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一八章 尊师姓江 居于梧桐山(第三更求订阅)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小鹿,吃饭了,在玩什么呢。”

    梧桐山,江小白端着两碗菜,放在桌上,朝屋里喊了一声。

    “哎呀,哎呀,哥哥,这剑好重啊。”

    屋子里传来小鹿奶萌地呼声,还有金铁在地上摩擦的声音。

    江小白手抹了抹围裙,走到房门外,往里一瞧。

    嘿,好家伙,江小鹿两只手托着一只黑黄色的剑柄,三尺长的剑身曳在地上。

    剑古铜色,剑柄穿着几个浑圆圆环,中有四方,稍微一拖拽,铜环发出脆耳的铃铃声。

    江小白瞧着,微讶,恍然,这是两个月前在樵夫山应劫那一夜,从茅山道士手里得来的茅山法剑。

    这茅山法剑,是件法器,那魔头说是件道器,江小白催发,能增幅三倍多的真气效果,也就是普通真气攻击的三倍多,是件好用的东西。

    不过,这东西想来是茅山派流传下来的宝物,当日对方借予之后,发生了诸多事,事情解决后,他又忙着体悟突破后的境界,这法器的事倒一时忘了。

    想来,茅山派借了这么贵重的东西,见他这么久没还,该不是以为他占为己有了吧!

    江小白想了想,笑了起来。

    应该会着急吧。

    “别玩了,洗手吃饭。”

    “大黄,你也是。”

    他把茅山法剑收回,对两个家伙说道。

    “茅山,正好看那里有没有那种东西,不然撒豆成兵的神通法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炼成。”

    江小白把剑放好,想起了什么,眼睛泛起一丝亮色。

    想着,像是打了什么主意,转身。

    吃完饭,小鹿准备跑。

    “丫头,站着,我问你件事。”

    江小白把她喊住。

    “哥哥,什么呀?”

    小鹿大眼萌萌地微仰着头,因为她比桌子还矮上一些。

    “哥哥有事要外出一趟,你想跟着去,还是留在陈爷爷家里?”

    江小白问的时候嘴角弯起,这个选择题,对于小丫头来说其实毫无选择。

    “我要去,我要去。”

    江小鹿举手,身子直跳,小嘴嚷嚷着。

    “那大黄怎么办?”

    小丫头嚷嚷了几下,停下,低头看着蹲桌子下,伸着舌头的大黄,小脸迟疑道。

    “当然一起去。”

    江小白笑了笑。

    “哦,终于能跟哥哥出去玩咯。”

    小丫头兴奋地手舞足蹈,跑进了院子。

    “汪汪”

    大黄也跟在她屁股后头。

    江小白坐在椅子上,看着院子里与大黄欢笑追逐的小鹿,又望了望远处如笼在雾纱中的远山,满足地眯了眯眼。

    随后,起身,端盘,去后院。

    ……………..

    下午一点,阴天,天空稍许有些阴沉,像水中滴了两滴墨一样,渲染而开。

    院外,江小白背着个竹篓,还背着一团长条形的黄布,合手把院门锁上。

    背篓里,大黄露出个毛茸茸的脑袋,两只爪子趴在篓子边缘,张嘴打了个哈欠。

    “牵着。”

    江小白牵好旁边站着的小鹿,脚下一点,便踏空飞去。

    “飞咯,飞咯”

    “好高啊。”

    “……”

    天空中,清风吹来小鹿越来越远的呼声,人影渐渐化作一个黑点,消失在天际。

    翡翠河,河水碧绿,水上木筏,游船来往,还有机轮轰隆的声音。

    桃花里的河岸边,机轮轰隆,冬至后的村里来了一批批“不速”之客。

    “老乡,请问这山上是不是有一户江姓的人家?”

    “江小哥啊,是,是!”

