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堂门卷风雪 古稀揖少年(求收藏)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远处,群山遮了夕阳,天色暗了下来,只是银装素裹的大山依旧清亮,一片林海雪原,满目风光。

    晚饭做好了,一个白萝卜鲫鱼火锅,一碗清炒菠菜,一碗爆葱腊肉,都是冬天山里人餐桌上的绝配。

    江小白敲了敲右厢房的门,喊两位客人吃饭。

    胖子和林乐出门的时候脸色都有些异常的红润,还带着细汗,似乎刚做了什么剧烈的运动。

    桌上,火锅的水汽袅袅而起,打在头上的白炽灯上,让空间充满了一种迷雾感,在这清冷的雪夜里,渲染出一种独特的暖色。

    饭桌上,胖子脸上红光满面,像醉了酒似得。

    “嗯,这野鲫鱼好鲜。”

    “这腊肉有嚼劲,好吃。”

    胖子笑脸嘻嘻地吃吃喝喝,说起来话来完全自来熟,很随便,也不管江小白答不答话,仿佛自己是这间的主人。

    “老乡,你这手艺可以啊,都赶得上大厨了,是不是,小乐。”

    胖子啧啧一句,十分惬意,说到后面语气一低,胖脸转向坐在坐在他侧边的林乐,小眼睛里带着一丝浪荡的笑意。

    很邪恶的那种!

    “老乡的手艺是真不错。”

    灯光映着火锅的水汽,打在林乐这个女人脸上,有种醉人的红晕,她身子轻微扭了一下,小心瞪了胖子一眼,随后娇笑一声。

    “老乡,你这么年轻,怎么不去大城市里打拼,呆在这偏远小山村里,没钱怎么讨媳妇。我看你人不错,要不,我给你介绍介绍门路,别的不说,讨媳妇是没问题的,说不定还能讨个城里的漂亮姑娘。”

    王大治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虽是笑脸,但语气却透着一种高人一等的傲气与轻浮。

    胖子王大治家里有些钱,有些势,算半个公子爷,但他为人聪明,里里外外都吃的开,是个八面玲珑的场面人。

    但说场面话,是在地位相差不大的情况下来说的。也许是刚办了事,心情愉悦,那种高人一等的情绪慢慢放开。

    说简单点,对一个偏远山村的山里人,他在心理上是觉得高人一等的,虽是笑脸嘻嘻的客气话,却感觉得到那种细微的差距。

    而且,江小白给人的感觉,怎么说呢,太和气了,和气的让人觉得他好欺负。

    王大治就是这么觉得的!

    胖子有些轻佻地说完这句话,眼睛笑眯眯地看着江小白。

    这小老乡应该会兴奋地感谢他,要他帮忙吧,毕竟有去大城市的机会对穷僻的山里人来说应该是个不小的诱惑!

    不过他想象中的场景没出现,江小白抬起一本正经吃饭的头,没答他的话,反是对着坐在另一边的小丫头说道:“小鹿,吃饱了没有?”

    小丫头小鸡琢米般点了点头,之前吃了巧克力,她的小肚子本就是饱的。要不是迫于哥哥的威信,她就不吃饭了。

    “那就看电视去吧!”

    江小白替小丫头摘掉脸颊上粘的一颗饭,笑了笑。

    “帅气哥哥,漂亮姐姐小鹿吃完了,你们慢吃。”

    小丫头挺乖巧,下了凳子后还不忘招呼一声。

    只是此时餐桌上的气氛已经变得微妙了起来,胖子王大治笑脸有些垮了,撑不起来。

    这时,江小白转头目光对视二人,微扬的剑眉稍稍挑了挑,轻声道:

    “食色性也,食字当头,两位还是好生吃饭吧,别让小孩子看轻了。”

    说完,就埋头如老学究般继续吃饭。

    空气一下子凝固,林乐这女人的脸突然一片潮红,赶紧扒开了王大治一直放在桌下作弄的那只手。

    胖子笑脸彻底垮了下来,脸色一阵青一阵红,也不说话了。

    就在饭桌气氛无比尴尬的时候,突然外面院子里传来一阵急促凌乱的脚步声。

    “江小哥。”

    “江小哥。”

    堂屋门被人推开,顿时卷进来一阵风雪,七八个人一下子闯进了屋子。

    胖子和林乐被突如其来的阵仗吓了一跳。

    “什么事?”

    倒是江小白不急不缓地放下手中的筷子,看向来人。

    “江小哥,有一个城里孩子在外面玩雪时,突然昏倒不醒,呼吸都弱了,看起来不得了。”

    一个三十多岁的村里汉子给江小白说明情况。

    “陈老呢?”

