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生香:盛宠农家妻 第323章 给我个请你吃饭的机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323章 给我个请你吃饭的机会

  只见之前撑船的周老汉斜顶着一顶狗皮帽子,腰间挂着他的专属酒葫芦,手里拎着个半破不破的篮子,晃晃悠悠的朝着这面走过来。

  “周老汉,过年好啊!”白雪双手抱拳,朝着周老汉一鞠躬。

  而一旁的尤铁生也是如此,赶忙给周老汉拜了年。

  周老汉见尤铁生倒是没意外,反倒是被白雪这一拜年拜得有些发懵,定睛看了好一会儿,周老汉这才认出来,“哎呦,你这丫头不是那个,那个背着一堆青菜坐我船的小姑娘吗?”

  见周老汉认出自己了,白雪也是笑着应道:“没想到您老的记性这么好,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还能认出我来呢!”

  “你这丫头,想不让人记着都难啊!平日里能舍得坐船的人本来就少,像你这个丫头又是卖菜,又是买油,还一上船就能睡着的丫头可就更少了。我周老汉倒是想记不住了,可是没办法做到啊!”

  说完,周老汉哈哈大笑起来。

  白雪瞧着周老汉手里拎着个篮子,里面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不由得有些好奇,“周爷爷,您这是要去买东西啊,还是已经卖完了篮子里的东西了?”

  不再开玩笑时,白雪便恢复了乘船时对周老汉的称呼。

  而这一声爷爷,也让周老汉心情大好,哈哈又是一声大笑,说道:“我哪里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卖的?这是要去集市上看看,能不能买点菜之类的回去吃吃。”

  “如今集市上还能卖什么菜啊?不过就是萝卜土豆大白菜之类的,若是没冻过的倒是还好说,可万一冻过了,那还咋吃啊?”

  白雪皱了皱眉头,若是白菜冻了,若是用水焯一下,蘸着酱吃倒也还不错,可如果土豆萝卜冻了,这要是再吃的话,当真是费劲了。

  在白雪看来,冻了的萝卜和土豆,也只有切成细丝,用细面和了,再用油煎了,再吃的时候才能好一点。

  不过那做饭也实在是忒麻烦了些,就算是在家里,白雪都很少会惦记这么一口。

  周老汉听了,却是摇摇头,“冻了的才好呢!冻了的菜,比那些没冻的,价格可是差了至少一倍呢!”

  一旁的尤铁生一听这话,忍不住憋着嘴笑了起来。

  白雪在一旁看了,也能猜到尤铁生笑的原因,便替尤铁生开了口,笑着问道:“周爷爷,你这都有钱喝酒了,咋还能嫌菜钱贵啊?再说了,萝卜土豆白菜那些菜,再贵也不过就是几文十几文的,再差一倍能差到哪里去?”

  本是一番玩笑话,谁知却让周老汉露出了尴尬的神色,完全不见刚刚爽朗大笑。

  白雪心里咯噔一下,便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正要改口转移话题时,却听有人和周老汉打招呼。

  “哎呦,周老汉,今儿怎么来镇上了呢?是不是家里又没有菜下锅了啊?”

  面对那人的调笑,周老汉只是瞪了对方一眼,却不见他回应。

  白雪不傻,自然明白周老汉是被那人说到痛处了。

  突然想起来周老汉的家里还有个儿子,好像年纪不小了却依然没有成亲,不过到底是别人家的家事,白雪倒是没多打听过。

  如今看到周老汉如此潦倒的样子,心想这老头儿的日子应该是过得越发艰难了。

  毕竟冬日里,河面都结了冰,就算是有人想坐船,周老汉这个撑船的都没办法赚这笔钱了。

  想到这里,再想到以前撑船的时候,周老汉对自己也很是照顾,尤其是对自己的叮嘱的话,并非虚情假意那般刻意。

  白雪再看一旁的尤铁生也是一副想要出手相助,却又出不了手的尴尬表情,便开口说道:“买菜的事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今天既然碰上了,我这个外姓孙女咋也要请我周爷爷吃顿热乎饭啊!周爷爷,您一定会给丫头这个孝敬您的机会的吧?”

  周老汉一愣,看样子应该是完全没想到白雪会说这样的话。

  而一旁的尤铁生也是一脸愕然,唯有牛清波,虽说脸上也有疑惑意外的表情,但很快就平静下来。

  像白雪请人吃饭这种事,就像别人要请白雪吃饭这种是一样,牛清波表示已经淡定了。

  周老汉自然是不肯应下,不过架不住白雪连尤铁生都叫上了,最后只能是应下。

  尤铁生本是不去的,因为还惦记着他娘要吃馄饨的事,可白雪却依然有法子堵住了他的嘴。

  “铁生哥,大娘那面你就放心吧!我保证让大娘很快就能吃到热乎的新鲜馄饨。我要是做不到,你以后见我一次,尽管打我一次,我要是反抗一次,我白雪就改姓你的姓的,你说咋样?”

