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三八章 她,是你们的师奶奶!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说,鬼谷墓在哪?”

    一道森寒的声音。

    洛城,一家旅馆房间里,空调暖片呼呼的地吹,却让人脊背发凉。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如愿!”

    床上,王玲香眸子绝望而狠戾,望着房间里凭空出现的黑影,单手抬起,欲往胸口一拍。

    该来的,终于来了。

    在经历惶惶数日的惊恐不安后,尽管心中有滔天怨恨,此时,她知道,自己没有报仇的希望了。

    自行了断,是她最后的选择。

    “呵,想死?”

    一股冷风在房间里卷起。

    王玲香顿觉浑身不能动弹。

    黑影如鬼魅一般骤然飘到她近前,嘴中呢喃微动,单手化指往王玲香眉心一点。

    顿时,她惊怒的眼神渐渐化为呆滞,如木偶人。

    “说,鬼谷墓在何方?”

    黑影的眼睛,盯着她,露出诡异的暗绿色。

    几个呼吸后,黑影眸子恢复正常,嘴角弯起一丝冷笑弧度。

    “你对我做了什么?”

    王玲香的眼神恢复神采,只是惊恐。

    “哈哈,想不到你们你们王家还真找到了鬼古墓,也不枉我费了一般功夫。”

    黑影哈哈大笑,嘴角弯起,透出一股轻佻的森寒。

    “皮囊倒是不错,可惜了,死人才不会说话,这个秘密只有我知道就行了,玲香姑娘,上路吧。”

    说话间,抬手欲灭杀王玲香。

    “慢!”

    一道劲风将黑影逼退,一个宛若从天外传来的动听声音飘了进来。

    “玉玲珑。”

    黑影脸色阴沉,盯着房间窗户的地方。

    空气中,一个穿着粉色汉服的绝美女子凭空现出了身影。

    画眉,琼鼻、点绛唇,身材窈窕,宛若古画里走出的仙子,唇角有一颗黑痣,凭生多了妩媚。

    其虚幻若影的身子,显然不是肉身,是先天后的神魂出窍,不过倒更添了几分虚无缥缈的梦幻。

    “林兄,两家合作寻找鬼谷后人,你这样吃独食,是不是过分了点?”

    叫玉玲珑的绝美女子,娇靥一笑,瞬间眉眼绽放出无尽妩媚,原本冰冷的屋子都暖和了起来。

    “呵呵,你要是和我同床,修炼合欢功,我自然把你当自己人。”

    黑影邪气一笑,说话露骨粗俗了起来。

    “林道友已入先天,修行界漂亮女子多的是,还在乎我这残花败柳之身。”

    绝美女子玉玲珑听了对方露骨的粗话,没怒,娇笑道。

    “哼,灵气刚复苏时还好,那时谁也不比谁高贵,现在倒好,修行界的那些王八蛋都开始自诩名门正派,瞧不起我们的出身,乱嚼舌头。****之事天经地义,不然他们从粪坑里蹦出来的?他娘的,就是一群伪君子。”

    黑影冷哼,语气颇为恼怒。

    “林兄,这话可小声些,现在那些道统一批人进阶了先天,实力大增,名声最盛的几人都是道佛中人,我等还是安心发展实力为上策。”

    绝美女子玉玲珑眉眼间的妩媚收起,淡笑道。

    他们两家是以****功法在这世道起家的,姓林的是家传自宋朝时期的一个世家,功法唤作《御女经》,脱胎于《黄帝内经》。

    而女子玉玲珑,功法来自明朝时期的一个名叫“花间派”的门派。

    两人机缘巧合,修炼功法,赶上了灵气复苏的大世,在世俗默默发展势力,与各地名山的道统少有交往。

    究其原因,道不同,不相为谋!

    “那又如何,如今我二人已入了先天,两家联合,就算那些大道统也不足为惧。加上我们修炼功法的特性,只要足够上好的炉鼎,就如你我二人交合练功,修炼速度非常,假以时日,就算超过当今修行界第一人,林某也相信没问题。”

    姓林的很自信,同时心思还不忘花在对面绝美女子玉玲珑的身上。

    同是先天,若是与她交合修炼,修炼速度定会更胜一筹。

    “江前辈进阶先天已一年,上次樵夫山斩魔一事,听闻又进了一步,如今谁也不知道他的神通修为如何。我二人刚进先天,还是安心修炼就好。”

    听对方提到这位“修行界第一人”,玉玲珑黑亮眸子闪过一道异色,淡淡摇了摇头,娇靥脸蛋几分肃然一闪而逝。

    说着,她也不再继续,谈正事。

    “林兄,说说吧,鬼谷墓在哪?”

    …………….

    “想不到还有这事,这个王玉京设计你们鬼谷王家,想借修行界的手把你王家灭门,要是真的,那真是好手段。”

    玉玲珑眉头微皱。

    “你们就算是先天神通者又如何,还不是被他耍的团团转,被耍了还不自知,真是可笑。”

    床上,王玲香盯着二人,神色癫狂地又哭又笑。

    她知必死,对方不会放过自己,对这两位先天神通者也不惧怕了。

    “臭娘们,找死!”

