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六八章 长生路远 江湖再见(中)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来人是王齐家一行九人。

    如今,雪山修行圈随着一场大变,聚集在此的修行者死伤惨重,雪山成了禁区。

    而同样他们得到消息,各地显圣,天地异象齐现,他们这次来,是行拜访感激之礼,便准备离开,各自闯荡。

    天地悠悠,前面的路还长着。

    “呵呵。”

    王齐家昨日受了内伤,今日看起来脸色有些虚白,面对小沙弥的问题,他笑了一声,呼出的白气打了一个激流卷,笑道:

    “先生待人平和,是真正的得道雅士,小云姑娘你也莫要紧张。”

    他说到“先生”,心里是心怀感恩与尊敬的,无关年龄,只关道行与品性。

    “上次见先生,先生说这世道要变,想不到啊,来的这么快,如今各地都传来消息,我想啊,马上就要乱了。”

    他说着说着,眉眼转着山间枝头白雪,眸子间忍不住升起几分感慨。

    “是啊,各方同道传来消息,人道昌盛的城市已经有部分出现了灵气,想来是大地大变,灵气爆发,开始往人道昌盛的城市蔓延。依据现有的现象经验推断,鬼怪是依托灵气存在,如今人口密集的城市出现了灵气,鬼怪之事将会频繁,贫尼想来,这是世道将乱的征兆。”

    小沙弥的师傅,一个鬓发灰白的中年僧尼,一只手挽着一个拂尘,另一只手垂落,声音微微有些嘶哑,沉凝道。

    “卫老,您有何见解?”

    她说完,侧向一直默然不做声,看着山间风景的卫老头。

    “老头子我现在,可没有心怀天下之心,大势所趋,我等顺应就是。”

    卫老头摇了摇头。

    他手上的柴火刀没了,经历了昨日之事,觉得那刀也无所谓了。

    心中通透了不少。

    “卫老说的倒是没错,多大能力做多大事,我等差点陨命天灾,想多了也是枉然。”

    王齐家苦笑着点了点头,脚步往山上一步一步走着。

    雪花在落。

    树枝上扑落的雪花,时不时落在几人的肩上,头上。

    “灵儿妹妹,看你一路上不说话,还在想昨日的事。”

    最后边,柳如是问着脸色沉默的卫灵,脸上有些叹息。

    不是什么都能一笔带过,从生死关头出来,昨日天崩地裂,昔日说笑玩闹的同道一个个惨死天灾,这种苦难震撼,岂能一言二语就能带过。

    修行心如坚铁,他们还没到那种地步,经历这场劫难,确实是个心魔。

    很无力的那种心魔,好好的人,突然一场天灾,就人没了。

    到现在都觉得有种荒谬的感觉,一个个准备为将来摩拳擦掌,指点江山的修行者,在一场天灾面前如此渺小,无力,发出绝望的惨叫。

    “我只是想生命太过弱小了,就算我们是修行者,在面对天地的力量面前,依旧如蚍蜉。好好的人,说没就没了。”

    卫灵双手环抱着臂弯,语气有些无力低沉,头望着天。

    这位性格泼辣的女子,在经历一场生死天灾后,发出了多愁善感的感叹。

    她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了那位总是被自己刁难,说他没劲,却总是云淡风轻,平和待人的“无耻之徒”。

    他的笑其实很好看,和舒服,但她没说,只说他是个没劲的老实人。

    昨日,幸存者中没发现他,卫灵突然觉得有些难过,自己以前对他无理取闹了点。一个多月的相处,其实他俩算得上是朋友。

    挺好的一个人,真的。

    卫灵心里想。

    在这种心情下,她其实对大家一起来拜访昨日救了她们性命的这位高人并没有多少兴趣。

    “我了解你的心情,其实都一样,只能自己去消化。”

    柳如是默默说了一句。

    谁不是呢。

    这是残酷又刺眼的现实,是一场劫。相对于寻常人对天地大变的懵懂无知,她们已经切身体会到,如今,更多的是对未来世道的迷茫。

    一行人心情各异地上山,落雪扑簌,身后的脚印交错。

    几人行了一半的时候,簌簌雪花,山林间,突然传来一阵悠扬的箫声。

    箫声清亮,起伏转承,涤荡飞扬,有山林缭绕,有飞雪相伴。

    这箫声中回荡着对世事变化的感叹,却有一种遗世独立的潇洒肆意。

    一行人一时听得痴了,脚下的步子慢慢停了下来,恻耳倾听。

    “昨日花开满树红,今日花落万枝空”

    滋荣实藉三春秀,变化虚随一夜风

    物外光阴元自得,人间生灭有谁穷

    百年大小荣枯事,过眼浑如一梦中。”

    “几位来了,上来吧。”

    箫声一停,一行人的上空传来洪钟之声,飞雪山林间,仿若从天外传来,经久不绝。

    几人脸上表情震动,互相望了一眼,眸子间升起一抹复杂之色。

    一行人加快着脚步赶紧往山上赶去。

    山腰处,西崖的空地已经白雪覆盖,那座青石砖瓦的院子,已白了头。

    王齐家一行人来到这里,见到崖边一人背对着。

    望着天地间的飞雪,神色间看不通透。

    “先生,我等今日冒昧拜访,前来谢恩,希望不要见怪。”

    王齐家对站在崖边远望的江小白,双手一搭,身子微躬道。

    其余人,连卫老头也行了一礼。

    江湖上,达者为师,这礼必须得行。

    “我猜你有可能来,但没想到带了这么些人。”

    江小白转了身,笑道。

    他并不意外。

    毕竟王齐家父子认识他。

    “前辈昨日救了我等,是我等让儒士带我们来的,想亲自向前辈表示感谢,希望前辈不要见怪。”

    那中年僧尼说话了。

    跟在师父后面的小沙弥圆润的脸蛋有些紧张,她听着江小白的话,以为是不欢迎她们。

    “老朽也是如此。”

    卫老头神色倒是镇定自然,点了点头,不过眼神中有莫名神采。

    “如今世间道统传承尽失,难得恢复一些元气,又遭此天地大变,我也只不过是为了护道,多留下些传承,算不得什么救命不救命。”

    江小白摇了摇头,转而目光放在卫灵、王承风、剑疯子、唐一发、小沙弥身上打量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