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一三章 花满楼主人的神秘身份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黔州,夜色,荒山。

    离地十几米,有一座飞檐楼阁悬空而起,灯火通明,花开满树。

    有一班子上不去的人,只能在下面望洋兴叹。

    “好奇死了,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里面听着好热闹的样子。”

    “刚才有一个人被打了下来………”

    有人望着头上的灯火,好奇议论。

    一柱香过后,一道道人影从楼里飞出,一道道郁闷之声接连响起。

    “怎么回事,太奇怪了,修行界有名的高手十有七八在红布上落败了,成功叩鼓的反而是那些籍籍无名之辈,只有几位成名的先天圆满前辈成功,其余的之前在江湖上素未有名气。”

    “那些人不是遮面,就是隐藏了实力,挺奇怪的,九州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多高手。”

    “是啊,一说真奇怪,突然冒出来这么多隐藏的高手。”

    “这些人会不会就是那些一直隐修的修行者,就像前阵日子的几件大事,不都说有不世强者出世参与么,搅的九州大乱,当初传言整个道门联手都打不败来犯的强敌,只有江真人出手才平息了动乱,这些人或许跟这有些关系。”有人心中一凛,猜疑道。

    “若真是这种强者,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莫不是也冲着明天龙虎山而去,感觉好复杂。”

    “我倒觉得这花满楼里的那面具女人就是这种人,给人深不可测的感觉。”

    “在下今日看来这世上藏龙卧虎,才发现如今修行界的水突然变得深了。”

    “捉摸不透啊,最近局势不稳,突然就乱了,我等还是擦亮些眼睛。”

    “………”

    一道道人影窜出花满楼,随后议论声消失在荒山黑夜中。

    而紧接着花满楼的四方大门全部关闭,陡然飞空,消失在黑夜里。

    留着下面看着的一班人眼睛睁的溜圆,惊呼一声,一阵惊奇加上莫名其妙。

    反正是白来了。

    至于那些还未离开多远,从房间资格争夺中落败出楼的修行者们,看着飞走的花满楼,不知说什么好,有些惋惜没夺得资格。

    这花满楼肯定是有几分门道的,而他们就相当于走了个过场,传闻里的美酒佳肴,以及美人恩,倒还真想见识一番。

    一时想到这,倒有些羡慕那些进入房间里的人了。

    食色性也,也不知道这些人有何艳遇?

    却说,花满楼飞天之后,楼中个个房间热闹了一阵,有推杯换盏,有言笑晏晏,有女子娇声。

    过了盏茶时间,整个花满楼突然诡异地安静了下来。

    某个房间,灯火摇烛,屏风古香,俨然一副古代楼阁装扮,给人一种时空错乱之感。

    “来,哈哈,妹子,干杯。”

    孙狂坐在一张桌子前,端着酒杯,与对面女子哈哈一笑道。

    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放着酒菜瓜果琳琅,对面坐着一位戴着面纱的俏丽女子,眼睛水汪汪的,透着一种风情魅惑。

    孙狂只觉得喝这酒,身上越喝越热,有些情不自禁。

    “孙大哥是要把我灌醉不成。”

    对面女子水汪汪的眼睛一翘,似乎流露出笑意,万种风情。

    看的孙狂这汉子有些迷。

    “妹子你可别说这话,俺孙某这人不喜欢灌酒这一套,也不喜欢来这些虚的,妹子你能喝便喝,不能喝就听俺说道,你这地方的酒确实烈。”

    孙狂眼眶有些微红,像是有了几分醉意,说话的声音都大了些。

    “孙大哥倒是直爽。”

    那女子轻轻一笑,如珠落玉翠。

    “妹子,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阿玉。”

    “我有些搞不懂,你们这花满楼的女子道行个个在先天之上,在修行界大部分人都要称道一声前辈,阿玉妹子却怎生屈尊干些这样的事?”

    孙狂确实觉得有些奇怪,望了望屏风后的大床,很是直接地与女子说,也不怕得罪。

    性子如此,又加上好像喝醉了酒。

    他乍一听说这花满楼的传闻,就感觉类似现代里的那些洗浴场所,说不好听就是妓院,只是处在的位置是修行界这一层次,虽然今日他来见识此处大开眼界,但又跟古代青楼似得让人想入非非。

    不然,男人和女人在一个房间里干什么,又不认识,就说话,喝酒?

    屁话,男女之间就这么多东西。

    总得有个出发点,都是修行者,跟世俗金钱似乎又扯不上关系。

    “我花满楼现世就是为了广交天下英豪,可不像传闻说的那样不堪,孙大哥可与阿玉说说天下大小事,也可与阿玉说说心里话。”

    蒙纱女子轻声笑言,像是银铃在耳边晃荡,还有回声似得。

    孙狂只感觉耳边似有好多令人迷醉的耳语在耳边晃悠,眼眶越来越红,连脸上都浮现了几分醉意。

    他加快真气流转,甚至都不能解除这种让人头晕眼花的醉意。

    摇了摇脑袋,他发现对面的女子身影都有些摇晃。

    “孙大哥你是哪里人?”

