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七七章 家师世间唯一敬重之人!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空慧小道友,这次多谢,贫道雷真子代八门记下了这份恩情。”

    东海诛妖,一场惊心动魄,局势转危为安,众人归来,到了陆地,少年和尚空慧与八门中人告辞。

    临行前,雷真子一张大脸脸色正然,拜手与他说。

    空慧和尚是他相邀过来。

    少年和尚出走极西之地,立志一人一身,双脚行遍九州,苦修求道,当时去了神霄派祖地拜山,就被雷真子正好拉来了。

    “空慧道友,这次多谢了,日后可来我金佛寺做客,谈法论道一场,道友年少得道,日后可行功德,修行无量!”

    “多谢,青城剑派欢迎空慧小师父做客。”

    其余几位八门先天,一一拱手称谢。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几人之前对素不相识的空慧和尚没多少颜色,少有言语,毕竟不相识,而且多少有些年纪上的轻视。

    此时几人和颜悦色,言语中颇为客气,眼中多是异色。

    显然,经过方才惊心动魄之后,他们知道,这个少年和尚不简单呐!

    不仅年纪轻轻,实力不弱于他们,甚至还更强些,而且更重要的是,背景不简单。

    那位深不可测的古船白衣,竟被他称呼为“师叔”!

    当时信息量太大,让他们大为傻眼,现在回想起来,依旧心中波澜,很不平静。

    他们脑子里依旧记得数个小时前的那副震撼画面。

    先天鬼将幽马踏,船上白衣背身坐,抬手黑白千星坠,吹灰之间降二妖。

    这等缥缈人物,世间难寻,竟与少年和尚相识,难怪那一声“故人之物”。

    要不是如此,对方出手解局,估计他们这次任务要落得个全军覆没的下场,现在想来,心有余悸,有些后怕。

    如此,八门中人自然对空慧和尚多了几分谢意。

    “小前辈多谢了,你真厉害!”

    就在在几位八门先天与少年和尚告行之时,乖乖呆在后面,面色复杂的八门年轻弟子中,突然冒出来一声俏皮言语。

    是那位活泼的姑娘林青诗,弯着眼,笑眯眯地说道。

    她那如沾水黑曜石的双瞳,望着空慧和尚的左手腕颇有兴趣。因为在空慧小僧的手腕上面缠绕着一条大拇指粗细的青蛇,半遮掩在宽大的黄纱袍中。

    “真神奇,那么大一条蛇变得这么小了。”

    她微咂舌,细声道。

    其他年轻弟子其实也一直盯着空慧和尚手腕上的青蛇看,跟林青诗一样觉得神奇。

    “诗儿,不得放肆。”

    林青诗的父亲,青城剑派的式微掌门转头轻斥一声,随后对空慧小僧轻笑道:

    “空慧小师父好福缘,收伏强大青蛇伴身,可护道加身。”

    “是啊是啊。”

    “让人羡慕的紧啊。”

    几位先天确实羡慕的紧,很是眼红,妖兽难得一见,加上他们领教过的强大实力,一般先天难以招架,需集合数位先天之力才能堪堪击杀,更何况降伏,难度太大。

    他们都猜测,这青蛇估计是九州第一条被降服的妖兽。

    对方有青蛇伴身,若真正收服后,一人一蛇打一个道统都有余力,怎么会不眼红,不羡慕。

    “诸位前辈捧赞,此妖被小僧那位师叔以三粒师父赠与的佛珠镇压,成全了小僧一场功德造化。”

    空慧和尚眼中有神光,摸了摸手腕上如碧绿翡翠的青蛇,略带青涩的脸上微微一笑,心情似乎格外好。

    在他手腕上盘起的青蛇变得很温驯,蛇头微吐着粉红色的信子,那双蛇瞳里似乎不见了之前的智慧,跟普通蛇差不多混沌。

    被江小白用三颗原属于空明老僧的佛珠镇压七寸后,此蛇妖道行智慧似乎也被压制,身躯智慧都被打回原形,跟之前凶威赫赫的妖蟒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恕吾冒昧,敢问空慧小道友叔,那位前辈名号?吾等念其大恩,想敬怀一二。”

    终于有人忍不住问了,是其中一位先天。

    这是八门众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不管是那位前辈抬手降二妖,深不可测的手段,还是那一句“吾未死,终将归”的奇怪临言,有太多神秘缥缈之色。

    好奇的要死。

    这话问完,八门众人都眼巴巴地盯着空慧和尚,特别是那些年轻弟子,好奇的紧。

    说实话,见识刚才高人抬手间降二强大妖兽的神通后,他们这些弟子看的是热血澎湃,向往崇拜的紧。

    “他与家师亦师亦友,家师世间唯一敬重的人!”

    空慧小僧说的很庄重,随后低头合掌,道了声辞,轻轻转身走了。

    八门众人看着他离开,在慢慢回味其中的话。

    “雷兄,空慧小师父师从何家?”

