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七九章 一只穿云箭 千军万马来相见(中)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这天一大早,吴国富顶着个黑眼圈就出门了,神经兮兮的样子,面目憔悴。

    他住的是自己在外面的住房,一个精品房小区。

    本来他是一直住在学校分发的房子里的,只不过他不敢呆了。

    吴国富撞鬼了。

    自从自己手下的女学生死后第三天,他每次夜里睡觉的时候,都会梦见那个女学生浑身是血,张牙舞爪地要他的命。

    有次醒来,他感觉脖子呼吸困难,大喘着粗气,照镜子,脖子上有两只黑色的手爪印。

    他吓得每天晚上不敢睡觉,开着灯,但半夜里,总有些异常的动静。

    灯忽闪忽暗,卧室外有轻轻的脚步声,客厅里传来书翻页的声音。

    这让吴国富每天夜里神经绷紧着一根弦,用大喊大叫驱散着心中的恐惧。

    他是无神论者,吴国富不相信鬼神的存在,他用斥骂死去女学生的方式来抵消他心里禁不住泛起的惊惧。

    直到那个女学生死去的第七天,在一个秋高月明的夜晚,他心乱喝酒醉成了稀泥,被人送回了家。

    那晚送他回来的是他手下的一个研一研究生,他醉的双眼通红打电话命令过来的,一个小姑娘。尽管他被学习停了职,但吴国富心里清楚,这不过是为了消除那个两个学生自杀带来的影响。

    等这阵风过去,他马上就能重新恢复职务。

    他心里有些冷笑,还有些得意,这就是权力带来的优越感。

    那些学生拿什么跟他斗,就算死了,也只能乖乖认命,还能翻腾出什么浪。

    这些天的诡异,加上这种心思,让他喝醉后,心中又莫名生起怒火,猖狂地摇晃着身体,在酩酊大醉中怒骂着死去的夏雨。

    那个扶着他,被叫过来接他的女学生,在导师的醉言骂语中,知道了吴国富原来真如传闻中的一样,对死去的夏雨学姐做过许多禽兽不如的龌龊事。

    还怀疑,死去的夏雨学姐化成了鬼,纠缠住了吴国富。

    她吓得战战兢兢,把吴国富接回了他的老师公寓后,便立马准备回去。

    结果这个发福的禽兽导师,在醉后,狞笑着抓住她,要对她行非礼之事,吓得她大叫。

    结果吴国富几巴掌扇在她的脸上,要她老实点,狰狞着把肥硕的身子把她压地板上。

    女学生哭叫着,当时绝望而无力,也就是在这时,屋子里的灯突然一闪一暗,一阵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冷风吹来。

    吴国富突然身子僵硬,头抬起,眼睛瞳孔陡然睁大,吓成猪叫。

    一个浑身带血的女人,那个原本死去的夏雨,站在客厅里,望着他。

    而那个女学生什么也没看见,哭着赶紧逃出了屋子。

    等她回到宿舍,哭哭啼啼地跟室友讲了这些事。

    那些室友都安慰她,却没人主动说要去告这个禽兽的老师。

    现实,就是如此!

    ………………..

    那天晚上,吴国富吓得魂飞魄散,屁滚尿流地出了教师公寓。

    他是真见到夏雨的鬼魂了,不是做梦,吓得他浑身发抖。

    他第二天慌不择路地去市里找那些神婆道士去看,人家不是让他喝什么符纸水,就是在他身上来个疯疯癫癫地跳大神。

    但却没有用。

    吴国富发现夏雨的鬼魂缠住自己了。

    他夜里根本不敢睡觉,精神快被折磨崩溃。

    那位在公安局任局长的表亲,给他说,市南郊的三清观,听说里面有一位道长本事很灵。

    吴国富,这一早,便是准备赶去试了一试。

    他感觉背上像灌了铅一样,很重,这让他驼着背,看上去像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

    吴国富的表亲,那位局长,叫张武,在上次事中帮吴国富助纣为虐了一次。

    谢华拿着女友夏雨的手机报案时,他压下来了,还授意在看守所里把谢华教训了一顿。

    当他看到吴国富的样子时,吓了一跳。

    吴国富像苍老了几十岁。

    真撞见鬼了?

    张武作为局长,对这种事隐约可知一二的,最近一两月局里突然接到了不少鬼怪之事的案子,很诡异,之前没碰见过的。

    鬼这东西,在他以往的从警的生涯中,是不存在的。

    但近些日子,这种东西突然就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

    最重要的是,上面下发的文件对此事的存在是默认了的,并三令五申要对寻常人保密。

    这些奇怪的变动,渐渐颠覆了他的三观,由这些事,他也因此认识了一些抓鬼的奇人。

    三清观的那位道长,便是他认识的。

    …………..