  此话一出,在场的其他三个人都瞬间愣住,牛清波更是赶忙惊呼道:“雪儿妹子,你说啥胡话呢?”

  被牛清波这么一呵斥,白雪才陡然回过神来,意识到了自己不小心又没遵从这个时代的规矩,忙又改口道:“我这不也是急了嘛!再说了,我把铁生哥可是当亲哥哥似的看待,铁生哥还能挑我这个妹妹的理不成?”

  尤铁生面露尴尬,却又不好说不,只能是笑着点点头,附和道:“是是,雪儿妹子就像是我亲妹子似的,我哪里能挑她的理。”

  被白雪的口误尴尬事件一耽搁,尤铁生反倒不好再说不去了,加上周老汉也是一副尤铁生不去,他也不去的架势,最后只好跟着白雪和牛清波一起离开了原地。

  只是当四个人站在聚贤阁的大门口时,尤铁生和周老汉都纷纷变了脸色。

  他们两个怎么也没想到白雪说的随便吃一口,竟然会选择聚贤阁这种地方。

  “白,白丫头啊,你,你这吃饭的地方,也,也太费银子了。我这把老骨头不挑地方,咱们去一旁吃碗面就行,就,就别进这种地方了。”周老汉连说话都变得有些不利索了,看来像聚贤阁这种地方对他来说,当真是高不可攀的选择。

  一旁的尤铁生也说吃碗面就好,一副怎么都不肯去聚贤阁吃饭的样子。

  早在刚刚答应和白雪、周老汉一起吃饭的时候,尤铁生就已经下了决心,不会让白雪花钱。

  可是,一般的小店倒也算了,最多也就是三五十文钱,也该够他们四个人吃饭用的,可如果上聚贤阁这种地方,他们四个人吃饭,估计没有个三五百文钱怕是不够的。

  这次出来为娘亲看病,尤铁生将家里存着的二两多银子全都带出来了。

  昨天看了郎中,抓了药,又是住店又是吃饭的,已经花了小一两。

  剩下了不到一两半,怎么也要留出一半来为下次来镇上复查准备着,如果光是吃这一顿饭就要花出去三五百文,自己可真的有些吃不消啊!

  白雪见这两个人都像是要进鬼门关一样抗拒,不由得一挑眉,看了看牛清波,又对那两个人说道:“让你们来吃饭你们就放心吃就是了。别觉得这地方贵得离谱,对别人来说,这地方贵得厉害,可对我白雪来说,他们的菜价肯定给我打大大的折扣,没准回头咱们四个人连吃带拿的,都用不了几个钱呢!”

  牛清波知道白雪看自己一眼的意思是什么,所以趁着另外两个人没说话,补充道:“铁生啊,雪儿妹子之前就是给这家酒楼送菜的,你是知道的。所以雪儿妹子和这家掌柜的有些交情,不会让雪儿妹子花太多的银钱,所以你们就放心的跟着进去吧!”

  白雪给聚贤阁送菜的事,尤铁生自然知道,只是,一个送菜的再怎么有交情,也敌不过那么高的菜价吧!

  四个人胶着在聚贤阁门口,两个说进,两个说不进,场面有些尴尬。

  正在这时候,聚贤阁里面却传来了和白雪打招呼的声音。

  白雪回头一看,却不由得乐了。

  只见段老坑正陪着一脸的笑朝着自己走过来,一边走还一边招呼道:“哎呦,真是白姑娘啊!小姑奶奶,您什么时候来的?怎么还站在门口呢?赶紧进来暖和暖和,今儿您想吃什么,小的请你。还请小姑奶奶您一定要给小的这个孝敬您的机会啊!”

  这番话别说是其他人了,就连白雪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下意识的问道:“段老坑,你干啥要请我吃饭?”

  “哎呦喂,小姑奶奶,瞧您这话说的,要是没有您,小的过年哪能收到那么大的红包啊!”

  看到段老坑一脸喜气的样子,白雪挑挑眉,随口问了一嘴多少红包钱。

  本以为段老坑会藏着掖着不肯说,谁知他却往前凑了一步,小声的对白雪说道:“实不相瞒小姑奶奶,今年小的的红包,可有足足的五两银子呢!”

  五两啊!

  白雪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心里却想着这点银子,也不知道能够在聚贤阁点几道菜的。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白雪可没真的想占段老坑的这点便宜,只是想着有段老坑这个由头在,自己倒是有办法能让尤铁生和周老汉二人乖乖的进酒楼来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