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二零章 舒服,不贵,两百块!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你要坐?”

    江小白望了一眼那人挤人的公交车,意外道。

    这都是人,人挨着人,小丫头还觉着热闹,真是奇怪。

    “嗯,小鹿没坐过,想坐。”

    小丫头两只小腿在哥哥江小白的胳膊下晃悠,点了点头,很认真。

    外面城市里的东西,什么都让小丫头觉得新鲜。

    “那就听你的。”

    江小白眉头动了动,随即莞尔一笑。

    说着,微蹲身,侧头喊了一声大黄。

    大黄跳进了竹篓,还是一样的姿势。

    “把头低一点,等会不要出声。”

    江小白腾出一只手,先把大黄的头往里压了压,随后把竹篓子的盖子盖上,轻声叮嘱一句。

    竹篓子里,传来大黄幽怨的呜呜声,篓盖子时不时动两下。

    “哥哥,为什么要把大黄藏起来啊。”

    小丫头睁着扑闪的大眼睛好奇地问。

    不过江小白瞅着车就要开了,快步跟了上去。

    抱着江小鹿上了车门,江小白从兜里掏出一个白布包。

    在周围人有些异样的眼神下,把白布展开,露出里面零零角角的钱票子。

    掏出钱,塞进了收费箱。

    上了车,人比较挤,江小白抱着小丫头,站在人群当中。

    那大竹篓子让别人多看两眼。

    “呜,哥哥,这空气好难闻,小鹿想吐。”

    车里人多,空气难闻,小鹿小手捂着嘴巴。

    闻惯了山里的山清水秀,小丫头自然觉得不适应。

    “那我们下一站就下车。”

    反正就是陪着小丫头见见外面的世界。

    车子在昏暗霓虹,车水马龙的路上颠簸摇晃。

    一个穿着西装革履,提着公文包的男人慢慢移向江小白的位置,像不经意。

    正抱着小丫头望着窗外灯火游走的江小白突眉头一挑。

    在他身侧的男人,正用非常隐蔽的手法在偷他的钱兜子。

    虽衣着光鲜,内里却是个贼。

    男人正在小心翼翼,却老练十足。

    这时,江小白背后的竹篓盖子突然打开,两只毛爪子在昏暗的光亮下探出了篓子。

    男人吓了一跳,身子一抖,手一缩。

    光暗流离的公交车内,篓子盖被一个毛茸茸的脑袋顶开,一双充满“灵性”的眸子,与男人的眼睛对上了。

    男人像见了鬼一样,吓得一惊。

    “汪”

    一声犬吠,整个公交车都骚乱了。

    ………………

    这座南方城市的冬日里,很湿冷。

    只有霓虹灯的颜色稍显一些暖意。

    霓虹流火的街区,清冷的冬夜里还是那么热闹,特别是装潢通明的火锅店,在湿冷的冬天最讨人喜欢。

    火锅的热气蒸腾,还有食客们伸在锅里热闹的筷子,很好吃的样子。

    外面,街上,一个蓝色大棚子,几张桌子,一个火炉子,炉子上架着一口大锅,里面放着用竹签子穿起来的蔬菜、肉食、丸子。

    这都是,俗名叫串串,城里人叫麻辣烫,江小白曾经看手机,总出现这个词语,看来这美食在城里挺有名气。

    棚子里,一个小女娃坐在凳子上,小手拿着一双筷子抵着小巴,看着对面火锅店里热闹的食客,和玻璃里面热气腾腾的火锅,黑亮呆萌的大眼睛透着眼巴巴的神色。

    而在她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白色纸碗,里面热气飘着那么几丝儿。

    “哥哥,小鹿好想吃火锅呀。”

    江小鹿看着眼馋。

    “丫头,都差不多,好好吃,吃了去找住的地方。”

    旁边,江小白一本正经地端坐着,尝试着这种名气美食,侧头望了一眼,再望了望远处的火锅店,无奈笑道。

    大黄进不去,没办法。

    小丫头倒没有纠缠,乖乖地吃了起来。

    过了一会,江小白吃完,小丫头正细嚼慢咽,他就坐在这时不时梭一两口冷风的棚子里,望着外面的街道,静静打量着红尘俗世,喜怒哀乐。

    很宁静。

    尽管大路上车水马龙,鸣笛声聒噪些。

    青天已换,人间还是这般热闹。

    瞅着,瞅着,江小白眸子突然一闪。

    车水马龙间,一个人在飞奔,不对,应该说,像烟雾在飘。

    而后面,有两个身穿古代兵卒服饰的人跟在后面。

    像是在追前面的人。

    完全不惧车水马龙。

    江小白眉头一挑,眸子闪过一抹诧异。

    这三个鬼在干嘛!

    竟在煌煌人世中追逐。

    对,三个不是人,是鬼。

    后面两个穿着古代兵卒的阴魂,又是何打扮?

    正待他几分疑惑时,两个穿着古代兵卒服饰的阴魂把前面那个是个青年的鬼魂给扑住了。

    三个扭到在一起,最后青年鬼魂被两个身强力壮的阴魂给扭住了。

    两个阴魂拿出了一副手铐,对,没错,是手铐,将青年鬼魂两手给箍了起来,随后带他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而人间,霓虹灯依旧耀眼,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江小白看着这一幕,眸子中流露出几分饶有趣味。

    他恍惚了几下,这场面颇有几分,警察抓犯人的架势。

    只是,三个人都是阴魂,还有那“警察”一身古代兵卒的打扮。

    不伦不类。

    当然,江小白最感兴趣的是,这些阴魂是在做什么。

    他眉眼有些意动,不过妹妹江小鹿还在旁边吃饭,最后眸子一垂,罢了。

    五六分钟后,江小白两兄妹从棚子里出来,大黄跟在后面,舔着舌头,似乎有些意犹未尽。

    ……………….

    “哥哥,来玩呀!”

    “很舒服哦,哥哥要不要试试,二百,不贵。”

    一条街边巷子里,两排店子中透着粉色旖旎的灯光。

    “按摩”“足疗”,很耀眼。

    在巷角,晦暗的灯光下,几个穿着暴露的小姐姐,在寒风中花枝招展地对过往的路人娇声招手。

    那丝袜,那…..

    江小白就是过路人。

    他是来找住宿的。

    “漂亮姐姐,玩什么啊,好玩吗?”

    晦暗中,牵着哥哥江小白的小鹿,好奇地问着一个,穿着黑色低胸,上面套着一个小披肩,下面长腿丝袜的女人。

    她很热情。

    光线晦暗,女人没注意到侧边的小妮子,被问傻了几秒,随后仰头娇笑了起来。

    “小丫头真可爱,这地黑,可别乱跑哦。”

    面对一个小姑娘的天真发问,女人并没有说些粗俗的话,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觉得很讨人喜欢。

    “请问,这家旅馆可以投宿么?”

    这时,江小白问了女人,面色平静。

    旁边是一家旅店,不过正厅像是没人。

    “小哥,你们还是去别家店住宿吧,你带着个小丫头,不方便。”

    女人笑了笑,没了之前连花带艳的笑容,反而有几分和善。

    (从昨卡文中,发现后续大纲有个漏洞,因为调整浪费了一些时间,没有两更,才子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