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一六章 俯望世人 忧患实多 修行门开 八方云动(求订阅)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当社会上升到一个层次,任何都在发生着潜移默化。

    直到达到某一个点,量变会发生质变。

    灵气复苏一年后,走在大世最前边的一批人集体进阶先天,震动了整个修行圈。

    在世道愈乱的背景下,这些消息如在风云诡谲、暗流涌动的湖面投下一颗颗石子,引发连锁波澜。

    波澜起,各地山门大开,宣告天下,广招门人弟子!

    一道道轰然之音从各大道统山门内传出。

    “今世道将乱,鬼怪兴起,俯望世人,忧患实多,吾武当山今大开山门,广招四方弟子门人,传道天下…..”

    “即日起,青城山…………….”

    “…………“

    在各地有先天得道的消息传出后,过了不久,已有先天神通者坐镇的各大道统一一发布昭告,开山收徒。

    像是打了商量一般。

    先有集体进阶先天,后集体大开山门,传道收徒。

    这是修行界各大道统自天地复苏以来,第一次大动作!

    之前,世道颓然,各大道统泯然于红尘世间,天地复苏后,又在抓紧恢复元气,对世道变幻眼花缭乱,又抽不开身,施不开手,和诸多流离于大世的修行者一样,在尽可能地适应。

    那个时候,尽管这些道统自古以来名气颇大,创派祖师在修行史记中留下诸多浓墨重彩,但正如有散修对当时名门道统的理解,谁也不比谁高贵。

    然,名门道统尽管在历史岁月中泯然,但底蕴非同一般,最先进阶的这一批人几乎都在这些道统里。

    有了先天神通者坐镇,各大道统便有了这番动作大开山门,壮大实力,建造修行势力。

    这是一种水到渠成的修行社会结构走向!

    一时间,各大道统宣布招收门人弟子的消息从修行界扩散而开,引发着某种蝴蝶效应。

    ……………….

    江南,某座水乡小城。

    小桥、流水,人家,白墙黑瓦、鳞次栉比,透着一股江南水乡的小家碧玉。

    小城里正下着小雨,如细细白线,朦胧了天色,也朦胧了这座活色生香的小城。

    雨间的小城,安静闲适,老人们在屋檐下,饮茶下棋,或在窗沿下逗弄着鸟;城间的青石小巷中,有人撑着油纸伞,独自徘徊,或是行色匆匆。

    一个青袍道士,带着雨笠,出现在了雨间的小城。

    道士没有理会小城里他人的一些异样,走在青石板上,时而顿足,时而抬首,似乎在寻找着少年时对小城的记忆,最后他穿过几个巷弄,来到一户人家门前。

    站在门前,斗笠下的道士脸上一阵恍惚。

    这户人家的门虚掩着,他推开门。

    弄堂里,一个七十多岁的古稀老人正手提着一个鸟兽,嘴巴嘬嘬,在逗着笼里的小雀。

    门开的声音老人听见了,抬头望去,看到了雨笠下的道士,那苍老的眼睛陡然睁大,满是皱纹的老脸一阵抖动。

    “大儿。”

    老人的声音激动地发抖,因为心情太剧烈,手上的鸟笼也掉了,他却顾不上捡,眼睛定定地望着道士。

    “大儿,大儿回来了。”

    老人激动地大喊,一双浑浊的眼睛竟灌了泪水。

    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听到动静从屋里出来,也看见了带着笠帽的青袍道士,脸上一惊。

    “哥。”

    过了一会,弄堂里又出来一个女人和一个七八岁的男娃,都好奇地看着门口站着的青袍道士。

    这人就是少年时出家,数十年几乎杳无音信的那位大哥(伯伯)?

    青袍道士摘掉雨笠,是一个面色红润,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的男人。

    其实他快五十岁了。

    少年时世道纷乱,离家讨生活,颠肺流离,一走就是数十年,如今,他已是青城山道士。

    他眼神闪烁,嘴唇微动,最后来到老人面前,径直跪下,三叩九首。

    “父亲,这次回来,我想带小宝去青城山!”

    他起身后,眼睛望着那个躲在女人后面打量着他的小男孩,对老人说道。

    这话一出,一家人集体变色。

    一夜鸡飞狗跳。

    次日,天还未亮,天色还是暗蓝色,这户人家的门打开。

    这位青城山的道士带着他的侄儿小宝,消失在清晨暗色的巷子。

    小男孩并未哭鼻子,因为这位伯伯很厉害,伯伯给他说,他去了青城山以后,将来会比他更厉害。

    小孩子的世界那么简单,于是,小男孩就去了。

    …………..

