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二零章 恭迎真人现身(上)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龙虎山,悬崖栈道盘山蜿蜒,穿云而上,如一轮天梯。

    几千米漫漫,过了这栈道,便到了天师道祖庭一方山门。

    两丈高,三丈宽的空旷石门耸立,上有“龙虎山”几个笔走龙蛇的庄严大字。

    两边林木葱郁高耸,云气迷雾,如被雾遮,一条青石阶梯穿门而过,消失在云气当中,若隐若现。

    云气流卷,整座山门如登临仙境的最后一道关卡。

    此时,山门前,人声沸沸,九州各路修行门徒纷纷登临。

    而在青阶山门下,一排排道门弟子立于山门两边,肃容衣整,严阵以待。

    “遵真人法旨,除我道家门徒,凡入山观礼者,皆须有度牒,家门凭证,才可入山,闲杂人等,不得登山。”

    山门下中央,一白衣黑冠,留指长胡须,背剑,手持拂尘,一位有几分仙风道骨的老道士,目**人精光,口声大喝,旷然回响。

    此人乃道门武当一方掌教,坐镇此处山门。

    这一番大喝,一下子让期盼观礼盛事的修行门徒炸开了锅。

    度牒,家门凭证,一般只有诸子百家,正统传承的名门大派才有,有师承规范,明正之身,而前来的各路江湖门徒,其中许多是散修小门,要不就是稀里糊涂被人带进了修行界,要不就是因为岁月久远,已不知道师承家姓,功法来源,更是有一些人遮遮掩掩,修的是旁门左道,或是不是九州中人。

    一听说入山还需明证验身,这些人就慌了,一时躁乱起来。

    “怎生这么麻烦,让我等进去不就行了,谁知道还需验明正身,没带。”

    “就是就是,你们事先根本就没通知,突然来这一出,明摆着不想让我们进去。”

    “你们堂堂道门怎么这么小家子气,我等瞻仰崇敬江真人天威,前来观礼,凭什么不让我们进。”

    “江真人在哪,我们要见江真人。”

    “我们要求见江真人主持公道!”

    “………”

    场面顿时骚乱了起来,聒噪声四起。

    甚至有人瞧见人多势众,动了歪心思,起哄教唆,冲击山门。

    毕竟有一句话说的好,法不责众。

    “冲啊,我们要见江真人。”

    有一人带头,然后便真有不少人沿着青石阶梯往里闯。

    “哼,我道门威严,岂容尔等鼠辈猖狂。”

    一声大喝。

    只见,立于山门下的老道士,须起扬眉,背上剑唰的一下冲天飞起,随后悬浮其前。

    一道道无形剑气逸散而出,荡起嗡嗡破空声。

    虚空中,一道道白色剑气悬空而浮,密密麻麻,拦在山门,凌厉之意锋芒而出。

    剑气起风,吹的树上青叶飘零。

    有强闯的人见之胆寒,意识清醒过来,眼神惊怕,顿时止住了步伐。

    还有人唯恐不乱,继续教唆起哄。

    “大家现神通,闯过去。”

    还真有人施展了神通,各种气劲法术往老道士而去。

    “唰““唰”“唰”

    山门处,老道士不怒自威,挥手一洒。

    便见一道道白色剑气直冲而下,往强闯山门的人而去,卷起破空风雷之声。

    “啊”

    “啊”

    一道道痛嚎之声响起,紧随着人身滚落狼狈而起。

    十几二十强闯山门的教唆之辈被剑气击中了肩膀、大腿等非要害之处,从青石阶梯上滚落了下来。

    而同时,山门两边的密林中,也陆续响起一声声叫喊,人影翻飞了出来。

    两边的树上,一道道白衣、青炮道身持剑而立,立于树枝间,将想趁乱耍小心机钻树林上山的人一一驱逐了出来。

    九州道门早已严阵以待,防止鱼龙混杂发生的混乱。

    山门上,道门威严已出,众道施威,将作乱的修行门徒尽数驱赶。

    “你们道门欺人太甚!”

    “哎哟,岂有此理,江真人也不管管。”

    有方才强闯龙虎山门,被击伤的修行门徒愤愤大喊道,捂着流血的伤口。

    “聒噪,我九州道门齐聚恭闻真人讲道,数百年道门振兴之日,尔等犯我道门威严,还有理了?”

    武当掌教须发扬眉,目中有湛湛逼人之势,那边剑一直悬于其头上,透着凌厉威压。

    其目光所过之处,那些人皆不敢直视,气势顿然衰落。

    “哈哈,一群修行无德之人,游掌门动怒不值得,我天山云尘,带帖恭闻江真人讲道。”

    一道大笑之声,有人踏空而起,落到青石阶梯上,然后一步一步郑然走入山门。

    此人乃天山修行一脉掌门人,先天大圆满的高手,却没有渡空而行,而是一步一步上去,神色庄肃。

    这是礼数!

    道门庞然,并有金丹真人坐镇,越是身处高位,对修行上位者愈发敬畏,不像那些目光短浅的修行门徒那般愚蠢。

    却说此人登山门时,一个令牌似得信物飞入了坐镇山门的武当掌门之手。

    武当掌门扫了一眼,与天山掌门人拱手,随后摆手将令牌还给对方。

    “请!”

    “谢过!”

    然后此人一步一步入了山门,消失在流云掩映的青石阶梯中。

    有第一人入了龙虎山门,接着,一个个人登山青石阶梯,排着队拿出家门凭证验明正身,或独自一人,或携徒带友,上了山。

    经过刚才的一番震慑后,再也无人敢生乱子。

    许多无家门凭证的修行门徒,一番热血激情如今如雨淋头,只能望洋兴叹。

    但又不甘心就这么一走了之,立在原地只能羡慕地望着那些能入龙虎山门,参与九州盛会,见到传闻中那位江真人讲道的人。

    他们心里也有抱怨,似乎道门此举是瞧不起他们散修,无家门之人。

    但碍于道门威严和方才的震慑,不敢出声。

    “唉,怎么办?”

    “只能等着看看事情有没有转机吧。”

    一群人摊手无奈,愁眉苦脸。

    “嘿,你看,那不是花间派几个女人吗?他们还真敢上山,方才有几个旁门左道之流就被赶了下来,有师门传承也不行,就因为名声太臭。”

    “什么,原来那几个美女是花间派的啊,真是久闻大名啊,果然闻名不如一见,都挺漂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