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敬那大争之世 敬这小酌之时(第二更)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飞龙峰顶,山下,青山涂白,苍茫大气;

    山上,梅林腊雪,宛如仙境。

    只有一庐、一亭藏在梅林之中,虽是结庐在人境,却胜似仙人居。

    草庐外,一老道走出门,手中举着酒葫芦,往嘴里“咕噜”灌了几口。

    许是酒醉人心,老道撸起袖子擦了擦嘴,随后仰天长笑了两声。

    粗狂的笑声在空旷的山雪梅林间荡漾出阵阵回音。

    后面,江小白跟着出来,只是长眉微拧,神色在思索着什么。

    老道来到四方亭,一屁股便坐在了石凳上,也不管还在眉头紧锁的江小白,自顾喝起了酒,随后望了望亭外的空山梅林,嘀咕一声。

    “怎么还没回来,老道都饿了。”

    话音刚落,一声清脆嘹亮的鹤鸣从远山传来,惊空飞雪。

    不一会,两个黑点出现在梅林,盘旋而下,立在亭外。

    老黑夫妇出去觅食回来了!

    扑棱了两下,扇的地上白雪薄了一层,收好翅膀,两双大长腿直立立地落在雪地上,老黑夫妇嘴里各叼着一条一尺来长的白鲢。

    两只黑颈鹤张嘴,吐出两条白鲢,砰的重重落在地上。

    鱼还是活蹦乱跳的,在雪地上跳来跳去,腮壳一张一合,贪婪地呼吸空气。

    “li..li”

    老黑夫妇把鱼放下后,对着老道叫了两声,随后其中一只,跨着大步,用嘴轻轻啄了啄江小白的衣裳,模样很亲昵。

    “这小子烦着呢,你俩玩去吧!”

    老道见了江小白的样子,笑了笑,对大鹤挥了挥手。

    大鹤叫了叫,然后离开,和另一只黑颈鹤耳鬓厮磨了几下,又扑棱起翅膀,盘旋升空,比翼双飞,找地儿快活去了。

    这时,老道敲了敲石桌,打断了正忙着苦恼的江小白。

    “臭小子,有什么可烦恼的,给老道捡些柴火,老道肚子饿了,要吃烤鱼。”

    老道一脸无所谓地笑道,眼睛都快眯没了。。

    “老爷子,我越想越觉得不妥,我自己独居惯了,收什么徒弟,都没想过,而且..”

    “而且什么?”老道老神悠悠地笑道。

    “而..而且,还是个姑娘!”

    江小白语气顿了一下,有些犹豫。

    “哈哈,你小子!”

    老道听言,畅快大笑了声,随后一脸揶揄地看着脸色有些不自然的江小白,道:

    “别说,老道我刚才看那女娃,虽然病恹恹的,却长的挺标致,要不,你小子就把人家当媳妇娶了,成就一对神仙眷侣,还当什么徒弟。”

    说完,老道的胡子都要笑歪了。

    江小白被老道一顿老不休,说的有点窘,立马抬手打断,无语地看者老爷子,道:

    “得,您越说越不像话了,收收收!不然也别无他法,功法又不能轻易传与外人。”

    说完,干叹了口气。

    “这不就得了,这是你的因缘,难道还能逃的过?”

    老爷子一手摸着胡子,正了正色,随后挥了挥手。

    “快去帮我捡一些柴火,把那鱼帮我也剔干净,别像个小姑娘一样磨磨蹭蹭。”

    江小白只能不想其他,起了身,出了亭子,捡起雪地上两条活蹦乱跳的白鲢,去了草庐。

    他对老道的懒散已经司空见惯,连吃食都要老黑夫妇找就可见一般。

    ..........

    一刻钟后,亭子里升起了火,青烟袅袅。

    江小白拿着两根竹枝子,上面各插着清洗干净的大鱼,在炉子升腾的柴火上烤。

    老道则悠然自在地在一边喝着酒。

    “老爷子,跟你说个有趣的事。”

    江小白突然想起了什么,对老道说道。

    “什么事还让你觉得有趣?”

    老道也不转头,一边喝酒,一边摸着石桌上许久未动的古琴。

    江小白把昨日关于老龟与青衣老僧,还有《妙林烟雨》琴箫合奏一事都原原本本地说了给他听。

    “哦?”

    老道侧过头来,眉间有丝惊诧之色。

    “那老僧人修成了天眼?”

    显然,老道对老和尚最感兴趣。

    “那位大师自己亲口说的。”

    “他在什么地方下的船?”

    “五木山下游,估计老师父在那苦修。”

    “看来那老和尚也是最近破了先天境,想不到啊,想不到啊。”老道自顾呵呵笑了起来,又喝了一口酒,啧了啧嘴。

    “老爷子这话何解?”江小白把手上的烤鱼翻转了一遍。

    “你先遇灵龟,再见得道和尚,又闻道家仙乐,难道还看不出什么?”

    老道眼睛神光湛湛,若有深意地看着江小白。

    江小白手上的活停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淡淡说道:

    “不关我事!”

    他明白了老道话中的深意,大世初显,各大名山灵脉初现,已有不少隐士高人心有所感,来到了十万大山隐修,争夺天地造化。

    但他道心已立,蛇有蛇道,鼠有鼠道,他修他的自在,任他东南西北风。

    “好小子,看来你道心已立,我倒不担心你了。”

    老道听了他的回答,会心一笑,随后看着远山风雪,举着酒葫芦,轻声哼唱起来。

    “敬那大争之世,敬这小酌之时,寒梅伴酒,付之一笑,也是大道!”

    唱完,老道饮酒,睁眼,大笑一声。

    老夫聊发少年狂,说不出的姿狂潇洒!

    而一边,江小白默默地烤着鱼,眸子里流露着淡淡的哀伤之色。

    他真舍不得这样子的老道!

    几分钟后,鱼烤熟了。

    老道刚才的肆意潇洒,在烤鱼面前消失了个没影,张口就吃。

    嘴边粘着黑乎乎的残渣,他也不管,大不了把袖子一撸,往嘴边一擦,就了事。

    江小白在旁边看着他吃,嘴角流着淡淡的笑意,这时候的老道像个老顽童一样,怎么说呢,有点“可爱”!

    老道吃着吃着,忽然想起了什么,油腻的手往怀里一掏,掏出一本青封白纸的经书丢给了江小白。

    江小白接过书,诧异地看了看老道,又扫了扫封面上的繁体黑字。

    “梦道长生”

    封面上,赫然写着这四个字。

    “老爷子,这是什么?”

    江小白不解,不明白这本道经是何来历。

    “你回去练了就知道。”

    老道囫囵吞枣地就给了这么一句话。

    江小白顿了顿,没继续问了,老道既然给他这本道经,应该自有他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