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九零章 祭万魂 通九幽(上)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咦”

    江小白淡金色的眸子俯瞰着月下的幽山黑林,正打量着,眉梢一挑,闪过一丝惊疑。

    他心眼大开,覆盖百丈的神念往下方瞬间蔓延。

    “牛头马面?道教修士?”

    他惊疑一声,脚下一踩,化作金光划破夜色,一闪,转眼钻进月白幽雾中。

    空明老僧慈悲眉宇间一转,也身化流光,一哧溜跟着遁入下方的幽暗之中。

    …………

    “斩!”

    一声大喝在鬼啸戾戾中轰然一炸。

    眼见乾山、坤云两位师弟的魂魄被这诡异锁链扯出,危急时刻,茅山羽生一剑将一只青面鬼拦腰斩断,身子一个飞跃翻身,凭空跃上一丈,单手持血符木剑,举手朝着那条黑色锁链一斩而去。

    铿锵的金铁之声传出。

    符剑硬生生被折断。

    羽生脸色一变,身子正顺势落下的时间,从头上翻滚蓝白雾气中,又飞出两道拳头粗细的黑色锁链,上面闪烁着迷蒙黑气。

    锁链一个缠绕,眼看就要缠住他。

    “接住。”

    正被百鬼缠住,在其中转走腾挪,手持茅山玉圭斩杀厉鬼的胖道人,分神瞧见如此,面色大变,一声大喝,将手中玉圭飞出。

    道士羽生在危急关头一把接住,反手往缠绕而来的诡异黑锁一砍。

    这回,有金铁之硬的黑色锁链被玉圭硬生生斩断。

    可见,这茅山四宝之一的玉圭确实是一件宝物。

    “哞!”

    头上,阴风阵阵,蓝白雾气翻滚间,一声牛哞,一声马啸,倏忽传出。

    一个牛头人身,一个马面人身的高大鬼物出现在上空。

    身高一丈,浑身黑气翻滚,一双铜铃大的绿色双眼冒着幽森鬼火,俯下注视着下方陷入困境中茅山几人。

    牛头、马面,与传闻中的阴间使者形容相似。

    这两位传闻中的阴神于此时显现在茅山一行人面前。

    浑身黑气化作锁链,朝着下面翻飞而去。

    “哞”

    两只阴神仰天发出怒啸,眼中幽深鬼火直冒,浑身黑气大涨,随后化作一道道锁链朝着下方的三人飞窜而去。

    “妹儿,快躲开。”

    百鬼飞扑,又有牛头马面的诡异锁链,乾山,坤云已被离魂,胖道人和道士羽生也是险象环生。

    要不是有茅山宝物傍身,这局面完全一边倒。

    而此时,其中最弱的李妹儿,已经是不用多言了。

    眼瞧那种诡异的黑色锁链要缠住徒弟,羽生大变出声,却赶不过去。

    心中焦怒,又悔恨自己几人大意闯了这鬼山。

    此时在这种困境下,难免心生焦躁与一丝绝望。

    “深山夜来人,注是亡命魂,呃哈哈….。”

    溪涧上的夜空,又响起这带着哭腔与癫狂的鬼唱,幽冷而阴森。

    而此时,眼瞧着锁链的阴风打来,李妹儿吓得脸色惨白,心中升起绝望。

    说到底,她只是刚入修行界,月许前,还只是一个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寻常人。

    这百鬼夜行,牛头马面的恐怖情景,让人心神剧颤,心泛无力。

    “定!”

    一片清风袭来。

    人叱鬼啸的画面骤然静止。

    张牙舞爪的青鬼红鬼将各种狰狞鬼相留在脸上,鬼身凝固。

    茅山李妹儿、胖道人,羽生也被定住,脸上有惊怒、灰败、绝望,不一而足。

    而虚空上的牛头马面两位阴神,也被硬生生定住了,只是那铜铃大的鬼火绿眼,急促跳动着绿光。

    骤然静止的画面,让一切变得安静而诡异。

    四面八方飞扑的鬼怪,还有挣扎争斗的道士。

    一副活生生的人鬼争斗画。

    就在这片突然而来的静谧中,月下幽白中,两道金光落下。

    金光一敛,江小白与空明老僧现出了身影。

    “茅山来人。”

    江小白扫了一眼,轻声一呢喃,手指连弹,打了几道白光,落入三人的身上。

    茅山三人身上的定身术被解开,宛若画中的三个角色被解开了锁。

    胖道人三人僵硬的脸上化为鲜活,面色又惊又喜。

    而其中的李妹儿,瞧见那道仿佛神圣不可侵犯的金色人影时,刚才的恐惧已经被浓郁的震动覆盖,惊的张开了小嘴。

    那位阿哥!

    此时的李妹儿心里忽生了几分难以抑制的激动。

    像是见到了崇拜敬仰已久的人。

    当初匆匆两瞥,让这个山里少女产生了山中隐仙,悠然神往的仙人想象。

    “阿哥!”

    刚才正陷入绝望的境地,此时神光天降,百鬼被施展了定身术一动不动,危机解除,悲转喜的转折,以及久违一面的激动。

    李妹儿激动地就叫了一声。

    土家族的少女胜似惊喜地叫着。

    她师父还有胖道人闻言,脸皮一抖,眉宇惊疑。

    他们二人差不多已经猜到了来人的身份。

    毕竟这两位前辈如今可是在修行界身负盛名。

    一相貌年轻的先天道人,一面色慈悲的青衣老僧,两人曾一起在数月前的白龙妖山灾变时,为众多修行者护道,名望甚高。

    见徒弟李妹儿叫这位一身神通震世的江前辈为阿哥,师父羽生惊色一闪。

    “妹儿,你认识江前辈?”

    他低声发问,眼睛带着小心扫了一眼转头望过来的江小白,又赶紧躬身行礼。

    “谢江前辈出手帮我等解困。”

    恭敬,还带着一些拘谨。

    其师叔胖道人也拱手行礼,感谢道:“谢过两位前辈。”

    江小白不动声色,也不诧异对方认识他们二人,打量了一眼李妹儿,若有所思道:

    “你可是阴阳眼?”

    他记得这土家族的少女。

    “嗯。”

    李妹儿眼睛发亮地点了点头,带着雀跃的兴奋。

    因为阿哥还记得她。

    “回江前辈,妹儿于月许前被我发现其体质,很适合我茅山符法修行,遂被我收为弟子。”

    道士羽生话语里带着一丝紧张,有一种护食的意思。

    看样子,徒弟与这位江前辈是认识的,他怕这个修行的好苗子被这位前辈收走,而且自己这个徒弟的眼神看起来很激动。

    看起来养不熟啊!

    要是这位前辈开口,他又不敢有半点忤逆,道士羽生突然有了这种担忧。

    “阴阳眼,确实适合茅山符法。”江小白点了点头,又对李妹儿说了一句道:“好好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