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五九章 兄弟,你的护道者要挂了!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刀气奔袭,眨眼而至,天道教这位朴(piao)一人,下意识的反应,是调动护体真气防御。

    短短两丈开外的距离,还不足以他做出更多的东西。

    “砰”

    下一秒,淡赤色刀气赫然斩在他浮于身体表面微毫间的护体罡气,发出一声并不沉闷也不尖锐的响声。

    眨眼功夫,看似来势汹汹的刀气连对方的护体罡气都没破,便消散于无形了。

    “虚招”

    朴一人脑子转的极快,马上下出了判断。

    一种不妙感在心里泛滥开来。

    接下来的功夫,事情的发展马上验证了他的不妙。

    只见,紧随刀气而至的人影,却未管他,而是一手朝台上的玉瓶拂袖一招。

    然后这人猛然一踏脚下,一股气浪从脚下瞬间爆发而出。

    一声闷响,脚下青石碎裂成细纹,卷起风尘。

    而人影窜然升空,提刀一斩,斩出一道刀气,朝着台上崩去。

    与此同时,大殿穹顶被魁梧人影如人形炮弹轰开一个窟窿,蛮横窜了出去。

    台上,刀气炸裂,将本欲第一反应过来,准备拦截的六人拦住了片刻。

    尘土飞飞,一场盛会眨眼间成了闹场,鸡飞狗跳。

    “孙狂!”

    “原来是你!”

    熟悉的淡赤色刀气,六大势力的六位先天神通者马上反应过来,仰头惊怒。

    “爷爷在此!”

    三丈高的穹顶之上,孙狂站在磨盘大的窟窿边,俯视着下面,一声狂笑,分外潇洒。

    他一手提着杀猪刀,一手拿着装有妖兽精魄的玉瓶。

    虎口夺食,这就是他狂的作风。

    “好胆,尔敢在此撒野,找死,把精魄还来!”

    八道六人中一人厉声喝道,怒发冲冠。

    在他们的地盘,被人夺走精魄,颜面何存。

    “放你奶奶的屁,你们几个老瓜皮不讲道义陷害于我,这东西本来就是你爷我的。”

    孙狂不屑啐了一口,然后咧牙一笑:

    “你们想要,便凭本事来拿,爷爷我先告辞!”

    其中的挑衅与戏谑,莫不像,你来追我啊,你追到了我,我就让你嘿嘿嘿。

    说完,一声大笑,卷起猎猎风声,他人便在房檐之上纵身一跃,消失在黑暗中。

    “追!”

    朝鲜六人脸色铁青,一声厉喝,陆续猛然一跃,纷纷破屋追去。

    唯剩天道教的朴一人,脸色青红变幻,停留在原地。

    这次在天道教山门举行拍卖会,是他一手谋划,目的自然是为了宗门发展。

    此人城府颇深,看的颇为远,他想借这次机会,能在各国修行者面前露个脸,结交一番,让天道教有所名气,为日后的发展奠定一定基础。

    人算不如天算,想不到那位九州刀客竟然敢在他的地盘,跑出来砸了场子,还把精魄抢走了。

    这样一来,不仅丢了东西,整个天道教的尊严荡然无存。

    尽管城府深,此时的朴一人,脸色充满杀气。

    “剑来!”

    他隐隐担忧某件东西,但此时愤怒难抑,单手朝着大殿一根柱子一招。

    上面挂着的一把三尺青锋听声出鞘,亮起一声白光剑鸣。

    飞身,持剑,破屋。

    留一众惊然异色的各国修行者。

    谁也没想到,有人竟然敢在这种场合突然发难,虎口夺食。

    那个人,还就是之前把东瀛二人横走的魁梧大汉。

    真是狂啊!

    “咻“”咻“咻”

    大殿里骚动,不知何为,但已有人紧随着朝鲜六人跟着破屋而去。

    有人动了心思。

    一人动了心思,其他人也似马上领悟,跟着追去。

    片刻功夫,大殿里人去殿空,一片狼藉,光大殿穹顶都不知道有几个窟窿眼。

    ………….