    “………”

    一批批从京城远道拜会而来的贵人上了山,却发现人去山空,一阵无言。

    而桃花里,村间的传言,慢慢热闹。

    其实,平静的桃花里,这一年里,关于山上江小哥的传闻越来越多。

    只是,少有人往外说而已。

    一望无际的蓝天之上,江小白如仙人渡空,穿梭在白云之上,蓝天之下。

    他发现在这个高度,空气阻力最小,肉身渡空飞的最快。

    俯瞰地下,山川草木被缩小,大好景色尽收眼底。

    白云飞退,飞鸟作伴,江小白第一次渡空远行,竟有一种如孩子般的雀跃欣喜。

    更别提从来没走出过大山深处的小丫头,怪叫个不停。

    “哥哥,快追上那只鸟。”

    “大黄,你别叫了,你恐高就闭上眼睛、”

    “呜呜”

    大黄喉咙里呜呜地叫了一声,两只爪子蒙着眼,时不时拿开一只,又呜呜叫唤上一声。

    ……………

    龙虎山,仙岩极顶,九根大石柱矗立的兜率宫巍峨地挺立其上。

    “哇,好漂亮。”

    有人感叹。

    清风拂来,宫顶琉璃瓦之上有白云掠过,宛若一派仙家福地。

    原本因为爬山而疲惫不堪,直喘粗气的王家等人,在见到山顶的浮云流光美景之后,觉得精神一振,连不忙打量开来。

    在经过半路上黑脸道士施手救了一名落破家长后,现在跟上来的人,几乎都抱着一种敬畏,好奇的心思。

    被黑脸道士震住了。

    二宝他妈也不敢说什么。

    黑脸道士领着他们往兜率宫走去。

    一行人上了一层层绵延悠长的青石阶梯,宽阔的天师殿大门映入眼帘。

    门口站着两个长相好看的道童,眉心中间都点着一颗红痔。

    “玉真师叔,有劳了!”

    两位道童见了黑脸道士,起手,拱礼,弯身,齐齐脆声说道。

    “把小孩带去传经殿,大人带去侧院。”

    黑脸道士点了点头,吩咐道。

    “是!”

    “几位小居士请跟着我来。”

    一位道童跟几个小孩少年说道。

    一些小孩怯怯,一些则大方地站出来。

    而二宝这熊孩子眼睛带着好奇,很心大地没顾自己亲妈欲言又止的眼神,跟了上去。

    “剩下的诸位居士,请随我来。”

    另一个道童彬彬有礼地请身。

    而其间,那黑脸道士要走。

    “道长,留步。”

    初音出了声。

    其他一起的人诧异。

    黑脸道士面无表情地转身,瞅了初音一眼,眼角微扬道:

    “居士,有什么事?”

    “小女子想拜会贵宗一眉前辈。”

    初音知道江湖拜会的言辞礼数,行了一礼。

    “你要见我派师叔祖?”

    黑脸道士脸色一变,眉毛一扬,有种不怒自威之色。

    王家那行人中,有几位世俗大人物面色一变,他们知道消息,这龙虎山的师叔祖可是世人眼中的神仙人物。

    而她大伯王文强一家,则是有点懵,他们并不知道龙虎山天师道师叔祖是什么人物,但既然叫师叔祖,想来身份不一般。

    侄女初音初来乍到,怎么想到要见这个龙虎山的师叔祖?

    却见此时初音面对黑脸道士不怒自威之色,却淡定自若,眼角微弯,笑道:

    “我师父与贵宗一眉老前辈是相识好友,今日小女子初音初来乍到宝地,便想着拜会前辈。”

    “敢问道友尊师名讳?”

    黑脸道士眸子一惊,一变,问道。

    “尊师姓江,于梧桐山清修。”

    初音话一落,黑脸道士面色眉眼一睁。

    “归一,快去禀告掌门,说梧桐山江前辈的弟子前来拜山。”

    他赶紧吩咐旁边的道童,郑然说道。

    道童赶紧跑进大殿!

    而其他人脸色各惊。

    (无耻地说成是第三更,是因为前一章有四千字,哈哈,最近评论区冷清,求下票票打赏,我买的新手机到手了,以后开始记小本本了,以前我都记着投票打赏的诸位,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