    江小白挑了挑眉,陈老是村里的老医生,起初是赤脚医生,后来在外面学了西医,回村里开了个诊所。

    “我看了,看不出什么病因,这城里孩子现在很危险。”这时,门外,又来了几个人,两个村民扶着一个古稀老人,跟着还有一对城里夫妻,那男人手里抱着一个裹在被窝里的孩子。

    说话的是那位精神矍铄的古稀老人,也是村里的老村医,姓陈。

    陈老快脚走到江小白近前,背微佝偻着,竟做了个双手揖礼,“小先生,一条人命,还请劳烦了。”

    一个古稀老人竟对一个孙子辈的年轻人如此客气。

    村里人见怪不怪,倒是让旁边的胖子和林乐大吃一惊。

    那位抱着孩子的城里夫妻,见到村民口中或许有办法救他孩子一命的人竟是个这么年轻的青年,心里本生惊疑,但见年迈的老村医对年轻人如此客气,加上现在情况危急也顾不上了。

    “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儿子!”

    从桃花里离开只有翡翠河一条水路,急救根本赶不及,夫妻二人心急如焚,泪眼婆娑。

    “把孩子先放床上。”

    江小白领着进了自己房间,入眼,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之外,墙边还摆着一排两米高的黄漆木柜子,当中有许多小抽屉。

    那对城里夫妻将昏迷的孩子放在床上,然后急巴巴地看着江小白。

    江小白坐在床沿,拿起那小孩的左手,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搭在男孩的手腕上。

    几个呼吸后,他放下男孩的手,翻了翻对方的眼皮,然后对着似乎对此事已经习以为常,浑然不管众人正看动画片的江小鹿喊了声。

    “小鹿,把我的针拿过来。”

    “哦。”

    小丫头往后堂跑了。

    “小先生,查到病因了没?”陈老低声询问,语气带着莫名的恭敬。

    江小白扫了扫眼巴巴的众人,淡淡道:“寒气入体引发的突发性心梗。”

    “啊?”那对城里夫妻惊呼一声,然后便哭哭啼啼的说了一通“救救孩子”的话。

    不一会,小丫头拿着一个封盖的竹筒过来了。

    竹筒半尺长,打开,一股浓重的酒精味,里面有大小、长短、粗细不同的几十根银针。

    江小白依次在男孩胸口、肚脐、人中几处地方下了针,随后从那排黄木柜子其中一个抽屉拿出几颗毛球的棉絮体,打火点燃,这些棉絮体冒出细细的青烟,随后被固定在那些银针上。

    来来回回不到数分钟,下针完成。

    “你们守着,我还得收拾碗筷。”

    江小白对城里夫妻二人说道,然后在对方焦虑又狐疑的目光中出了房间。

    就是这么云淡风轻!

    在一旁一眨不眨看热闹的胖子和林乐才觉得这小老乡似乎有种“世外高人”的逼格,听了对方这句话瞬间也傻眼了。

    “p,我现在咋觉得这小老乡的脾气真让人cao蛋,还有,我特么还没吃完呢。”胖子王大治见江小白真去收拾碗筷去了,小眼睛直翻,内心忍不住狂吐槽。

    大概过了一刻钟,在凝重的等待过后,床上的小男孩突然咳嗽了两声,呼出几口白气,随后慢悠悠地醒转了过来。

    “妈妈。”小男孩五六岁,醒了就叫妈妈,只是嘴唇发白有些虚弱。

    “儿子,你终于醒了,你可吓死妈妈了。”

    夫妻见状喜极而泣。

    小男孩醒了,事情解决,村民们也跟着高兴。

    村医老陈笑呵呵地嘴中直念叨:“我就知道小先生有法子。”

    兴奋的像个老小孩似的。

    而小孩醒来后,江小白也搞完家伙事回了屋,在那对城里夫妻千恩万谢的话语中帮小孩取了针。

    事后,他拿出一张方形黄纸,从黄木柜子的抽屉中抽抽拿拿,抓出十几味中药,折叠成包,递给那对夫妻。

    “这是暖心汤药材,小火慢炖两个小时,给你家孩子喝,祛除他体内残余的寒气。”

    “谢谢神医,谢谢,真的感谢!”

    “小神医,我钱包里只有这么多钱了,别嫌少您收着。”

    带着眼镜的丈夫从钱包里掏出几十张大红钞,感激地要塞给江小白。

    江小白挡了挡手,从其中抽出两张。

    “这是我该得的,多的不收。”

    “应该的应该的,您救了我孩子的命,给几万都应该。”

    “回去吧,天色晚了,下雪山路不好走。”

    江小白轻笑了笑,转身又拿着一件物什出了房。

    “这….”小男孩的父亲一阵欲言又止,不过马上被陈老打断。

    “走吧,小先生就是这样,宁静淡然惯了,就算给再多的钱他也不会要。”

    说着,陈老浑浊的眼睛露出一抹不可察觉的崇敬之色,笑着摇了摇头,就领着这对城里夫妻和村里人走了。

    “看来这小先生是个世外之人呐,佩服!”那孩子父亲临门前,看着江小白拿着抹布擦桌子的背影,由衷感叹了一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