    “你说说你为啥要做这种事。”

    “现在好了吧,被鬼缠上了,我跟你说,这个世道不知怎么了,以前从没碰上这种事,但最近这一两个月,类似你这种的事,发生了不少起,都说有鬼。”

    “更重要的是,上面也表态默认了这种东西的存在,这说明什么,说明鬼真的存在。”

    张武开着车,说着话,严肃道。

    坐在后座的吴国富身子一抖,眼神有些惊恐而涣散。

    张武在后视镜中见了他样子,冷哼了一声。

    他对吴国富做的事是不齿的,而且对方被鬼缠上了,他应该敬而远之。不过架不住里面有一层亲戚关系的存在。

    不过,他帮对方遮掩那些龌龊,他心里并无多少负担,这种事他已经驾轻就熟了。张武此时在心里想,自己介绍了一位道长给吴国富,自己也算仁至义尽,以后便不管了,免得招惹些不干净的东西。

    他心里在打这些算盘。

    车开了一个多小时,到了市区南郊。

    这里有一座矮山,山上有座观,观里有个老道长。

    张武和吴国富上山,拜访。

    张武亮了自己的身份,道童带他俩人去了观后面。

    “师父,市公安局的张施主有事拜访。”

    道童对一门木门木窗的房间门前喊道。

    随后,一个手挽着拂尘,头戴观帽,留着八字胡的中年道士开了门。

    “孙道长,我是市局的张武,前不久市长招待你便见过,可还记得我?”

    张武笑道。

    “哦,原来是张局长,请屋里坐,有何事找我?”

    这位道长眉眼一张,笑问道,里面可看出一些世俗相交的影子。

    孙元明是崂山支脉的师承,他是修行中人,想自己一个人发展,必须得借助一些世俗的东西,近些日子通过帮忙处理附近的鬼怪事件,认识了不少世俗的高层。

    “嗯,这是我表弟吴国富,他最近被鬼缠身了,请道长看一看,帮下忙。”

    张武对孙道长笑道,对对方的态度很满意。官场中人嘛,总喜欢在意别人的态度

    “吴国富?”

    中年道长听到名字后,那双眼睛陡然瞳孔一缩,里面有莫名精光闪烁。

    “你是不是在云州大学任职教授?”

    孙道长看着吴国富,眼中闪烁着莫名的神色。

    两人变愣了一下。

    吴国富点了点头。

    “孙道长,您怎么知道我表弟的?”

    张武纳闷。

    “云州大学前不久出了两起学生自杀案,老道想,这位吴施主今日来,是被其中的一个鬼魂缠上了吧。”

    “哈哈,孙道长,您真是神机妙算啊。”

    张武眼冒光芒,兴奋感叹道。

    吴国富憔悴的脸上也露出欣喜的脸色,眼含希望。

    他们没仔细听出孙元明话里的意思。

    “你们走吧,我帮不了你们。”

    而这时,孙道长瞳孔微缩,马上变换了另一种神色,摇了摇头,逐客了起来。

    “道长,帮帮忙,我快被这女鬼要了命了。”

    吴国富这时脸色一愣,一急,开口求道。

    “孙道长,你.....除鬼是一件功德,人命关天的事,还请施以援手,看在我的面子上。”

    张武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怎么这孙道长突然这么不客气,语气有些不愉快。

    “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吴施主,你自己犯下了什么恶果你自己心里清楚,贫道我不敢帮忙,也不想帮你这忙。”

    孙道长说了一句,赶紧进了房间。

    “送客!”

    “哐”一声,门关上了。

    这孙元明像躲人似得。

    “九流道士,去你娘的,那自杀的女生跟我有什么关系,一派胡言,一派胡言。”

    门外,吴国富这位大学教授,在连日怨鬼的折磨下,已经趋于崩溃,又听张元明如此,立马失态,暴跳如雷地在么外破口大骂。

    “都是下九流的骗子,我就看那小biao子死了又能奈我何。”

    他脸色狰狞,气粗如狂地转身就走。

    孙武脸色难看。

    “你干了不该干的事,惹了不该惹的人,就算冤魂治不住你,自有人间正道是沧桑。”

    房间里,传来孙道长悠长的声音。

    外面,孙武听了这话脸色惊疑。

    而房间里,那位崂山支脉的孙元明道长,拂袖一声冷笑。

    他从某个地方拿出了手机,额头差点出了汗。

    幸好,他早上从“修行世界”这个平台得知了消息。

    不然他糊里糊涂帮了忙,可是要倒霉的。

    江前辈门生要主持公道,很多人现在已赶往云州大学去应援。

    他要是稀里糊涂地帮了。别的同道还不得把他给拆了。

    幸好,幸好。

    、(三千一章送上,昨天没更新,给大家说声对不起,抱歉,生活总有点意外,防不胜防,防不胜防啊。希望大家过个好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