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深山夜来人 注是亡命魂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谁!”

    茅山胖道人一声轻喝,小眼睛里露出威严警戒之厉,四周打量。

    声音在流水哗哗的溪涧上空显得有些突兀。

    河中的那缕青影在雾气泛白中并不显眼,但一行人中的李妹儿瞧见了。

    阴阳眼的特殊体质让她第一时间发现。

    “师父,那….又出现了一个。”

    李妹儿眉眼直跳,神色有些紧张,定定地直盯着溪涧中,那缕淡淡的月下青烟。

    几位茅山中人用那翻白的眼珠子往那方向仔细一瞧。

    好家伙,那缕青色雾影是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家,不过那青面,发黑眼珠,在月白蓝雾,寂静的山野老林中显得有些发渗狰狞。

    “青鬼一只。”

    茅山来人下了判断,眉眼愈发凝重。

    这野山沟子,人迹罕至,是个不易察觉的阴煞之局,刚才出现了一只红眼厉鬼,现在又出现了一只青鬼,怎么看都有些不妙。

    何况,这里是传闻中的牛头马面两位阴神最后追踪的地方。

    “几位,你们不能再往前了。”

    这位年纪七八十,额头秃顶,头发花白稀疏,脸上皱纹如老树树皮般干皱的“老人家”,在月色白雾缥缈中虽看着狰狞,但劝阻着几人不能再往前,语气中带着悲悯。

    “老人家,你因何在这荒山野沟,不去轮回?又为何告劝我们不能往前?”

    茅山胖道人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发问,带着疑惑。

    这野山沟子没人,这老人家的鬼魂何故在此。

    “老头子我不记得了,但我记得我在这里呆了半年,哪里也去不了。”

    “老人家”青面下的黑眼珠子带着迷糊,语气带着迷茫感叹。

    “你们快些离开吧,此山不能乱闯。”

    他最后加了一句,带着警告意味,原因没有告知,似乎在忌讳什么。

    茅山几人听了这话,各有脸色变化,眉宇间闪过几丝惊疑。

    “老人家,你可在此山见过一只牛头人身,一只马面人身的阴神?”

    胖道人盯着这只青鬼,小眼睛里闪烁着精光。

    “你们是谁?”

    这只老头青鬼在听到胖道人的话后,浑身发抖,鬼眼里露出浓浓的惊怕之色,连声音都变了。

    “看来你知道。”

    胖道人眉头一紧,这山里难道有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你们找死不成,那两尊鬼神会要了你们的命。”

    这只老头青鬼像变了一只鬼,语气急促而狰狞,听语气显然很害怕。

    “快走吧,你们再往前走,再想回来就回不来了,那里是地狱!”

    月光下,老头鬼影所化的青烟直抖动,声音变厉。

    最后的一声“地狱”,在月下森然的山间显得尤为恐怖。

    茅山一行人见这只青鬼的神色变化之大,语气之厉,瞳孔纷纷不自禁一缩。

    是什么东西让这只还存着人心的青鬼变得如此惊恐?

    地狱?

    话里话外,都暗示着这片野山沟子的不简单。

    而就在这时,这片溪涧忽起了一阵阴风,四周幽蓝色白雾翻滚,有阵阵刺耳的啸声传来。

    茅山五人耳边听到这阵声音时,感觉到脑子一阵恍惚,眼睛里有虚幻的重影出现。

    其中,修为几乎没有的李妹儿捂着脑袋,身子一阵摇晃。

    “不好,有情况。”

    其余几人惊觉自身异常,运转内气,将那种迷糊感驱除,面色一变,围成四方,惊疑打量。

    而道士羽生将徒弟李妹儿扶住,渡了一道内息过去,稳住她。

    而与此同时,溪涧周围的幽蓝白雾翻滚间,一个个虚影在里面闪烁而出。

    是一个个鬼影。

    青面鬼、红眼厉鬼…….

    四面八方不知出现了繁几,鬼影重重。

    在这些鬼怪里面,有茅山五人刚才在树林子碰见的那只红眼睛厉鬼。

    显然,很有可能,刚才这只厉鬼没理会他们一行人,往山里飘走,才有了现在的局面。

    它是去通风报信去了。

    而在这深山野沟里面,竟有如此庞大的鬼群。

    茅山来人见了这样的画面,脸色纷纷大变。

    这种场面是他们从未见过的,幸好他们是茅山出身的驱鬼道人,若是胆子小的人见了,保不准要吓傻。

    “走不了了,走不了了,深山夜来人,注成亡命魂,人间生地狱,化作九幽坟。”

    那老头青鬼忽换上了一副哭腔,不知情绪,发抖着青色虚影,化作一缕青烟,又钻入了流水哗哗的溪涧不见了踪影。

    那悲凉苍老的叹息声在这月白幽影中说不出的阴森。

    而四周幽白翻滚,阴风阵阵,重重鬼影,戾戾啸声。

    茅山五人围成四方,面色惊凝地看着四处飘来的鬼影,心情沉重而带着一丝藏在心底里的阴霾。

    他们来查探牛头马面这传闻中阴间使者的出没,但好像闯进了一片鬼林子。

    大事不妙!

    李妹儿被护在中央,娇弱的身子惊怕地发抖,望着周围的重重鬼影,眉宇透着惊恐的可怜。

    “我们还是唐突了,得杀出去,这是块大凶之地。”

    茅山胖道人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单手持茅山四宝之一玉圭,口中开始念咒。

    “荡荡游神,天地三清,四象归身,**我行,八卦斩邪,十方敕令…”

    这是茅山咒之一,斩鬼令。

    另外三人,也纷纷行动起来。

    道士羽生从背上祭出木剑,咬破手指往剑身上笔走龙蛇,快速画了一个长条形血符。

    道士乾山也祭出了从茅山带来的茅山法剑,此剑历年来供奉在祖师祠堂,供奉香火,经验证,对鬼怪有莫大威力,此时被他祭出,单手一持,往另只手上一抹,涂上精血,凝神以待。

    而坤云则拿出了一个铃铛。

    …………..

    “呼…呼”

    溪涧四周的山林阴风呼啸,百鬼夜行,张牙舞爪地朝着茅山五人飞扑而去。

    一阵阵厉鬼的啸声在幽森的月下幽林里让人头皮发麻。

    而与之相应的是,一声声叱咤大喝,还有“铛铛”铃声在中央响起。

    除了李妹儿,其他几位茅山道士都有不俗内气,又有茅山传承千年的宝物傍身,尽管被百鬼缠住,但一时鬼啸人喝,上下翻飞,纠缠的甚是激烈。

    两方缠斗了几分钟之后,鬼与道士正斗的激烈,就在这时,两根锁链突然从天而降,捆住了一时不察的乾山和坤云。

    这锁链很诡异,捆在人身上后立马消失在皮肉中。

    一拉,一个朦胧虚影从人身上拉出。

    虚影有乾山、坤云两个人的面貌,上面捆着黑色的链索,而两人在挣扎。

    “两位师弟..”

    “师侄。”

    两声惊喝,脸色惨白。

    …………

    而与此同时,这片月悬夜幕下,两道淡金色金光划破夜色,降临在这片山头。

    金光一停,两个淡金色身影矗立在高空,俯瞰着月下的幽暗山林。

    “是这里了!”

    江小白淡金色的眸子如鹰隼般鸟瞰着月下的樵夫山,负手而立。

    “此处阴气大盛,确实有古怪。”

    旁边,是空明老僧。

    (明天剁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