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九九章 大黄,好久不见!(第二更求订阅)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人静望,总无声。

    众道静静看着背剑踏空而来的江小白,诸多神色。

    江小白徐徐落在了众道前。

    他对众道拱手微屈身,一拜。

    “真人。”

    “前辈!”

    “不敢受。”

    “…….”

    众道连出口,江小白如今已证得道家真人之位,是道家真仙,在道门危难时,一剑斩强敌,当为九州道门领袖。

    他这一拜,觉得礼太大了,受不起。

    “江某证道后,来龙虎山还愿,见道门危难,终究是来晚了些。”

    江小白一叹。

    他从东海来,回归九州,第一不是去十万大山,而是来龙虎山。

    一场轮回,到龙虎山,才算过往终了。

    却想不到遇上了道门危难。

    “我派掌教….”

    “我师叔他…..”

    众道此时大多灰头土脸,此时听言,悲从中来,涕泪横生。

    四方道门被强敌践踏,道统尽失,掌门弟子皆有身死,这龙虎山之战,更为惨烈。

    八方道庭守龙虎山,却死伤惨重,连道门祖师显灵现护道法身都被灭,要不是江小白这个变数,九州道庭就垮了。

    怎么不怒,怎么不痛,怎么不悲。

    众道悲声说着四方强敌夺道庭修行,断道门气运的事,江小白听得出其中的愤怒和悲伤,还有自己的承负在里面。

    他又想到了离开归墟之地,回归九州之前,与阿茶的对话。

    “你回去了后可还回来?”阿茶问他。

    “有时间,必会回来看阿茶姑娘。”他当时答。

    “你必须回来。”

    “为什么?”江小白不解。

    “这地方需要你来镇守,因为你是新的三仙之主。”

    “他把道境印记给了你,给了你造化,这承负因果便落在了你身上,逃脱不了。”阿茶说的他,是那具白骨,印记是江小白眉心那颗。

    “这归墟之地是道境?”江小白惊闻。

    “你如今证了道家的金丹大道,泥丸生了道境,应该有所感触,等你日后大道成,泥丸便可化作一方世界。”这是阿茶第一次给他说些修行上的事,很惊人的说法,显然阿茶在修行路上比他走的远。

    江小白心中很受震动。

    “此地通黄泉,九州龙尾,历代三仙之主守护此地,镇九州气运。这漫山白骨,也可能是你的归宿……”

    阿茶幽幽一叹,消失了。

    江小白立在殿内,良久才回过神来。

    漫山白骨,漫山白骨,都是为九州战死的吗?

    如今,九州诸多事他不知道,但此中听来,有火海道境的霸道男子,还有他发现隐于云层之上的那些存在。

    都远超当今修行界,什么来路?

    好多迷雾。

    江小白见到了神秘的阿茶,见到了执念守护归墟之地的三具白骨,又发现九州冒出了这样一些人,愈发觉得迷雾重重。

    曾经的九州神话,到底发生了什么?

    仙岩极顶上,众道发现江小白神色变幻,背上剑颤动,有鸣声。

    突然,剑飞。

    直冲九天之上,剑鸣九天,传荡四方。

    随后化作一道惊鸿,落在了仙岩极顶一座山峰上,插入了进去。

    剑气激荡,剑就立在那里。

    “这把剑就留在这里,你们的伤我看看。”

    江小白没多说什么,望着伤势深浅不一的众道士。

    众道士瞧见江小白这个举动却心中一惊,这把剑凶威盖世,方才还一剑斩杀了两位明显高于先天境的强者。

    此举,显然是要震慑那些对道门修行心怀不轨的人啊!

    心中虽惊,却让人心中悲愤扬眉吐气了一把,豪情顿生。

    却见,此时江小白抬手一挥,五行灵气汹涌而来,注入众道士体内。

    众道士只觉身上伤势以感知得到的迅速飞快恢复。

    更惊人的是,有一位方才被火焰射中手臂,自斩手臂的青城道士手臂血肉在长,十数个呼吸后,竟恢复如初。

    生死人,肉白骨,这简直就是传说中仙人神通。

    而说到底,这不过江小白证金丹大道后,悟一方道境,能聚五行风雷,凝白骨血肉而已。

    能凝万物其形,不能赋神。

    明白其原理,便也不那么神奇。

    不过,众道士便显然不那么想了,心中思绪激荡不能言语,总觉得道经记载中的陆地神仙站在这里有些虚幻。

    敬仰而痴迷向往。

    “一眉道友等人灵牌供奉在何处,我想去看看。”

    把众道的伤势治疗,江小白收手,五行灵气散去,语气幽幽一叹。

    众道面色微变,尤其是天师道几人,眼中复杂。

    ……………

    天师堂,门紧闭,众道等待在门外,李水月立于一边,靠在屋边一漆红柱上,手上的剑在摇晃,时不时往天师堂望上一眼。

    柳眉或挑或弯,似乎思绪难定。

    有个少年偷偷瞟她,难见她这幅模样,袖口紧了紧,垂头色暗。

    不久后,堂门打开,江小白从里面走了出来,面色平静。

    众道齐望,看不透他的表情。

    “九州道门如今危困,三日后,我将于此讲道,尽绵薄之力。”

    江小白对众道轻言,却让人觉得铿锵,有一股玄妙气势。

    “遵真人法旨!”

    “遵真人法旨!”

    “………”

    四方道门众道,听了神色一震,立马肃容齐声,拱手一拜。

    真人讲道,言出法随,道门四方心中震动,又惊喜。

    九州道门刚遭大劫,急需恢复,有道门当世真人讲道,势必大兴。

    这是他们最希望看到的。

    一切事毕,江小白才将视线落在立在柱子边的李水月,神色有些复杂感慨。

    这世间缘分承负当真奇妙!

    对方也在看她,嘴角轻弯,如数年前,夜色下的十万大山,两人并肩下山,那不惊人间风月的浅笑。

    当日一别,好久不曾见过。

    “丫头可在梧桐山?”

    江小白问她。

    “不在,在人间。”

    李水月回他。

    “你带我去找她。”

    “好!”

    言罢,两道清风走!

    众道抬头望,又遥想故往传闻,有笑者,有摇头,有不语者。

    …………

    人间,黔省,云州,一个庄园内。

    一大,一小,两个丫头叠坐在一根微微摇晃的秋千上。

    一只大黄狗跟着秋千在后面跳来跳去。

    “姐姐,哥哥真还活着嘛?”

    小丫头坐在初音的怀里,望着天,小声说着。

    这话她数天已经问了许多遍。

    大眼睛里有些不合年纪的纠结与期盼。

    “姐姐也不知道啊,但小师父是空明大师的徒弟,出家人不打诳语的。”

    初音也呼了一口气,轻声呢喃,抱着小丫头,脚尖时不时点地,秋千载着二人微微晃动。

    秋千晃啊晃,两个丫头沉静在各自的思绪里,有些初夏的哀伤。

    远处,一道白衣从庄园草地徐徐走来。

    “汪汪”

    大黄骤然狂叫,化作一道黄色影子朝着那方跑去。

    然后扑到那人的身上。

    “大黄”

    两丫头被叫声打破思绪,却听见一道刻入骨子里的熟悉声音传来。

    “大黄,好久不见。”

    “汪汪…..”

    不远处,有个数年间无数午夜梦回,日夜思念的人蹲在地上,正摸着大黄躁动乱动的头。

    “哇…..”

    秋千上空,突然传来小鹿的哭声。

    (第二更送上,小白和小鹿兄妹终于重逢了,先让我嘤,,,,哭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