    参山,夜色苍茫,天上繁星点缀,星罗棋布。

    夜色下,一道黑影时而在地上点跃,飞身数丈,时而踏梢前行,在夜幕下,闪烁飞影。

    “娘的,怎么跑出来这么多人。”

    孙狂一边飞奔跳跃,一边郁闷吐槽。

    他本来的计划,是想把那六个朝鲜老瓜皮激出来,然后找机会,一个一个一雪前耻。

    孙狂不是傻狂,是他的刀狂。

    结果,在他身后,追出来远远不止六个。

    事情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现在,赶紧跑路是上策。

    事情确实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其他追出来的人,当然不会多管他与朝鲜六人之间有何恩怨,而是冲着被孙狂夺走的妖兽精魄。

    他们来,主要就是冲着它来的,如今生了这般意料之外的变化。

    这种情况下,许多人心里活泛开了心思,跟着追去。

    于是一众以朝鲜六人为首的先天修行者,开始了对孙狂展开一段轰轰烈烈的千里大逃杀之旅。

    ……………..

    参山以南,三十里,一片农郊春田。

    田里刚播了秧种,露出小叶尖尖,水面上反射出冷月的光。

    一道田艮上,一个穿着和服的东瀛老者拦在了孙狂面前。

    就是之前被孙狂用刀架脖子上的那位。

    “这么多人追我,你是怎么最先找到我的。”

    孙狂被东瀛老者在前道拦住,并不急迫,反而虎眼好奇。

    其他人还在后面追,这东瀛老头子却好像知道他要来往这里逃,提前堵住了。

    “我大东瀛式神一道的至高法门,俗子岂能领会。”

    东瀛老者眼神不善地看着孙狂,一声冷笑,一手拿着在月光下森白晃晃的东洋刀,另一只手摊开手掌,一股黑气从掌心冒起,顷刻间变幻成一片手掌大小的红眼蝙蝠。

    东瀛老者就是依靠这些被炼制的鬼蝙蝠,在心眼有限的距离下,提前锁定了孙狂的行踪。

    “呵,老头,这些东西,我们可是你们的祖宗!”

    孙狂见了了然,咧嘴一笑,满是戏谑。

    东瀛的式神一道,其实就是传承于九州的阴阳道术,玩鬼,骗鬼的。

    “八嘎。”东瀛老者面色大怒,恨声叫道:“快把妖兽精魄交出来,我放你一条生路,否则我会让附近其他人知道你在这儿,你的下场死啦死啦滴。”

    东瀛老者追来,自然是贪图妖兽精魄,他式神一道,专跟魂魄打交道,若是得了妖兽精魄,将有大用。

    他此时对孙狂,龇牙咧嘴,威胁道。

    不过手上的刀捏的很紧,浑身也紧绷。

    其实这东瀛人是色厉内荏,经过大殿一次羞辱,他有点虚孙狂。

    “不好意思,爷爷字典里就从来没一个怂字。”孙狂轻笑,往腰间一摸,拔刀,随后猛然大声道:

    “而且就凭你!”

    很气势。

    说完,扬刀,身子猛然一窜,朝着面色大变的东瀛老者战去。

    东瀛老者想不到对方这么硬气,举刀相迎。

    一时,刺耳的金铁交击声,和气爆声在空旷的田野里晃荡。

    数十秒后。

    幽冷月光下,两道黑影,前后交身,一个举长刀要砍,一个横刀划过。

    举着长刀的黑影在另一人交身而过的瞬间,动作猛然一停,随后脖子与身体分离,两段。

    月光下,孙狂背对着东瀛老者,收刀。

    东瀛老者没了头的尸首倒下。

    “你运气好,我以前可不是这么杀猪的。”

    孙狂若无其事地离开。

    而身后数百米外,传来了不少动静。

    “追!”

    他们望着孙狂消失在黑暗里的身影,赶紧追了上去。

    至于死去的东瀛老者,没人管,除了让那些别有用心之人心里泛起一丝寒意之外。

    ……………

    亥时,朝鲜八道,金罗道。

    一处低矮荒山。

    朝鲜六人通过神魂出窍,找到了奔逃的孙狂。

    六人围攻孙狂,发生了一场恶战,飞沙走石,树木崩塌。

    而四周黑暗中,其他先天高手,隐藏在四处,静看鹬蚌相争。

    不过,让他们有些吃惊的是,面对六位先天神通者的围攻,那手握杀猪刀的那位刀客,却丝毫不虚,反而愈战愈勇。

    但是,尽管孙狂一手狂刀能靠着战斗激发刀法之威,然而一人敌六人,终究渐渐落了下风。

    身上伤口渐渐增多,随着时间愈久,眼看就会被击杀。

    而就在某个时候,隐藏在黑暗中有人出了手,打乱了战局。

    困住了朝鲜六人片刻,而孙狂借此逃跑,再一次遁走。

    “是谁!”

