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八三章 他啊,有点古板但很厉害!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吴国富被抓了,公安机关从学校政教处,在他的挣扎懵然中,连人逮捕。

    “你们凭什么抓我。”

    “放开,我可是大学教授,你们凭什么?”

    这个发福的吴教授,在警察的手铐之下,惊慌挣扎。

    “领导,我是无辜的,他们乱抓人。”

    当时,省教育厅来的领导在,不过来的大领导,一脸冷漠地看着他被带离。

    上面,已经轻而易举地查到了此人的龌龊行径。

    而且,他的表亲,分区局长张武在上级的调查下承认了包庇、压下证据、吩咐看守殴打受害人的徇私枉法之举。

    而与此同时,学校的周副校长,因为对这事的舆论把控,视而不见,被教育局立马开除。

    还有那个纠集小混混在学校门口殴打受害者父母的那个周校长的胖侄子周科长,也被扭送上了警车。

    一系列地举动,如风暴一样,随着警车的呜呜声,在云州大学骤然风起。

    学校的师生们聚拢而来,看着这位大学教授戴着冰冷的手铐,在大喊挣扎,而议论纷纷。

    很快,各个班级群下达了通告。

    “我校文学院导师吴国富违背师德,惘顾纲常伦理,于半年前……………做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目前已被警方刑拘,望广大在校教师引以为戒…”

    “我校周副校长因对此事……….省教育厅下达通知,罢免其领导职务…”

    “最后让我们沉痛哀悼我校两位自杀事件的学生,学校会作出最大的….”

    这些通知一下发各大班级群,学校师生立马炸了锅,瞬间群情激怒,千夫所指。

    吴国富和周副校长几个人,被师生们唾弃,而那些黑暗里的种子,也在这场“迟来的正义”中而战战兢兢。

    而在这天深夜,黑暗中,万籁俱静。

    文学院的研究生楼,只有楼前两根灯柱,发出苍白的微光。

    几个人围着一个被手铐烤住,嘴巴被塞住的发福中年人,眼神透着冷漠。

    “呜…呜”

    发福中年人赫然是吴国富,此时,他惊恐地看着四周几个人,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他想跑。

    不过一声冷哼传来,小腿陡然传来一股剧痛。

    顿时脚下一软,他立马“扑通”一声跪下了。

    “呜呜”

    他惊恐而剧痛,满头大汗,有人把他从看守所带到这里来,是想干什么?

    这个黑夜,还有在这栋充满血腥罪孽的研究生楼前。

    吴国富望着其中一个光头和尚,呜呜地叫着。

    “阿弥陀佛。”

    和尚双手合掌,只念了一声佛号。

    “来了。”

    一声轻喝从其中一位身背木剑的道士口中传出,他的眼睛泛着幽光,熠熠有神地盯着北方。

    在他眼中,一条微红的虚幻影子从黑暗中缓缓飘来。

    而这时,从一颗树中飘出一条淡白色的影子,痴痴望着。

    “是斩杀还是度化?”

    道士问。

    那跪下的吴国富听到这个“斩杀”时,身子浑身一抖,害怕地呜呜大叫。

    “生是一双可怜人,便由贫僧念咒超度。”

    和尚言,盘膝而坐。

    …………………

    第二天清晨,五点过些许,天微黑,色未亮。

    校园的街道上,没有人,未褪去夜的冷清。

    “快跟上,看她到底每天这么早干嘛。”

    “不是锻炼么,怎么跑湖边来了。”

    “快躲好,别怕初音发现。这妮子现在突然给人的感觉,很神秘,昨天的事简直太古怪了。”

    “现在回想起来,确实很多疑点,初音自从身体好后,与以前变了许多。”

    校外一面,有一座大湖,湖边有些许落叶的路上,三个女生鬼鬼祟祟的在路边的数木间躲躲闪闪。

    在她们视线十几米外,初音轻声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走在熟悉的路上。

    她每天早上五点来做功课,每天一个时辰,因为身体特殊灵体的原因,初音修炼起来,目前并未有什么难点,比较顺畅。

    她现在的心情显然不错,因为她已经得到消息,她申请协助的鬼怪事件已经完美得到解决,那对鬼魂被超度,当然,恶人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初音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这是她人生第一次感觉到作为一个修道者的价值与责任。

    她在感觉到这种满足感时,会想到师父江小白,心中怀着感激与欣喜。

    不知怎么说,就是如此,她庆幸。

    初音走到湖边一个遮阴下的隐蔽处。

    盘膝而坐,朝着东方,开始吐纳运息。

    而在后面,她的几个室友看的目瞪口呆。

    初音这是要“修仙”啊!

    心中各种惊疑与大胆想象在翻滚。

    昨天的一幕,“身怀绝技”的和尚、道士等人与她相交,而现在又见这一幕,不知道该说什么,乱的很,感觉思维限制了想象力。

    甚至觉得有点“邪乎”的感觉

    “初音,你在做什么。”

    胖妹纸最先忍不住了。

    湖边正打算入定吐纳的初音陡然从状态中退了出来。

    她双眼微睁,显然惊讶与意外。

    “你们?”

    ……………….

    “大姐,你说你有一个师父?”

    “这打坐,这姿势,就是你师父教的?”

    “初音,你说你的病也是他治的?”

    有些事被当面撞见,也不能总是瞒着,不然容易破裂朋友间的关系,初音选择说了一些很简单的东西。

    就比如自己有一个师父。

    三个室友一听她有个师父,立马议论开,十分惊奇。

    三人聊着聊着什么武功,大侠,自娱自乐地探讨了一顿,然后问初音:

    “初音,你师父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啊,有点古板但很厉害!”

    初音对三个人无聊的讨论有些无奈时,听到这个问题,顿时眼睛一亮,很高兴地说道。

    不知道怎么地,眼睛弯成了月牙。

    ..............

    而与此同时,十万大山,几个黑点打着手电筒,赶在上山的路上。

    “快点,快点,得赶紧找江小哥。”

    微暗的林间山道上,传出粗喘的呼吸声,还有焦急的脚步声。

    (今天吃了两家的酒席,脑子都是懵的,明天28 ,倒计时,离过年仅有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