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六七章 吾主阿茶有请!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月夜,星出,晚风渐凉。

    繁星点缀,夜空如点了万家灯火,化作一片星河。

    璀璨星河下,深邃的汪洋是一片看不到头的幽静。

    而在这片无边幽静之上,一片海面,响起激水声。

    一艘岁月斑驳的古船,在星光夜色的苍茫掩映下,在海面上疾行。

    船上无人,安静的诡异,海风穿过斑驳,有低沉的呜呜声作响。

    斑驳船身上的湿漉水印,反射出森冷的光。

    海上一盏模糊影,夜下一只幽灵船!

    ………….

    月上西山,海月岛,鸟山之上,清亮月色透过浓密的枝丫,洒下清冷斑驳。

    是夜了,鸟不鸣,虫不语,只有几声不一的吱呀叫唤。

    林中小屋,月下的斑驳中,传出清晰而响亮的呼噜声。

    屋里,孙狂就睡在一张粗糙木板上,没有铺盖,四仰八叉地躺着。

    嘴巴大张,鼻子一吸发出呼呼声,一松就是鼾声,一吸一松间,便是震天的呼噜,时不时嘴巴还动一动,吧唧两声。

    这厮睡觉就像是一场合奏。

    就在这时,小屋外幽静的山林,倏忽间隐约响起阵阵马蹄的踏声。

    这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还有马嘶长鸣声!

    屋里,孙狂正睡觉着,不过对动静警觉的很,一下子惊醒,大眼一睁。

    随后其一个飞窜,窜出门外,脚上一踏,飞身踏枝,几个腾挪闪烁,踩上一个十几米高的树梢。

    一双虎眼在黑暗中闪烁着熠熠亮光,寻声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扫去,有些惊疑奇怪。

    这孤岛荒山密林里,怎么会有马嘶声?

    而不知何时,一道淡金色人影踏空,无声无息地就出现在了他旁边。

    是江小白!

    “每次您老人家出现都是无声无息,能不能先打个招呼。”

    孙狂翻了翻眼,对江小白的来无影去无踪还是有点怨气的。

    “这荒岛怎么会有阴兵出现!”

    江小白淡金色的眸子望向幽暗山林某个方向,声音平淡。

    “阴兵?我咋看不见,只看到了一团雾。”

    孙狂眼皮子微微一跳,眸子里升起了惊奇,左看右看,在夜色中看不出什么。

    只有一团朦胧的雾气。

    马蹄声渐大,不止一匹。

    那团暗白色的雾气迅速蔓延至山上,如一团浮动的云,很快。

    渐渐近了,到了山腰。

    马嘶声渐沸,有轰隆的马蹄声,紧随着一股森冷的空气袭来。

    而暗白色雾气席卷而过的树林,那些仲春里舒展开的新嫩枝叶,都染上了一层冰霜。

    终于,孙狂也瞧见了这团雾气的真面目!

    斑驳星光下,白雾透着森冷的暗光,而其中闪烁着一堆人马的影子。

    两列高头大马,上面坐着一个个穿着厚重盔甲的人影。

    盔甲漆黑,在暗沉中夜色中闪烁着森冷光泽,上有黑气缭绕,上面的人影被盔甲包裹的只剩下一双眼睛,如野兽般,闪烁着青幽幽的绿光。

    不,应该说是,青幽幽的鬼火。

    来者,并不是人,高头大马上的一个个人影,浑身散发着刺骨的阴气,气场强盛,聚集在一起,连空气都变得刺骨寒冷,才形成一团雾气。

    林中小屋近处,人止马嘶。

    “来者何人?”

    一声大喝,孙狂跃下树梢,立在兵马前方,一双大眼罕见地眯了起来。

    一向张狂的他,此时罕有露出了警惕神色。

    这些人马阵势,打扮都太过诡异,孙狂平生也是第一次见。

    而且,他发现这批人马气息都强的过分,竟然个个都是先天级的。

    足有十五位!

    实在有点恐怖了!

    以他对当今修行界的了解,已知修行道统中,没有任何一个道统有如此多的先天级修士。

    而且,江前辈说这些人是阴兵,自然是鬼物,其中耐人寻味的太多了。

    如此多来历不明的先天级鬼物突兀而至,自然让人眼跳心紧。

    孙狂拔刀,一把杀猪刀,寒光射射。

    那些鬼物,青幽鬼火跳跃,“ceng““ceng”声大响,扬起一把把开山大刀,举刀扬马。

    气场强大,如一尊尊地狱来的鬼神。

    “别紧张,收起刀!”

    一道轻声落,金光随声来。

    江小白落在中央,淡淡打量这群宛若地狱来的“不速之客”。

    “人间鬼物什么时候如此大声势了?”

    他问,轻声,毫无波动,淡淡望着。

    只是其中异样不形于色罢了。

    这些鬼物不一般,先天级的鬼物,一载余前,闻所未闻。

    更何况,如此多。

    有蹊跷!

    “本将奉命前来,吾主阿茶有请!”

    冷雾鬼影中,最前方的高头大马上,一个比常人魁梧两倍的鬼物,举起一把青幽长枪,直指江小白。

    低沉如金铁摩擦的冷声从鬼物身上发出,寒幽幽的枪峰,离江小白头颅不过尺许。

    居高临下,透着森然。

    “滚你奶奶个蛋,你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指谁呢!”

    嗨,瞧见一个鬼物竟对江小白举枪指头,孙狂脾气立马就爆了,瞪眼大喝。

    见此,抽刀,马嘶,十数位鬼物扬刀直指前方,滚滚阴气爆发而出,扬起一阵阵刺骨狂风。

    卷的周边飞枝散叶,树枝扑簌,同时一层层密密的白色冰霜迅疾蔓延数十米开外,寒气逼人。

    气氛紧张,一触即发。

    “倒是看得起我江某!”

    却见,江小白一声轻笑,一点枪锋,背卷拂袖。

    人不动,骤风起,领头先天鬼物手上的长枪寸寸碎裂,狂风吹的一群先天阴兵人仰马翻。

    没有什么摧枯拉朽的招式,却让一群先天阴兵阴气溃散,无招架之力。

    “得,中看不中用的一群鬼玩意,还敢到我们头上拉屎。”

    孙狂自然知道江小白深不可测的修为,起初还警惕,见这群出场拉风,气势嚣张的鬼物们一个招呼的功夫就人仰马翻,顿觉得索然无趣,瞪眼怒骂起来。

    “也看大爷的厉害!”

    说着,扬刀,跃起,聚起刀锋,化作残影,就要拿这群鬼物开刀。

    反正有江小白在,他孙狂有狂的本钱,这群鬼物来者不善,灭了便是。

    (今天周末,祝各位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