    “出来。”

    朝鲜六人气的哇哇大叫,冲着荒山野林喊。

    不过他们也顾不上揪出可恶的“帮凶”,因为孙狂逃了,他们必须要追。

    现在的情形复杂了,有人不想看孙狂落在他们手里,就出手了。

    显然对妖兽精魄各自起了心思,想占有。

    于是新一轮的大逃杀又开始了!

    而暗处中的人又开始伺机而动。

    ………………

    江原道,某处海边沙滩。

    浑身是血,衣衫破烂的孙狂站在那里,有些犹豫。

    他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回海月岛。

    带着一大批追杀他的人而去。

    不过他想的不是这样会不会给江小白造成麻烦,毕竟当初江小白的一掌之威,可是在他脑子里印象很深。

    孙狂是在想,自己被一堆人追杀的如丧家之犬,江前辈会不会说他菜?

    毕竟,自己当初可是激情昂扬地说做他的护道者啊!

    护道者没当成,转眼就要抱抱,这样怎么成?

    很打脸,好不。

    孙狂的性子,有点小纠结!

    就在他纠结时,一声“道友”传来。

    一高一瘦,一中一老,两个身穿长马褂的修行者追来。

    是九州修行者。

    “孙道友势单力薄,可以与我师徒二人离开,就算朝鲜那六个人,吾等也不怕。”

    那个额头凸起,眼睛小,耳朵尖的马褂老者快步追了过来,说道。

    小眼睛里有精光流露。

    “你们是谁?为何要帮孙某?”

    孙狂虎眼微,闷声闷气。

    “孙道友哪里话,我师徒二人师从九州崂山一支,你我同是九州同道,自然不容外人欺辱,之前荒山一战,就是老夫助你逃脱。”

    马褂老头说的正义凛然。

    “原来如此,那孙某谢过道友的大恩,待来日必将报答。”

    孙狂认真行了一个抱拳礼,随后说道:“他们马上就要追来了,孙某先告辞!”

    说着,他就要踏波走了。

    说自己师从崂山一支的马褂老者见孙狂不按套路出牌,神色一愣,眼神微微一沉。

    “道友且慢,你这样暴露在海面,很危险,那些人很快就会找到你,还是跟我师徒二人走吧。”

    “多谢好意,不劳烦了!”

    孙狂不管不顾,飞奔踏浪,激水而去。

    “师父,这人就是个愣头子,而且现在受了伤,干嘛大费周章,杀了便是,然后拿走妖兽精魄。”

    身为徒弟的中年人,脸色骤阴,眼神中露出杀机。

    “上,赶紧解决!”

    马褂老者最终点了点头,因为他顾虑孙狂表现出的战力,所以并没有直接就动手,准备玩阴的。

    结果对方不上套。

    眼看时机就要过去,只能动手了。

    说着,师徒二人飞身踏浪,朝着孙狂冲去。

    “奶奶的,我就知道你俩没打好主意,老子十八岁开始杀猪,杀了二十多年,对杀气尤为敏感,你们两个口上仁义道德,心里却想杀我,带着杀气,可是瞒不了我。”

    海上,孙狂对这两师徒破口大骂。

    一时间,星空浩瀚的海面下,起了波涛,生了惊雷。

    而不远处,一大批人赶到。

    追杀数百里,数十位先天高手在大海里打了照面,谁也藏不住。

    有点尴尬了!

    ……………….

    数十里外,有一座四面围水的孤岛,名海月。

    海月岛有一座鸟山。

    鸟山半山腰处,有一水潭,潭边有一座粗糙的木屋。

    木屋还散发着新鲜的气息,显然是刚建造不久的。

    这时是子时半夜。

    木屋凸进潭水的栈道上,江小白躺在上面,透过些许树枝掩映,看着许久不见的浩瀚星空。

    他身子旁边放着一个吊嘴酒壶,时不时,饮上一口。

    不知想着什么。

    孙狂两天未见了,身边清净了许多。

    不过满山的唠叨不在,江小白觉得还有些寂寞。

    “江兄弟,你的护道着要挂了!”

    就在这深更半夜,万籁俱寂,只有海浪声时,突然,远方传来一声大吼。

    随着风声,飘啊,飘啊,传到了江小白的耳朵里。

    (四千字大章,两章合一章,求下月票之类的,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