    有人突然想到还不知道少年和尚空慧师从何方,转眼问雷真子,人是他请来的。

    雷真子眼神惑然,想了想,有些迟疑道:“空慧小道友当初拜我山门,说他师父法号…空明。”

    “空明?听着有些耳熟。”

    “难道是他!”

    斗阵二门其中的那位金佛寺的老僧像是想起来了什么,惊声道。

    “三戒和尚,你知道此人是谁?”

    雷真子粗厚的眉毛一挑,与老僧倒是不客气。

    其他几位先天也疑惑地看着金佛寺老僧,他们有的听着耳熟,有的确实感到陌生。

    “此人是佛门高僧,数年前第一批进阶先天的几人之一,而且…”

    金佛寺三戒和尚说着顿了一顿,继续道:“而且此僧数年前与梧桐山那人在白龙妖山异变时,为数百修士护道,并参与策划了那次樵夫山斩魔行动,当时声望与梧桐山那人无多少差别。只是后来至今,此僧在九州修行界再无消息,加上近年来修行界变化迅速,这位高僧应该就没有多少人记得了。空慧小师父来自极西之地,那这位前辈高僧消失的这两年,应该去了那方。”

    三戒和尚缓缓道来,说出了“空明”的来历,因为同是佛门中人,所以记忆了解的清楚一些。

    “是他!”

    修行历三年,修行界并没多少大事件,一说如此,几人或多或少想起了一些。

    “如果是这位前辈高僧,能教导出空慧小师父这么年轻的先天境倒是不奇怪了。那小师父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连这位前辈高僧都要敬重的人..”

    雷真子一行人陷入了思考。

    “那白衣人看着不是僧人。”

    “这位前辈高僧传闻就跟梧桐山那位…”

    有人不自禁地想到了九州修行界的那位禁忌,眼神诡异地互望了眼。

    “不可能,那位前辈明明在龙虎山魂飞魄散,肉身都化作飞灰了。”

    几人否定掉荒唐的想法,这个禁忌几乎九州修行界都听闻过。

    但不知怎么,脑海中却不约而同地响起那句浩荡天地的话语。

    “吾未死,终将归”

    ,几位先天互相望着,发现对方的眼睛里,荒唐横生。

    气氛突然静默下来。

    而这时,八门弟子奇怪地看着几位脸色突然诡异的几位八门前辈,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不过没过多久,他们收到了八门斥候传来的消息。

    吴越之地剑池,昨夜发生了屠杀血案!

    于是,这行人匆匆离开。

    而在这时,日已东升,红日转金阳,苍茫东海泛波粼,某片深海海域。

    一艘斑驳古船行驶在漆黑的海面之下,四周没有一丝光亮,如吞噬光芒的深渊。

    此时的深度,显然外面的光已经进不来了。

    江小白和孙狂坐于古船上,有护体罡气在,倒是坐的安稳自在。

    “他娘的,这是要把我二人拉到哪里去,你们这些鬼玩意吭声啊。”

    孙狂对着前方喊道,声音穿过水发出一种闷声,像是嘴被布捂住发出的声一样。

    前方的鬼将高冷得很,自然不会吭声,只是赫赫地高坐大马,闷头赶路。

    前路一片漆黑,在深邃黑暗的深海中,没有丝毫光亮,没有任何声音,就像无边死域一样,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

    就如深海恐惧症!

    孙狂就这样觉得,有些急躁,觉得将要去的地方实在不是什么好地方。

    “既来之则安之,我倒是好奇要带我等去的地方是何妙地。”

    江小白瞧他如此,宽心道。

    “什么妙地,一个死地方,连个活的都难找。”

    孙狂无语。

    “应该快到了!”

    江小白感应到了远处有大涡流。

    果然几分钟后,原本死气沉沉的深海渐渐有暗流涌动。

    随着越往深处,暗流越加强大,如风在天空狂卷,海底沙石,沉物,尸骨在暗流漩涡中疯转打着转儿乱撞。

    古船在涡流中左摇右晃,还伴随着“咯吱咯吱”的声响。

    “我去你….呕…”

    古船在强大涡流中实在左右晃荡的紧,就算坐的稳,但粗汉子孙狂还是被晃的晕头巴脑,气得想骂娘却生生干呕了一声。

    这家伙也不像表现的那么汉子嘛,怕黑还经不起甩。

    而这时,随着暗流绞动的压力越来越大,鬼将们有所动作了,浑身黑气大涨,如黑焰一窜,抽刀提枪齐声一喝,往越来越强压的暗流斩去。

    水开破流,古船受到的压力顿时一松,迅速往似乎无边深邃中坠去。

    而在这个过程中,除了漩涡愈加翻滚,水压绞杀出奇强大,力度能轻易破开一般先天护体罡气之外,他还惊奇感应到,愈往下,水中灵气愈浓,比外面海水含量高出许多倍,达到了惊人的浓度。

    船在强大暗流中穿梭了十几分钟后,无边黑暗的海底,突兀出现了朦胧的白光。

    就像是混沌初开一般!

    (今天周五,马上又是周末了,各位又可以飞了,单飞啥的都可以,月末了,各位注意身体,感谢各位的票票支持,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