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弟三一八章 我说,你这哥哥怎么当的?(第二更)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啊”

    “啊”

    三女听言,顿时花容失色,一声惊呼。

    眼睛睁大,不可置信。

    面见江真人,怎么可能,对方堂堂九州修行界领袖人物,世间传闻中的陆地神仙,岂是这么好见的?

    前两天就听闻消息,各路修行门徒去梧桐山求见这位回归九州的道家真仙,但全部无功而返。

    此次龙虎山,这位道家传奇真人讲道,九州大大小小的势力几乎都赶来了,声势浩大,修行高人不知凡几,她们花间派一直徘徊在修行界边缘,声名不好,而她们几个小小的后天修行者,真的连能不能进龙虎山山门都是个未知数。

    更何况要面见在九州高高之上,世人敬畏的道家真仙!

    这其中难度,可想而知、

    “这…..”

    几女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上面交代的这任务简直想象不到。

    “为什么上面会交代这样的任务,难道玉门主想通过交好这位道家真人,进入修行界?”

    温婉女子眉头蹙了蹙,只能思考到这种理由,毕竟,如今花间一派按实力来说,短短数年势力发展极快,遍布九州,加上功法的特殊性,暗处的实力已能够媲美一些素有底蕴的顶尖道统,只是因为名声不好,一直游离在修行界边缘,不被修行界接纳,这是隔在花间派前的一座大山。

    而这位道家传奇真人乃九州修行界的领袖人物,难道花间要通过打通这位传奇人物的关节来让花间一派进入修行界?

    一想,这其中道理大为说的通。

    “只是如果真是如此,先不说这位道家真人地位尊贵,难见仙容,门中就派我们过来是不是…..”

    温婉女子眉头锁着,话没说个完全,但话外的意思已经明明白白表了个透。

    意思就是修行地位差距太大,整个花间都不见得入这位陆地神仙的法眼。

    “我….头晕。”

    性子火辣的三妹,在一旁摸了摸额头,作势要倒。

    本来以为连夜赶来是和九州各路江湖人一样是来看热闹,顺便打探消息的,结果竟是比登天还难的任务。

    传闻中每件事迹都名震九州的大佬,会见他们这种小人物?

    想想都觉得希望渺茫。

    “啊,我也头晕。”

    小妹也学着如此,一脸苦相。

    “你们两个就别给大姐添堵了,既然上面有任务,想来玉姑娘有什么计划,我们几个尽力办成。”

    温婉女子无奈摇头道。

    “走吧,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事情已经说了,苦恼也没用,为首女子招呼了三女,继续上路。

    而如此一来,几人原本看热闹的心思没了,这龙虎山间令人神往的山情水色也看的了然没了兴致,都心里忐忑了起来。

    此时,因为几女说话停留了一会,加上本就在悬崖栈道的末尾,大部分江湖人士已走上了前,这栈道前方只有零星人影。

    而就在这时,一声狗叫从身后传了过来。

    四女听到狗叫,有点奇怪,转过头来望。

    只听狗声之后,前方一个转角处传来小女孩的嘻嘻笑声。

    “大黄,嘻嘻,起来,你怎么还这么怕呀。”

    不一会,转角处,一个小丫头的娇小身子最先显了出来,背对着,微蹲着小身子,手拉着什么。

    四女见了此幕,先是一惊,这悬崖栈道没有护栏,并排只可通过两人,下面就是悬崖,对常人来说十分惊险,稍微一个不慎,就会落得个粉身碎骨,一个几岁的小女娃怎么出现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再过了一会,让四女哭笑不得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这小女娃拖着一只趴在木栈道上的大黄狗,在慢悠悠地前进。

    大黄狗四肢趴在木头上,汪汪叫唤着,而小女孩则背身嘻嘻笑着。

    “大黄,不怕,好不好。”

    小丫头娇脆的笑声在山间流云中如银铃作响,一边摸着大黄狗的头,一边拖着它的一只脚。

    丝毫不怕踩空每隔尺许间隙的木头。

    “噗嗤,这小女娃和大黄狗真有意思。”

    四女中的小妹见了噗嗤一笑。

    “有什么意思,一个小丫头走这么危险的栈道,稍微一个不小心,就出人命。”

    傲娇的三妹甩了她一个大白眼,无语道,场面确实看的心惊肉跳,这四妹的心倒是真大,还觉得好笑。

    “小丫头,危险。”

    而那温婉女子此时却已快步点脚出去,一声清喝。

    小女孩蹲着身,听声转过了头,一张如陶瓷娃娃的精致小脸显现了出来,黑亮的大眼睛很萌。

    温婉女子见了小女孩如瓷娃娃的脸,脸上升起一抹回忆与惊疑,脚步渐渐停了下来。

    “漂…漂亮姐姐!”

    却听小女孩银铃清脆的呼喊声和小脸蛋上的高兴雀跃已经率先表现出来。

    这小女孩是江小鹿。

    她竟然认识快步过来的温婉女子。

    小丫头见过的人很少,她一眼认出了跑过来的漂亮姐姐,两年前,哥哥带她下山去了人间游玩,在一个昏暗的巷子里见到了漂亮姐姐。

    那时候,跟她站一起的几个姐姐都说着“舒服,不贵,两百块”的话,身上香味很难闻,还喜欢捏她脸,只有这个漂亮姐姐最好。

    哥哥那晚不见,还是漂亮姐姐唱歌哄她睡的觉。

    小丫头对她的印象挺深,即使过了两年,却依旧记得。

    温婉女子在江小鹿喊她漂亮姐姐的时候,她就想起了记忆中的那个长相十分可爱又乖巧的小女孩,跟眼前的小女娃重叠在一起。

    即使两年过去,小丫头出落了不少,那份精致的小脸还是那么让人印象深刻。

    “是你这小不点啊!”

    她开心地笑了起来。

    “哥哥,我见到漂亮姐姐了!”

    却见,小丫头这时回头,冲着转角另一边挥着小手,萌声高喊道。

    温婉女子定眼一望,同时那眸子中流光回转,寻找着记忆中小丫头哥哥的影像。

    几个呼吸后,转角处当先出现一袭白衣人影。

    那人嘴上挂着云淡风轻的笑,和记忆中的影子合在了一起。

    “我说,你这哥哥怎么当的?”

    只见她见了江小白,却挑眉,不高兴地冲着他斥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