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七五章 白衣背身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天光微醺,日月同行。

    东方一轮头角红日,西方一片星月悬天,日月争辉。

    苍茫东海,斗阵二门六位先天,各施神通,分天、水二路,与两头小山巨大的海妖激斗。

    风浪激荡,妖影作乱,流光乱飞,轰鸣声不断。

    三人落水不沉,三人飞天流光,两头狰狞巨兽仿若从史前岁月中逆流而来,有一缕不真实的虚幻。

    宛若神话画卷从悠远的传说中显化世间。

    巡洋舰上的士兵军官,在急促的警笛声鸣中,望着不远发生的沧海一幕。

    从开始的震惊转为茫然,再从茫然转为某种带着疯狂的火热和惊颤。

    有些不知如何是处了。

    反观八门年轻一辈弟子,站位在全舰各处,看守符阵,瞧见八门前辈与两头海妖争斗,对海妖巨大躯体的凶威,以及满是惊险的争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画面看着惊心动魄,计划前的热血是没有了,就怕流血啊!

    他们都急,心里惴惴,紧紧盯着几位前辈与海妖的战斗。

    警笛声刺耳无比,搅的人有些心烦意乱!

    就在这时,战场传来一声大喝,如雷音炸耳。

    “不好!”

    顿了一下,便见空中出神的三道流光迅速朝着舰艇闪烁而来。

    可是反应已经来不及了。

    一两个呼吸的功夫,便见一个小屋般大的狰狞蛇头从舰艇近处海面中突然冲出,张开腥口,一股蓝色水柱冲着船身汹涌而去。

    那如灯笼般大青绿色蛇瞳里,泛着森冷而戏谑的神色。

    “啊!”

    蔡师姐就站在被水柱冲击的地方,面对快丈许粗的滔天水柱,吓得惊叫一声,瞳孔放大,而又躲无可躲。

    一介后天,又不能激发符阵,面对突然之击,惊吓了住。

    “师姐。”

    林青诗看阵站位离蔡师姐有两丈远,也被蛇妖突然冒出吓到了,小脸刷白。

    “小道友。”

    空中传来一声雷霆急喝,如九天落雷。

    喝落,船尾甲板,一直默然打坐,风乱不惊的少年和尚睁开了眼,无惊无喜。

    风浪鼓吹,吹的僧衣猎猎。

    少年和尚合掌,其脖子间挂的佛珠陡然飞起,随后断裂散开,化作一道道金光覆盖全舰,金光泛泛。

    一个个金色虚影从其中映射而出。

    “嗡、嘛、呢、叭、昧、哞”

    呼吸间,六字真言,梵音佛唱,回荡这片水天之间。

    少年和尚嘴微动,梵音如佛涓涓流。

    刹那间,一颗颗佛珠金光大泛,三千陀佛现!

    有怒目金刚,有慈悲菩萨,有高功佛陀…..

    就是眨眼的功夫,一阵金光陡然炫目,再加上一阵轰鸣。

    等船上众人醒转过来,水柱已散成水花溅溅,符阵已激活,构成天穹盖的流光罩子,而其上,一尊尊三尺高的佛陀虚影悬于空中。

    虚影三尺,数三十三,示三千佛陀三千界。

    梵音落耳,众人惊转头望。

    那个沉默不言,容易被人忽视的”小前辈”正身泛金光,嘴吐梵音。

    如一副高僧模样,神圣不可犯。

    头顶上,那一尊尊佛陀虚影更泛着一股令人祥和的伟力。

    众人还来不及惊讶不起眼少年和尚的出手,便见那狰狞青蛇,便见其蛇尾一甩,拍起巨浪,如箭般飞空,跳上了百米长的舰上,二十多米长,水桶粗的蛇身就这么盘旋在流光罩子上,压的舰艇一阵摇晃,神色惊变。

    青蛇的腹部明显凸起,想来之前它突袭雷真子成功,将猪妖尸身被给一口吞了下去。

    此时,它盘旋在流光罩子上,蛇身如一尊大物,青幽幽的鳞片泛滥着优美而森冷的颜色,狰狞的蛇头高昂着,那双青绿色的三角蛇瞳盯着盘膝坐着的少年和尚,流露着贪婪之色。

    它头猛然一撞流光罩子,舰船一阵摇晃,符阵顿时有几处符篆化作灰飞。

    看阵的年轻一辈弟子脸色大变,慌忙掏出备用符篆补上。

    船上此时一阵惊叫,头上盘踞的森然蛇影让人一阵骨子里的寒意。

    “叭!”

    少年和尚口吐一个音节,只见三十三只佛陀虚影携着佛珠冲击而去,落在青蛇躯体。

    金光泛滥,伴随着一阵阵轰鸣声,一片片血鳞翻飞,腥气乱滚。

    这佛珠有大威力,竟比雷震子的雷法还厉害上一分。

    青蛇从腹腔发出极细的声音。

    妖蛇被疼痛触怒,蛇躯乱滚,口张,甩尾,不过与此同时,一个个佛陀虚影被打散,佛珠被甩开。

    而在这个过程中,几十张符篆支起的符阵在乱战中渐渐支撑不住,一片骚乱。

    “快拦住这孽畜,小道友一个人保不住。”

    赶来的三位先天,瞧见少年和尚竟有如此威力神通,呼吸间的回合打的妖蛇坚硬的鳞片乱飞,心中是惊的,不过这时候管不了这么多,妖蛇威胁到舰船,他们的肉身还在船上,什么也不说,一道道神通倾泄而下。

    妖蛇翻滚的更厉害了,落下了舰船,沉入了水面。

    不待众人松一口气,舰船底部陡然一震,百米长的钢铁大船一阵剧烈摇晃,惹起嘈杂惊叫,有人差点甩出去。

    符阵破了,如光幻灭。

    “空慧道友,小心!”