    姓林的面色阴沉,抬掌要杀。

    “慢!”

    玉玲珑阻止,眸子望向王玲香,轻声说道:

    “你可愿意人我花间?”

    王玲香神色一滞!

    ………………….

    晋省,句容,茅山。

    茅山,茅山宗道庭,自古称道教第一福地,第八洞天。

    其中水清、洞奇,山秀,山水繁多,有九峰,二十六洞,十九泉之说,春见山容,夏见山气,秋见山情,冬见山骨。

    此时,冬日凋零,茅山静寂。

    正是夕阳,西山落霞。

    山脚下,江小白带着江小鹿到了此地。

    从西南十万大山到这里,数千里路,江小白用了七天。

    当然,如若渡空赶路,要不了这么久,大部分时间都带着小丫头赏玩人间风景。

    山脚,江小白带着小鹿走山道,并没直接渡空上山。

    来拜访他人道庭,需礼。

    更何况,也不多在乎这一点时间。

    半个小时后,江小白来到了一大片宫观阁楼间。

    黑瓦红梁,屋舍宫观,在山石叠嶂间鳞次栉比,足有几十间,山间有清雾,映衬如世外桃源。

    三宫、五观、七十二茅庵,倒是名不虚传。

    此时,西山落晚,江小白瞧见数十个年纪尚小的少年道士在行着活计,年龄从六七岁,到十三四岁都有。

    有的在青石上闭眼打坐,有的哼哈挥着拳,有的在拿着扫帚清扫着石地…..

    一片生气向荣的景象。

    “你们是谁,这里不准生人进来。”

    一个穿着青色道服,**岁的小道童,拿着比他还高的竹扫帚,小脸不高兴地喝道。

    “小道士,可否通报一下你们的管事。”

    江小白看着小道童的样子,轻笑道。

    “你们是来山上求师的吧,这里可是仙人修炼的地方,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进来的,这小妹妹太小了。”

    小道童学着大人说话的样子,老气横秋地挺胸。扬头,斜睥了被江小白牵着小手的小丫头。

    “小鹿才不稀罕你们破茅山,自作多情。”

    别以为江小鹿是好惹的,而且聪明,看出这小道士的得意了,小眉头皱道。

    “哎,小不点,你说什么,我可学了功夫。”

    小道童气的小脸通红,扬了扬拳头。

    “你打不过我。”

    小丫头说的话气死人。

    “哈哈,小不点真能说大话,羞羞脸。”

    小丫头一拳头就这么伸了出去,把对方打倒了。

    “呜啊,你搞偷袭。”

    小道童被打哭了,翻身起来干仗,也不管不顾,上来左冲拳,右冲拳了。

    几个呼吸后,小道童坐地上,呜啊哭叫。

    “不.打了,不打了,妈妈,妈妈….。”

    其余附近的少年道士们都被吸引了过来。

    几分钟后,又陆续传来一阵哭声。

    小孩子打架,先哭为敬!

    观里的道士被惊动了。

    “你们这些小家伙,不好好修行,干什么?”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道士率先怒喝,大步走了过来,瞧见了江小白,江小鹿,还有几个呜呜哭的小道士,顿时脸上冒黑线。

    “请问两位居士是?”

    他脸上有些不悦,看着江小白,心里怀疑是这年轻人调弄了这些观里新来的小道士。

    不过言语礼仪还算周到。

    “监院师叔,她打了我。”

    “她也打了我。”

    几个哭鼻子的小道童指着江小白边上站着的“罪魁祸首”江小鹿。

    一个五岁左右的小萝莉,眼睛很大,仰着头,萌萌哒。

    这位监院师叔一看,脸皮一抖,脸上的黑线更甚,这些小道士连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都打不过,简直太丢人。

    看来这批开山收徒,收的都素质太差。

    “别吵!”

    他身为监院,冷声喝了一句,脸皮感觉挂不住。

    “道长见谅,我家小妹调皮了些。江某这次来,是想归还贵宗的茅山法剑,劳烦通报下贵宗掌门。”

    江小白抱了抱拳,轻声道。

    “茅山法剑?你…你是江前辈?”

    这位监院道士脸上正黑线呢,这一听,神色一愣,随即眼睛陡然睁大,还结巴了一声。

    宗里很多人知道,茅山宗的茅山法剑自从上次樵夫山一事后,便在那位江前辈手中。

    江小白点了点头。

    “前辈,快请,快请。你,快去掌门那边通报,就说江小白江前辈来我茅山。”

    监院道士脸上狂喜,热情而恭敬,顺便让一位年纪较大的少年道士去通报。

    江小白,可以说是他的修行偶像了,。

    “还有你们这些小家伙,哭什么哭,她是你们师奶奶,以后不准放肆,惹事的今晚全都给我抄《茅山经》抄一遍。”

    说着,他又对这些小道士们唬脸说道。

    指着五岁大的江小鹿,说是你们师奶奶。

    小道士们都听得一脸懵逼,嘴巴张大。

    监院师叔,你莫非欺我少年穷?

    (感谢今天“古城无道”“一天大菜狗”“书友id尾号5326”三位书友的打赏,以及各位投票道友的支持,才子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