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零一章 七王VS江小白 (上)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数年来,江小白曾想过,自己回到梧桐山,这座山间小院,会做些什么。

    这座院子,承载他一生修道的记忆,山间一草一木,院子一砖一瓦,都知真性情。

    似老友久别重逢,没有激动性情,只有流淌心底里的惬意喜悦。

    扫地就成,不用多话。

    在他还没扫两扫帚时,一声“汪”从后面传来。

    大黄围着竹帚左闪右跳,时不时俯身冲江小白叫上一声。

    似乎叫他不要扫地了,陪它玩。

    毕竟好久未见了,想念的紧。

    江小白见了它样子大笑,弯身蹲下,摸了摸它。

    大黄就俯着身子,耳朵垂着,屁股连着尾巴乱甩,很享受的样子。

    这是一人一狗多年来表达亲近的简单方式,问声好。

    而这个时候,初音出了西厢房,站在堂门口盈盈笑望着。

    她数年来为了照顾小鹿,已经习惯了七点起床,和师父江小白一样。

    江小白转头,轻笑问她:“怎么这么早起?”

    随后拍了拍大黄的头,起身。

    “跟师父你学的啊。”

    初音眼中那丝灵动劲儿,似乎随着江小白的回归回来了。

    江小白静静地看着她,平静的眸子化为柔和。

    “这些年辛苦你了。”

    “不…辛苦。”

    初音的脸上先是现出一丝不知所措,低下了头,随后声音突然些许哽咽了起来。

    两年前,她还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却压上了沉重的担子,其中委屈,难过,又不能与外人说。

    江小白下意识地摸了摸她的头,想安慰这个徒弟,却把初音摸得脸红了个通透。

    “我去做饭了。”

    她头低着蝇声细语了一句,快步侧头离开,往后屋走去。

    江小白瞧见,望了望自己悬空的手,无声笑了笑。

    这丫头…….

    瞧着时候还早,小鹿让她好好睡着,他自己去了地窖。

    地窖里,熟悉的药味与酒味扑鼻而来,江小白拿出一坛子酒上来,自己跑到了院子里,坐在老桃下,开封口,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熟悉的滋味下了喉咙,却上心头,江小白想到了许多人。

    老爷子、老道、一眉道长,空明和尚…….一起喝过酒的那些人。

    正在江小白回想过往时,一道白衣从西厢房里出来,坐在了他的对面。

    “来一杯?”

    江小白抬眼问李水月,淡笑道。

    “好。”

    江小白凭空一捏,一个杯子出现在他手中,然后给她倒了一杯。

    两人举酒干了杯,便一口饮尽。

    “水月姑娘有没有想过,我们会这样见面?”

    江小白真觉得好生奇妙,眸子升起几分感慨道。

    一个本是死去千年的古国公主,而他也是死过一次的人。

    “水月本是应死之人,却不知公子有我的肉身,还将我施法复生了。”

    李水月摇头,面色倒很是平静。

    “你复生在千年之后,不识故乡地,不见旧时人,千年岁月,沧海桑田,姑娘应该觉得孤独,可曾怪我?以后又有何打算?”

    他抬手给自己二人倒了一杯酒。

    李水月又一杯饮尽,落下杯子。

    “水月世上没牵挂,公子复生于我,这条命自然就是公子的。”

    她说的轻描淡写,秋水黑眸中却很认真。

    “不说这了,喝酒。”

    江小白也不继续谈这了。

    昔日种下的因,如今的果,心里通透。

    两人又聊了当今道门的情况,隐隐听见大黄在山下的汪汪叫声。

    这家伙不知什么时候跑到山下去了。

    “它应该是去叫大白去了。”

    李水月微微一笑与他轻声说。

    大黄有时候跑去梧桐山下,对着白龙妖山的方向大吠,然后大白就从白龙妖山里跑出来了。

    一豹一狗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

    “还有这事?”

    江小白哑然失笑,想不到自己不在小院的时候,两个老伙计变得这么有默契。

    “大白成妖没?”

    他忽然想到了这一点,当初大白是兽王,应该已经成妖了。

    李水月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时,江小白忽面有异色,抬头望白龙妖山的方向。

    “小王听有狗吠,原来是姑娘回来了,姑娘前几日不在,可让小王苦等。”

    一道笑声传来,两道人影转眼从天而降,落在院子里。

    不是七王和那赤膊老者,还有谁!

    两人降临的一刹那,江小白眸子忽然眯了起来。

    他如今证得真人之位,虽未证得五眼中第三层次,看破一切虚妄,但心眼提升很大,能感知到眼前这两人身上有淡淡妖气。

    如今大世,野兽刚化妖不久,更何谈变化人形。

    又是那批存在吗?

    而这时,七王与赤膊老者也将目光落在了江小白身上。

    “水月姑娘,他是?”七王问。

    “我是此间主人,两位,坐!”

    江小白抬手变化出两个酒杯,倒了酒,请坐。

    七王和赤膊老者才注意到,他们竟然看不透眼前这个年纪看着不大,却有淡淡气势的男子,面色微有变化。

    “那就谢兄弟款待,小王就不客气了。”

    七王神色变化如常,拿扇拱手,微微一笑,随后拂锦衣坐下,端起酒杯饮下。

    “好酒。”

    虽然七王喝过无数琼浆玉露,但那是在他们那方,其实他已经很久没喝过酒了,此方三寸酒实在是难以下咽。

    一时喝了稍微入口的,还有点小满足。

    而就在这时,山下突然传来大黄的狂吠声,还有吼声。

    吼声很熟悉,是大白的。

    而大黄叫的这么急,显然是遇到什么危险了。

    江小白眸间微闪,倏忽间,一阵风起,原地身子化作一道虚影,随后散去。

    几个呼吸后,他出现在山下翡翠河边。

    只见河中,一只浑身毛色淡金,快两丈长的一只大猫正在与一条五六丈长,水桶粗细的青蛇在肉身搏斗、厮杀。

    如龙虎争斗一般,把翡翠河搅起大浪。

    而大黄在河岸边,龇牙咧嘴,大吠。

    大猫是已经快变得认不出的大白,而那条青蛇让江小白意外。

    他竟然见过,是东海镇压后送给空慧小和尚度化的那一条!

    而与此同时,江小白身后,李水月,七王和赤膊老者也渡空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