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一二章 龙虎山传法 御鬼镇黄泉(下)——大世流离 下山去也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如若卫道友推断是真,为防万一,此山确实需要有人镇守,假若这条黄泉能通九幽,将来九幽妖魔来犯,我等能早先有个商量。”

    龙虎山一眉老道眼中谨慎道。

    “可谁来镇守是个问题,那地下山洞足有地下数百米深,我等神魂出窍才能进入。江道友和空明大师虽修行道场在这,但也不可能时常去查探那地。这…”

    蜀山卫老头神色踟蹰,脑海中没有好的点子。

    “贫道倒是有个两全之策。”

    没过一会儿,一眉老道眉宇一亮。

    “妖魔已死,樵夫山的鬼魂阴神却还有余孽,我龙虎山对鬼怪之术的法门颇有研究,可传一驭鬼之法,让这些鬼怪看守这片地方。”

    一眉老道说着,将目光看向江小白,眉眼一笑继续道:“至于这法门传给谁,我们这些人中自然是江小友最合适。”

    “同修道家法,修行道场又在这片地方,自然适合,小友别怪老道给你肩上加担子。”

    说完,哈哈一笑。

    “能修习龙虎山法门,江某得了便宜才是!”

    江小白嘴角轻笑,摇了摇头。

    其他人或是笑,或是点头。

    这事也就定了下来。

    …………..

    从清晨东升,到日上三竿,再到晚秋斜阳。

    一顿酒话闲谈,论道议事,不知不觉,太阳已上西山。

    日薄西山,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今日与小友及诸位畅饮大谈,十分痛快,可叹天下没有不散筵席,终将别过,告辞。”

    梧桐山山脚下,西山、落木,龙虎山一眉老道对江小白拱手行礼,面色意犹未尽,平生感叹。

    与江小白告别后,长袖一甩,青袍山道,徐徐下山,与这秋黄山林相衬,颇有一种道士下山的超然。

    “数月前与道友见面,道友已先天成名,卫某后天,那一声长生路远,江湖再见犹在耳旁。如今,道友历劫先天圆满,卫某也入先天,数月光景,变化太快,这世道流离,来不及感叹,只道一声珍重。”

    蜀山卫老头神色微叹,眸子升起一丝苍茫,郑重一声。

    “小白哥,有时间去蜀山玩,那里无聊死了,还有一个缠人精。”

    卫灵儿大眼睛一眨,装模作样地抱拳一笑,随后横了身侧的剑疯子一眼。

    剑疯子还是那副德行,衣衫不整,不过比在望月崖初见时要好上不少。

    之前的锐气在卫灵儿面前没有,眼神一直落在这卫灵儿身上,显然是痴心一片,反而有点呆傻的样子。

    卫老头好像对这事不管,还收了对方做弟子,一对冤家纠葛看的人忍俊不禁。

    “好!”

    江小白笑着望了望两人,淡淡点头。

    “那说定了!”

    卫灵儿大咧一笑,随后和爷爷卫老转身离开,马尾跳动着如她性子般跳脱的弧度。

    剑疯子告别一声,赶紧跟了上去。

    其他人纷纷与江小白行礼告别,转身在黄昏落叶中渐行渐远。

    萧瑟晚秋,黄叶飘飞,有孤鸟在天空徜徉长鸣,映衬着橘红色落霞,孤高脱尘。又侧头远望玉带般的翡翠河,共长天一色。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未见萧索,更添暖色。

    山脚的山道上,枯黄落叶铺满道,江小白与空明老僧望着人影渐远,目送而去。

    “小友,老僧也要离开了。”

    空明老僧双手合掌,侧身轻叹。

    “大师,可留下吃一顿斋饭再走。”

    日薄西山,也差不多到了晚饭的点,江小白出声挽留。

    反正,隔得也不远。

    “老僧此去并不打算回五木山。”

    空明老僧眉眼无悲无喜。

    “大师是要去何处?”

    江小白眉尖一挑,神色意外。

    “西行!”

    老僧望着苍黄落叶铺满的山道,目露悠远。

    “樵夫山九幽妖魔一事,生了预兆,这世道变天,让老僧深有感触,多了几分紧迫感。卫道友临别所言这世道流离,变幻太快,老僧在这山中清修,已然不够,需去游迹寻道。西方,佛门发迹之地,老僧想去寻道,希望再见时,能与小友畅谈把道尽。”

    空明老僧呼了一声佛号,垂首行了一礼,便一脚踏下山道,踩着落叶,一步一脚远去。

    “大师,你于小白有授业之恩,望你此去珍重。”

    山道上,江小白对着空明大师的枯瘦背影郑重弯身,行了一礼,眸子间升起苍茫,忆其往事。

    那嘹亮的声音在落叶山林间回荡。

    犹记得他与老僧初次相遇,灵气刚苏,青山两岸,绿水行舟。

    他初立道心,对方已入先天,他问灵气复苏,修行何处,来了一场道禅机锋,其间还有一段琴箫合奏,飞鸟惊空的插曲。

    后来,他入先天,两人际遇相逢更多,他有许多不解之惑都向老僧请教,老僧每次都给他解惑,让他有拨开云雾见天日之感,老僧于他,有授业之恩,他心中感恩,此礼当敬。

    “阿弥陀佛。”

    一声悠远的佛号在苍茫秋色中回应。

    枯瘦的身影在落叶黄天中留下一道模糊的背影。

    江小白立在原地,驻足良久,目送远望。

    直到身后“汪汪”的叫声,大黄从山上跑下来,围着他裤脚转动。

    “走吧,回去!”

    他眉宇化为温暖,笑了一句,再望了一眼绵延的山道,转身往山道上方走去。

    “汪汪”

    大黄跟着后面在跑,在树林子,落叶间,钻来钻去。

    山上,下山,山道两头,便是各的道。

    江小白的根在这里,他哪也不去。

    无根树,花正幽,贪恋红尘谁肯休。

    浮生事,苦海舟,荡去漂来不自由。

    无边无岸难泊系,常在鱼龙险处游。

    肯回首,是岸头,莫待风波坏了舟。

    无根树,花正红,摘尽红花一树空。

    空即色,色即空,识破真空在色中。

    了了真空色相灭,法相长存不落空。

    号圆通,称大雄,九祖超升上九重。

    西山秋林,落叶金黄,梧桐山山道深处,传来清朗悠然之声。

    ................................

    (第二更送上,今天零打赏,能不能破下。还有刚才我基友进群了,热心观众把他给吓走了,你们怎么这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