    燕京,古老的一座四合大院,正开着一次重要的家庭会议。

    这座四合院整个家族的能量,在世俗有着不小权力和影响力。

    作为世俗金字塔顶端的少数一部分人,世道变化的消息他们知道不少。

    他们不是修行界的人,却了解着修行界的一举一动。

    最近,修行界各大道统大开山门,招收门人弟子。

    这个家族的掌权人决定,把家族里的适龄族人全部送到各大修行门派,那些有先天高人坐镇的道统。

    作出这个决定并不难,因为他们从这一年了解到的关于修行界和世道变化局面的消息,令他们惊骇。

    他们知道未来的局面要大变,修行者将是一股令人崇敬生畏的力量。

    已经有人能飞天遁地了。

    世人传闻神仙才能实现做到的事,正在发生着。

    这种传闻中的力量,让这些世俗大家族也是眼馋,向往的很。

    信息渠道,高瞻远瞩,这个京城的大家族于是开了这么一场家庭会议。

    四合院里,整个家族,四代人共有四五十位直系族人,都正襟危坐地坐着或站着,每个人人手一份厚厚的资料,除了那些几岁还不识字的小孩除外。而这些资料都是关于目前各大山门的。

    这些小孩才是这次家庭会议的焦点,他们将被家族送往各个山门去拜师修行。

    至于做决定,主要是他们的大人们去做。

    “说说你们的想法。”

    首位,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尽管皱纹横生,眉宇间却有一股不怒自威的威严。

    他是这个林氏家族的掌权人,在世俗曾任高位,家族的后人都是在这位老人的庇荫下在世俗混的风生水起,都有不俗的能量。

    “爸,这些道家佛门大都需要出家修行,这….”

    有一个中年男人开口,有些欲言又止。

    对于一个家族的生命力来说,子嗣非常重要,如果出家修行不能婚嫁,那就有点为难了。

    “这个我倒觉得没什么大问题,非常时期非常对待,再说也不是没有不用出家的修行门派。而且,以后的事还长着。”

    家族有人说道。

    “娃娃们还小,你们这些年轻父母可以再生。”

    老人一锤定音。

    “你们现在都已经接触到了修行界,应该知道将来的局势,将来修行者必然崛起,我们林家可不能落后,说说,你们这些为人父母的,做的什么决定。”

    老人扫视了在座的子孙后辈,目露精光。

    “爸,我想把小炎送到黔州梧桐山去,从目前了解的信息来看,这位姓江的高人,在如今的修行界声望最高。”

    “我也有这个想法,想把我家小允送到那里去拜师学艺。”

    “虽然说这位姓江的高人,传闻有仙人神通,但人家收不收徒还是另一码事,假若我们去冒然去,会不会….”

    “不去试试怎么知道。”

    “从特事局了解到的消息,这位高人在那里隐居清修,还收了云州大学一个学生做了徒弟,我们可以碰运气去试试,就算不成,还可以去其他的山门。”

    “…………”

    一提到这位隐居在十万大山的江姓高人,满桌子的林家人开始议论起来,都想带着自己的子女去拜师学艺。

    他们虽不是修行中人,却有世俗权力带来的消息渠道来掌握着关于修行界的风吹草动。

    那位姓江的修行高人,在修行界名气有第一人的风势,所以林家人就打着主意,在去那些开山收徒的道统门派之前,想去十万大山碰碰运气。

    一时间,林家的整个家庭会议都围绕着怎么去拜会江姓的山中修行高人而进行着,甚至都慢慢衍变成争论。

    毕竟都要去的话,人家就算收徒,会收这么多?

    ………………….

    而就在燕京林家这户大户人家开着家庭会议商议送适龄族人去拜师修行的时候,其他类似的大家族也在进行着相关商议。

    有意思的是,这些处于世俗金字塔顶端的大家族,在围绕这个话题而商议时,很多都一致地提到了梧桐山的江姓高人。

    不少家族抱着和林家人一样的心思,准备赶往十万大山,去拜会那位高人。

    各地名山道统大开,传道四方,开门收徒,道士下山、僧人赴乡;掌握着修行界消息,处于金字塔顶端的大家族准备出动。

    这些离修行界最近的人,搅起八方云动,在红尘游走,于无形中在世俗与修行界中建造起一座桥梁。

    这座桥梁,将来会随着时间的游走,慢慢影响世俗和修行界。

    也许有一天,世人广闻世间有仙山,仙人居此中,开山收徒时,万人听声来。

    (三千字一更送上,不止有十点了,还短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