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生香:盛宠农家妻 第20章 我要去镇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0章 我要去镇子

  那个荷包对自家主子有多重要,大武可是清清楚楚的,哪曾想就这么送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姑。

  听了话的萧晟睿忍不住挑了挑眉毛,眼底也闪过了不解和疑惑,但还是嘴硬道:“不过是个过了时的物什,爷还丢不掉了不成?”

  “成成成!”大武头点的跟个什么似的,只是应承了主子的话之后,他还是很不明白,“可是,爷,等回头回了京城,若是被……”

  说到这里,大武的话音忍不住断了断,轻轻的咳了一下,方才又大着胆子问道:“若是被知道了,岂,岂不是又要作闹起来?”

  一听这个,萧晟睿的眼神陡然落寞下来,不过他还是不改语气,哼道:“都说了是过了时的物什了,留着不过是徒增烦恼,丢了难道不好吗?”

  说着,萧晟睿转过身看向大武,同时他的表情已经整理得恢复正常,只是眼里多了几分探究的意思,“还是说,咱们身上的盘缠已经没有了,穷得开始要惦记爷之前为了压住荷包的那点子银子了?”

  “不不不,那哪能呢!爷您想多了!”大武赶忙摇头否认,一脸赔笑,“时候不早了,爷您还是早点歇着吧!属下这,这就出去了!”

  话音刚落,大武赶忙退出了房间,同时心里一阵的责骂自己,没事提什么银子啊,这要是被主子误会了那么多的盘缠说没就没了,岂不是让主子误会自己贪墨了银子吗?

  直到房门被大武从外面关好,萧晟睿方才无声的叹了口气。

  其实他也不知道早上的时候怎么就脑抽了,竟然会把那荷包给那村姑。

  不过一想起那村姑对夸风做的事,萧晟睿又忍不住挑了挑眉毛。当真不知道自己的夸风是什么时候,竟然会对一个村姑如此听话。

  看来自己最近太忽略夸风了,否则怎么可能会出现今天的怪事呢?

  荷包的事就这么被一匹马的事给带过,萧晟睿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再想起那个荷包。

  第二天一早,白雪还没等睡醒,便被一阵急促的咳嗽声唤醒了。

  下意识的以为是白雨生病,吓得白雪一骨碌坐起来,眼睛还没等完全睁开,便急急问道:“雨儿,雨儿,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咳咳,雪姐姐,对,对不起,把,把你吵醒了。”柳毅康捂着嘴,越想忍住不咳嗽,那咳嗽越是控制不住。

  白雪这才精神过来,一见是柳毅康,陡然想起来自己已经不住在白家的现实。

  不在白家住了,这是高兴的事,不过白雪可没有功夫去高兴,反倒是赶忙下地,为柳毅康端了水过来,看着他吃了药丸,喝了水,平缓些了,这才松了口气。

  家里能吃东西就只有两个鸡蛋了,白雪原本想着她和柳毅康两个人一人一个的,可看着柳毅康那随时都可能倒下的模样,她最终还是决定把两个鸡蛋都给柳毅康,至于她自己,决定出去再想想别的法子。

  如今在这村子里,白雪能求助,又有可能帮助自己的人,除了三叔一家之外,也就只有黎瑞了。

  黎瑞可是村子里唯一的教书先生和郎中,只要不拖欠银钱,他当真是个和善的人,而且还是个特别会保守秘密的人。

  银钱什么的,白雪虽说手头不富裕,可也明白该花的地方就要花出去的道理。

  按照记忆里的路线,白雪赶在村子里的大部分出门之前找到了黎瑞家。

  开门的是个看起来有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是黎瑞唯一的女儿,名字叫黎昕。

  黎家就只有他们父女俩,所以黎昕懂事得早,家里的事她都是一手管着,吃饭穿衣什么的,倒是个懂事的姑娘。

  和杜月不同,黎昕虽然有个教书的爹,可为人却不高傲,不过这也有个前提,那就是她所面对的人,没欠他们黎家的银子。

  “你是谁?”黎昕看着门前站着的看起来比自己还瘦小一些的女孩儿,不由得有些愕然,她的印象里,不记得村子里有这么一个人啊!

  黎昕不认识白雪,那是因为白雪常年都在山上砍柴挖野菜,要么就是在家收拾院子洗衣服。

  白雪对黎昕的印象也不深,只是知道黎家就只有他们父女俩,所以大胆的猜测对方应该就是黎昕,便说道:“你好!我是白雪,我是来找黎先生的。”

  “哦?你是长河村的人吗?”黎昕没有冒然让白雪进门,毕竟是个生面孔,又是个女子,黎昕可不想让自己爹爹的名誉受损。

  “嗯,我娘家是村子里的白家,昨天我才刚出嫁,如今住在山脚下的茅草房里。”白雪并不隐瞒自己嫁人的事,反正自己不说,村子里也一样都会传开的。

  看着面相,这个叫白雪的女孩子好像还没自己大呢,居然都嫁人了,这让黎昕很意外,正想再问几句,却听院子里传来了黎瑞的声音。

  “昕儿,是谁来了?”

  “爹,白家还有个叫白雪的丫头吗?”黎昕不答反问,她就是要确定好了对方的身份。

  黎瑞的记性倒是不错,虽说只是给白雪看过那么两次病,却已经记住了这孩子的名字,便招呼道:“是白家的雪丫头来了吗?让她进来吧!应该是来复查的。”

  黎昕一听这话,便知道了黎瑞是认识白雪的,这才将大门彻底打开,闪身让白雪进了院子。

  黎家的院子倒是不小,不过左右种的不是树就是鲜花之类的,根本不见半颗青菜,这让白雪认清了一件事,那就是黎家肯定是个不差钱的主儿。

  黎瑞还在纳闷白家人怎么会这么痛快的让白雪来复查身体,谁知白雪进来之后却压根不提自己身体的事,反倒说起了别的。

  “你说你要去镇上?”和白雪嫁人的事相比,她要去镇上这件事反倒让黎瑞更加的意外,甚至是惊呼出来。

  “嗯,家里什么都没有,需要添置一些,所以想去镇上看看。”白雪没有隐瞒,去镇上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犯不着偷偷摸摸的。

  可黎瑞的表情就变得更加奇怪了,好像在看什么很难以理解的事似的,“雪丫头,难道你不知道从咱们村子到镇上,若是没有船或者牛车的话,靠着你这两条腿赶路,你得走上至少三个时辰吗?”

  三,三个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