    雷真子一声大喝。

    在甲板船尾,一颗小屋大的狰狞蛇头猛然破水窜了出来,落起水花,离少年和尚只有一丈距离。

    电光火石间,少年和尚身子已挪移几步,青蛇落下的血口与甲板发生了一次亲密接触。

    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少年和尚起身一跃向海面,往远处退走。

    顿时妖蛇返身落下狰狞的蛇躯,蜿蜒卷起一层风浪,也不管舰艇上的人,追杀了过去。

    紧接着不远处便见那边有妖蛇乱海,少年和尚带着三十三颗金光佛珠,在风浪中与青蛇战在了一起,爆炸声连连。

    雷真子三人刚想上前助阵,远方忽传来一声惨叫。

    所有人脸色剧变望去,便见之前那位力拔山兮气盖世的矮个子老头被章鱼海妖一条又粗又黑的触角卷住,浑身鲜血如浆滚落,浑身青紫,随后被章鱼吞噬。

    “午道友”

    “午老头”

    “午前辈”

    众人看的目眦欲裂。

    转眼时间,一位先天就陨落了。

    “这孽畜血液触角有剧毒,沾之不得。”

    “我把这畜生引开,你快走。”

    那边战场剩下的两位内家先天怒吼,他们完全敌不过章鱼海妖,还有一位同道死了。

    其中,青城剑派的式微掌门,林青诗的父亲,手持剑,乱发沾眉,恨声吼道。

    “不可。”

    “阎兄,你快走,不然今日咱都得死在这儿!”

    说话间,一条粗长触角砸来。

    而在另一边,少年和尚也遇到危机,三十三颗金色佛珠在一个回合建功,佛陀虚影被打散后,便再也没凝聚出来。

    只见这时,三十三颗佛珠发耀眼金光,连珠成线,强行困住青蛇的七寸。

    少年和尚脸上看不出任何悲喜神色,却已充血而红。

    终于,妖蛇一个蛟龙甩尾,扑出丈高风浪,将少年和尚掀飞数十丈,浑身金光真气被打散。

    而金色佛珠猛然一散,漫天而飞。

    青蛇脱困,顿时甩水腾蛇一飞,朝着还未落下的少年和尚扑去。

    “在劫难逃啊!”

    雷真子等人瞧见这幕,再救也来不及了,悲苦一叹。

    一叹少年和尚马上要遭难,二叹他们所有人的劫数也难逃,一时心如死灰。

    照面不久的功夫,先天就要陨落二人了吗?

    此时,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种大劫难逃的沉重。

    年轻一辈弟子,或是被仇恨愤怒红了眼,就是眼泛泪光,心情沉重的悲戚。

    而那些普通士兵则不同,看的是心神剧颤,差不多魂都丢了一半。

    风浪声,还是那么大,

    就在众人以为少年和尚马上就要陨落在妖蛇口中的时候,那些漫天倒飞的三十三颗佛珠,突然爆发出无比耀眼的金光。

    顷刻倒飞而回,朝着青蛇金光四射。

    就这么蛮横地冲撞在妖蛇的鳞甲上。

    射穿,射穿,射穿。

    青蛇身躯顷刻被射成了筛子,而转眼,金珠又连成线,把青蛇牢牢困了起来,动弹不得。

    “佛珠三十三,果然是故人之物。”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局势突变中,一道浩荡之声仿佛从天外传来。

    如柳梢拂面,又如清风掠耳,带着一丝恍然与感慨。

    而所有人从突变的愕然,转为大惊。

    特别是几位八门先天,忍不住动容惊然。

    听音识人。

    其音不知传自多远,也辨别不了任何方位,仿若天外。

    是何人物?

    变化来的太快,他们也懵了脑子。

    八门中人寻声望天、望海。

    “看那边!”

    有人朝着红日微露的海面惊声。

    有一个黑点从遥远的海平面现出,仿若从天的另一边赶来,半轮红日的映衬下,有种说不出的意境。

    紧随着一阵马嘶,踏水声渐渐传来,等黑点轮廓近了,隐隐约约间,看的八门几位先天倒吸一口凉气。

    十几匹飘着黑气如黑焰的高头大马隐没在白色雾气中,拉着一艘斑驳古船,马上有常人大两倍的黑盔兵卒,眼冒碧绿幽火,如地狱兵将,气息混在一起,能感知到一股异常强大的能量。

    令人心悸!

    “全是先天境!”

    雷真子心眼感知到了这些,吓的骇然失声。

    其余两位,也惊的脸上动容。

    十几位先天境,连九州八门加起来也才二十几位啊。

    而且,这些都还是拉船的!

    船上是何人?

    只是有寒雾遮掩,古船半截桅杆下,一人白衣背身坐着,好像还有一人卧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