子一言不合就你来我往,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其他也是大致的情况。

    不过社会结构是会不断进步的,聚集在雪山寻石的修士,在纷争不断的同时,也会试着处理这些纷争。

    古时的江湖比斗便应运而生。

    这是修行人士看来最简单直接有效率的一种方式!

    也便是江湖人的一种处事哲学。

    上面对修行人士的纷争本就有点焦头烂额,对于比擂的事自然是赞成,只要不闹出事就好,就放任去了。

    比斗的擂台设置在山腰的一块石崖上,半边凸出崖外,下面七八米处,是一条由雪山山巅雪水融化而落流而下形成的溪流。

    这里的人给这崖石取了个诗情画意的名字,叫望月崖。

    望月崖设擂以来,不管白天黑夜,都有人在上面比斗。

    或是切磋武艺,或是解决纷争,慢慢就热闹起来。

    江湖人,江湖事,江湖血。

    外面的世界还过着浑浑噩噩的日子,也有叱咤四方,舞动名利的风云人物,但在如今的修行人士看来都不过是一场浮云烟。

    这座擂台才是真正在这大世激流下各方人杰初露锋芒的舞台。

    毕竟,这个世道的未来是属于他们的。

    随着望月崖设擂,诸子百家在上面齐现身,百家法其绽。

    道家玄门正法,道法自然。

    佛门怒目金刚,阿弥佛法。

    儒家浩然正气,至刚至直。

    墨家机关巧器,变幻莫测。

    ……………

    这个世道大幕慢慢风云际会,静待风起。

    不少四方人物也在这个擂台上初露锋芒,名声渐显。

    有一游方道士,摘花沾叶可伤人,一招将对方吓得认输。

    有一极寒苦地的僧人,一声狮子吼,飞沙走石,震几个挑衅的人五脏俱伤。

    有一剑客,一身极快身手,一手凌厉剑法,拿着一根树枝,顷刻间抵在比斗对手的喉咙,对方在惊愕失措中认输。

    ……………..

    自从望月崖设了比斗场以来,随着渐多的恩怨纷争,那边也热闹了起来。

    一向不显山露水的这些修行人士终于有了展示自己的舞台,在雪山上初露锋芒,名声渐起的同时,也在激起这大世湍流的热潮。

    这个氛围带动了雪山修行者的修炼狂潮,也激起了他们源自祖辈的热血。

    尽白发,少年心,当鲜衣怒马,挥剑江湖。

    这是大世激流下的趋势,也是世道变幻的一个小小缩影,当如此!

    江小白时隔半个月再来雪山,也没想象到雪山修行者这个圈子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像是一种社会结构的跃迁,意料之外又似理所当然的感觉。

    他来到了那片望月崖,好家伙,看热闹的挺多。

    此时,望月崖正有比斗。

    而在崖边,有一颗大松树,树干粗大,树冠迎着光斜向上长,颇有伸头望月之势。

    在树下,有一凉棚,八根大木桩一顶,上面铺着茅草,下面摆放着十几张长方形木桌,木条凳,上面坐满了人。

    茅草棚旁,还有一个石头堆垒的火灶,上面放着一口大黑锅,里面煮着淡青色发亮的茶水,里面还有叶子在里面沉浮,一股茶的清香荡漾而出。

    “茶好呐。”

    一声清脆跳脱的女声响起。

    一个用红带子束着马尾的女孩子提着茶壶进了草棚。

    “灵妹子,来一碗。”

    “给我也来。”

    “这也要,灵妹子真贤惠,赶紧要卫老头给你找个好人家。”

    “……..”

    茅棚里坐着的人笑声四起。

    这个束着马尾的姑娘,叫卫灵,大家伙都喜欢叫她灵妹子。

    相貌倒是如其名,但是性格却不这样了。

    “就算找人家也不找你们这些五大三粗一把年纪的大老爷们。”

    这姑娘大眼睛瞪了一眼草棚内几乎清一色的男人,没好气地说道。

    “灵妹子,你这茶渣子有点多啊。”有人笑道。

    “爱喝不喝,你拿一块灵石出来老娘给你重新烧一壶。”

    “得,灵妹纸说的没错,哈哈。”有人哄笑道。

    草棚内顿时一片笑声。

    这茶水是免费的,有喝的就不错了,他们也只是打打嘴皮子,开着玩笑。

    “卫老头,这灵妹子嘴皮子可真厉害,可跟你不一样啊。”

    有人玩笑着,看着棚后,一个老头拿着一把柴刀,在削着木头。

    老头听言,默然笑了一下,没说话,似乎不善言辞,他继续埋头刀削着木,那厚厚的钝刀下,刮下的却是一层薄如蝉翼的刨花。

    (无奈,本来码了快五千字,检查了一遍,发现不满意,差不多三千多字作废,哎,有点蛋疼,后面的三千字我得重新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