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七三章 人道昌盛 自有污浊横生 当有乱象出世(中)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咋了,华仔,咋眼睛还红了呢。”

    某个计算机学院的研究生宿舍,谢华进了宿舍门,眼睛有些红肿,一舍友瞧见了,惊讶了一声,眉眼打趣。

    谢华没做声,走到自己的座位。他抽开抽屉,拿出一个相册,翻开。

    相册里,是他和女友夏雨交往四年来的点点滴滴,曾经那个开朗活泼,总与他下课,放学、吃饭形影不离,喜欢偶尔跟他撒个娇的女生,现在却变得沉默,与他没了话说。

    他手指在一张照片上摩挲,心里纠着,照片上,他与她在学校食堂的一张饭桌上对坐着。

    她眉眼抬头笑着,而他低着头,形色局促,往一边张望。

    那次是他在室友的怂恿下,勇敢地跟这外院的姑娘搭话。

    那次,他们认识了。

    而这张照片是大三,那个秋天,几个坐在另张餐桌,看好戏,喜欢搞怪的室友们拍的。

    那是学生的青春,在金色的秋季,与飞扬的梧桐叶子间,洒下的美好气息。

    一场同学间玩笑间的怂恿搭讪,一次次邂逅,印着许多人学生时代的美好光景。

    照片的背面,写着一句话,这是女友酷爱的小说里的一句话

    “我们原是自由飞翔的鸟,飞去吧!飞到那乌云背后的山峦,飞到那里,到那蓝色的海角,只有风在欢舞,还有我作伴!”

    这个有点文艺的姑娘,曾经在湖边对他高喊,这是他们当初的定情话。

    可如今,画面破碎,学生时代纯真俏皮的情谊,化作流言蜚语,对方的沉默,他的委屈,还有愤怒。

    谢华抓起相册里的相片,沉默又无声地撕碎,撕碎他的青春,对曾经傻傻地期待爱情的向往。

    我就是个傻子。

    二十四五的大男人,实在有些难过。

    “哎,华仔,你怎么把你和夏雨的照片撕了,你怎么了?”

    刚才那个室友见了不对劲,眉眼间的嬉皮笑脸去了,有些担心地过来,问他。

    谢华自顾地撕着照片,沉默背对。

    “你和夏雨分手了?”

    这个室友立马想到了什么,眉眼诧异。这一对,他们可是亲自撮合的,曾经让人羡慕的一对校园情侣。

    “我看啊,分了好,你看,现在流言都从外院传到我们耳朵里了,这么沸扬,我估计十有**是真的,夏雨这半年对华仔的态度又很疏远,我猜啊,是做了亏心事。现在我们虽然还是学生,但社会就是这样现实,人心善变。”

    另外一个在床上玩游戏的室友,这时侧过头,心不在焉地说道。

    “砰!”

    一声拍桌子响。

    谢华握紧拳头捶了一下桌子,猛然站起身来。

    “放你娘的屁,你他妈别跟我乱嚼舌根。”

    他怒气冲冲,冲着床上的室友吼道。

    平时老实平和的谢华发了这么大火气,这下子把宿舍内的人震了一震。

    “谢华,你冲我发哪门子火,你问他们,夏雨跟他们导师的传言他们知不知道,你他妈难道不比我们更清楚,你有种自己去问夏雨,还有他导师啊,跟我耍什么狠。”

    那室友不服气地冲着谢华一顿呛,争的脸红脖子粗。

    谢华脸红狰狞,呼着几口粗气,听了对话的话,又有一阵无力感在心底泛起。

    他不敢。

    他脸上的愤怒化作心如死灰的样子,手上的拳头松了,转而冲出了宿舍。

    宿舍外,有周围宿舍听到争吵声过来在门口张望的学生。

    “华仔..”

    与他关系好的那位舍友追了出去。

    “自己没胆子,找我出气。”

    床上的那位室友余怒未消地愤愤不平,嘴里嘀咕。

    “算了算了,他也不好受。”

    ………………….

    夏雨来到了文学院的研究生楼,她沉默着脸,似乎与往日一样。

    不知何时,以前爱笑,还有点文艺的那个姑娘,如今变得沉默。

    上楼的路上,她总是低着个头,抱着几本书,有人给她打招呼,她也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快步离开。

    她知道背后有人说着不堪入耳的话。嚼她舌根。

    “哎,你说传言是不是真的,听说她跟吴教授有暧昧关系。”

    “我看见几次吴教授开车载她,也不知真假,不过听她们一个导师的人说,两人的关系很值得怀疑,听说吴教授中年丧妻,教授每次有什么学术会议或出差都带着夏雨,帮她争取论文发表,还问她每天的穿衣大打扮怎么样,甚至还叫她陪着逛街吃饭….”

    一男一女两个文学院的研究生看着夏雨离开的背影,小声议论道。

    “如果是真的,这吴教授心怀不轨啊,真不是个人。”那男生愤愤道。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就算是又怎样,你还是把你多余的不必要的愤怒收起来吧,切…”

    ………….

    夏雨走楼梯,来到了四楼的自习室。

    “哟,夏雨来了,你的新论文又发表了,看来离毕业留任也不远了,恭喜恭喜啊。”

    一个带黑框眼镜,额头长满雀斑的女生,一瞧见她,笑的阴阳怪气道。

    夏雨沉默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

    “真是大树下好乘凉啊,心气也高了,都懒得跟我搭话了。”

    黑框眼镜女生话里藏刺道。

    自习室里,传来低笑声。

    夏雨抱着书离开。

    “切,装什么装。”

    见如此,黑框眼镜的女生没好气道。

    “我说姗姗,你说话越来越过分了,都是同一个研究室的同学,何必呢。”

    一个自习室的同学看不过去,说道。

    “我过分?她跟老师的关系不清不楚,老吴明显偏心她看不出来,把资源都给她,我们干什么,我们难道就不毕业了,不想奔个好前程?你看看,我们快毕业了,发表了一篇什么像样的论文,你看她,都已经发表三篇了。”

    黑框眼镜女生一说这事,心里火气大着呢,和他怼道。

    社会就是这样,一个导师下的研究生相互之间都是有竞争的。

    那个男生嘴唇嗫了嗫,没说话。

    自习室的其他人也一阵沉默,显然对她说的话表示认可。

    …………….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