    女子的声音响起了。

    “陕北秦州。”

    “修行的什么功法?”

    “祖传的狂刀刀法。”

    “可否讲讲你的修行经历,你祖上可有什么秘辛?”

    “我家几代杀猪匠,俺杀猪二十余载……….”

    桌子上,孙狂拿着酒杯摇头晃脑,女子问什么,他就说什么,像是真喝醉了,大眼眶子酡红酡红的。

    而这时,女子手上竟出现了一张纸,手上拿笔,孙狂说什么,她就写什么,竟是在记录孙狂的信息。

    “妹子,我跟你说,你知道如今威震九州的道家真人江小白不?”

    孙狂这时眼睛半眯半睁地抬头,说话有些大舌头。

    “他可是俺兄弟,我是他的护道者,想当初…..”

    孙狂咧嘴一笑,半迷半醉像个傻子似得,说着。

    却见蒙纱女子捏笔的手骤然一顿,那原本轻笑的眉眼顿时跳了几下,显然很是惊愕。

    最近名动九州的道家江真人,威名赫赫,可是这汉子竟与江真人相识?还是对方的护道者?而且还有关于江前辈成就真人之位前的故事!

    蒙纱女子一时愕然,手上的笔停了下来,要不是知道孙狂此时已经身陷迷幻,都以为对方说的是假话。

    这是房间里空气突然起了波动,一个带着金色面具的女子凭空出现。

    “花楼大人。”

    蒙纱女子见之连忙起身行礼,很是恭敬。

    “然后一位女王出现,好家伙,带了我们去一个地方,那地方就是传说中蓬莱仙山..咦。小..姐姐?你..怎么来了,来,喝酒。”

    这个时候,孙狂还在大舌头地说着,迷糊的眼神看到了面具女子出现,顿了顿,嘿嘿傻笑地举着酒杯晃了晃。

    面具女子望了他一眼,面具下的那双眼睛冒出彩光。

    只见孙狂顿觉天摇地晃,随后眼睛一闭,脑袋砰的一声落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

    “剩下的事交给玲珑你了。”

    面具女子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

    “花楼大人,这人刚才说了江真人成就真人之位之前的秘辛,还说有一个奇怪的女子出现,把他们带入了传说中蓬莱仙山,您为什么不要玲珑继续问,您之前交代我们,不就是想打听上古的事么?”

    蒙纱女子魅然的眼睛里有惊疑,有不解,看着面具女子。

    “这事你不需知晓,练功去吧。”

    面具女子冷冷清清,淡淡言语。

    “可…这人是那位江真人的护道者,关系应该很亲近,这…”

    蒙纱女子眼神有些迟疑。

    “这事我早已知道,哼,那人能成就真人之位可有我一份功劳,他不认识我,我可知道他。”

    一声有些清冷的微哼,那面具女子的身影顷刻间消失在空气中。

    房间中,蒙纱女子眼神凝了凝,随后转头,带水的眸子看着倒在桌上的孙狂,闪过几丝迟疑。

    最后,她还是抬手一挥,把孙狂凭空抬了起来,然后带上了屏风后的大床上。

    她将孙狂扶着呈打坐姿势,随后面对面坐了下来。

    脸上轻纱吹动,女子朱唇一张,一口粉气从她口中喷出,直扑入了孙狂的口鼻中,吸了进去。

    呼吸间,孙狂的皮肤慢慢热了起来。

    而此时在花满楼各个房间,都发生着类似的一幕。

    入房的所有修行者似乎被控制了,进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许多隐藏的势力和秘辛也被套了出来。

    而在九天星辰之下,花满楼穹顶之上,面具女子背袖望着东方,轻声低喃:

    “看来那些人也在这片人间暗中发展道统,这回只是一道小菜,那姓江的小子明天也不知道行不行,镇不镇得住场。”

    “本宫堂堂,竟要去帮一个小道士,若是明天他的表现扶不上墙,就算吾主怪罪,我也懒得帮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给我下这样的命令。”

    面具女子似在自言自语,语气有些埋怨和不情愿。

    这时,她面色突微微一变,身影眨眼间消散在穹顶之上。

    下一秒,面具女子出现在孙狂所在的房间。

    只见,此时里面一片大乱。

    床上,某个汉子压在蒙纱女子的身上,如野兽般撕扯着女子的衣裳。

    女子没有大喊,只是用真气捶打着某个莽汉,把莽汉捶的浑身是血,却不敢杀了对方。

    一团粉气渐渐包裹住二人。

    “找死!”

    面具女子瞧见这幕,一声叱然,单手要拍。

    一道霸道劲气眨眼而生。

    却见这时,一道金光从孙狂丹田中冲出,打散劲气,直冲面具女子眉心而去。

    面具女子猝不及防,被金光钻入眉心。

    “神念真气!”

    一声冷哼,面具女子被迫闭了眼,渐渐有低微呻吟和怒哼同时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