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二一章 恭迎真人现身(下)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漂亮什么漂亮,这花间派发展这么大,都是通过出卖**得来的,方才其中一个女人还与我不识好歹,真不知道她们哪来的胆气,就等着看笑话吧,哼。!”

    九州修行界,女性修行者向来稀少,花间派四位漂亮女子的出现引发齐齐侧望和关注,一听她们是来自花间,顿时发生了一些骚动和议论。

    其中,方才与她们差点起冲突的那男子瞧见,更是说些难听的话,还特意大声在周围传播,引得其余人异色连连,望着四个女人的目光渐渐发生了异样。

    有惋惜不解,有轻佻戏谑,有幸灾乐祸。

    青石阶梯上,萧如兰四女成了众人焦点,周围等待验明正身入山的修行门徒都有意无意地与之隔开一段距离。

    异样的目光与小声议论之声将她们包裹。

    而面对别人异样的目光和小声议论,四个女人的神色都有些不好。

    其中,大姐和萧如兰还算镇定,三妹和四妹脸色不堪,神色变幻,那方才的开心果小妹此时低下头,手指捏的青白。

    “我要杀了那个臭男人。”

    傲娇的三妹脸色发青,嘴唇咬的煞白,胸口剧烈上下起伏,眼睛发红,咬牙切齿。

    她没想到,那个方才与她起冲突的男人这么卑鄙无耻,故意在各路江湖门徒面前说些于她们不堪的话。

    这里几乎大半个九州修行界都在场,那些人的目光让她们窒息。

    “三妹,这里不得乱来!”

    大姐强压住心里的火气,按住三妹的情绪,低声沉语,眼神示意。

    这里不仅道门威严,更有几乎整个九州的势力,如若在这里出了问题,只怕事情严重。

    更何况,她们有上面的任务在身。

    等过了一会,轮到她们了。

    “道长,这是我们的名帖。”

    大姐将几人的花间信物交与一位验名证身的中年道士看。

    是一支拇指大小的白玉佩。

    代表着花间派弟子的身份。

    “几位还是下山去吧。”

    中年道士将玉佩扫了一眼,面色迟疑了一下,将玉佩递了回去,轻声道。

    中年道士也听闻过花间一派在修行界的名声,也听到了附近修士的议论,一时有所顾忌,才如此说。

    “他们能进,我们为什么不能进?”

    涂着红唇的三妹终于忍不住,怒声道。

    一时,焦点更在这方,众人相望。

    “呵呵,瞧见了吧,她们就算有宗门凭证也进不去这堂堂龙虎山山门。”

    那个针对花间四女的男子,见如此,像打了胜仗一样,沾沾自喜,乐呵道。

    有不少人看不惯这男子小人得志,为难别人的模样,但事又不关己,也不好说些什么,而且花间一门的名声确实传的不怎么样,在这种大场合帮对方出头,属于不讨好的事。

    “三妹。”此时现场处,见三妹情绪控制不住,大姐沉声一喝。

    一旁的萧如兰这时站出来,对中年道士正然道:“抱歉,道长,能否说个我们不能进的理由。”

    她眸子温婉,却很坚持。

    “耳闻花间派所行非正道,道不同,几位还是离去。”

    中年道士脸色微微变幻了一下,似乎拿捏着语句才如此说。

    说的比较委婉。

    “道长所言未免有些牵强,而且我们有事在身。”

    萧如兰脸色微变,随后眼睛不卑不亢道。

    “这是我派门主吩咐我们交给江真人的密信,还望道长明白一二,不敢欺瞒。”

    这时,大姐掏出一个白纸信封。

    中年道士接过瞥了一眼,面色有惊疑闪烁,对方好像并不骗他,而且应该也没有人敢有这个胆子拿江真人开刷。

    而周围的人一听,这来自花间的几个女子竟有宗门密信要交给传闻中的江真人,一时各有异色。

    、“这花间派是想干什么,还派人带信给江真人?”

    “还能干嘛,除了想交好江真人,还能有什么目的。”

    “就凭一封信?哼,江真人岂是她们所能结交的。”

    周围人群小声议论开来。

    此时,中年道士不好做决断,因为这次真人讲道,事关重大,九州道门各位掌教早已下了命令不得有失,一是不准不明身份的人进山门,二是不许旁门左道,名声狼藉之流参与这次道门盛会。

    于是,他传音给了坐镇这方山门的武当掌门。

    “怎么回事?”

    那个留着指长胡须的白发老道士背着剑,手持着拂尘过来。

    “游师叔,她们几人是花间派中人,说有密信需交给江真人。”

    “不过,师叔,这花间派在修行界名声素为不好,方才现场有许多人议论,属于旁门左道之列。我们事先已赶走了几位左道狼藉之流,如果让她们进去,恐怕难以服众。”

    中年道士这些话就是他的顾虑想法,传音给了这位武当掌教。

    老道士听了事情原委,走近前打量了四女,目露沉吟。

    “这封信贫道我将会代为转交给真人,你们几位小姑娘回去吧。”

    老道士将信封收入袖口中,轻飘飘说了一句,甩了一下拂尘就走了。

    “前辈,上面交代我们需亲自面见江真人,把信交给他。”

    大姐见如此,忍不住急声喊道。

    却不知她这一声,人群顿时响起了哄笑声。

    “哈哈。”

    “笑死人了。”

    “她说她们要亲自面见江真人,说的像她们面子多大似得。”

    “也是,她们花间的门主来了,都不够分量说这话。”

    “…….”

    “你们闭嘴。”

    遭受众人嗤笑,四女中的三妹再也遭受不住,哽咽着声反身朝着众人怒吼,眼眶又泛起了红。

    像是要哭了。

    也是,她们几个女人从上山就遭受众人异样的眼神和非议,卑微之身被刺的千疮百孔。

    “哟,姑娘,这里可不是你一个小女人能撒野的地方。”

    戏谑声从一直针对她们的那个男人口里说出来,很是刺耳。

    在场,虽说有不少人觉得这几个女人被人讽笑的可怜,但也不能做什么。

    而就在这时,一道悠远又清亮的声音回荡在龙虎山门上空。

    “让她们进去吧。”

    众人好奇四望,是谁说这大话,明明坐镇山门的武当掌教不让放人进去。

    却见正转身走了几步的老道士,听了传来的声音,身子一僵,面色陡然一变。

    然后赫然转身,朝正山门下的远方一望,肃容正身,低头,躬身,抬手一拜,一声大喝。

    “武当掌门游玄子,恭迎真人现身!”

    其他坐镇山门的众道士马上意识到了什么,瞬间各自气势一变。

    与武当掌门游玄子一样,面对山门下的方向,躬身遥遥一拜,恭敬齐喝。

    “恭迎真人现身!”

    “恭迎真人现身!”

    “………。。。。。。。”

    声音骤然浩荡在整个仙岩极顶,随风回响。

    众道士突然的变化,把山门前的各路江湖门徒给震到了,随后马上意识到了什么,齐齐往山下的方向一望。

    所有人眼神跳动着炽热,还有敬畏,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场面陡然间安静,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随风起伏。

    而在所有人的目光下,一声狗吠率先传来。

    接着,一道白衣缓缓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而在青石阶梯上,转身而望的花间四女,看到那人时,眼中闪烁着浓郁到极点的震惊。

    特别是,那个小鹿的漂亮姐姐萧如兰,无比复杂!

    (一更敬韩国,一杯敬德国,昨天德国踢韩国,然后0比2被ko了,被安排的妥妥当当,嗯,很好很强大,这个世界一点都不温柔,,擦擦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