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二二章 像是幼稚的报复!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场面安静无声,风吹树叶沙沙。

    各路江湖门徒终于见到了传闻中有诸多传奇事迹的这位道家江真人!

    修行复苏数年,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

    鸿而起,名震九州,被誉为“修行界第一人”,只是岁月模糊了其印象。

    新人只耳闻,这位前辈过往岁月中曾干下的一件件大事,每件都曾名震九州,令人心生想象其高大形象。

    当他们见到江小白时,见到被世人敬畏的道家真人如此年轻,有几分云淡风轻,看起来挺好说话的那种,一时心里还别说,有点反差。

    对方流传在九州的传说,白龙妖山护道,樵夫山斩魔,月下飞仙,大战邪剑,剑斩强敌,哪一个听起来不热血霸气,与这般见面确实几分反差。

    不过,只是心里暗暗转下念头而已。

    山道上,面对江湖各路门徒的注目礼,江小白牵着小丫头的手,一步一步前走,面如清风。

    李水月和初音跟在后头。

    “哥哥,好多人啊。”

    小丫头江小鹿看见密密麻麻的人,大眼睛眨了眨,好奇地扫了扫其他人。

    那些修行门徒也打量着这个可爱的小丫头,听说江真人有一个小妹妹,看来就是她了,像个瓷娃娃,让人见了心喜。

    “漂亮姐姐,小鹿看到漂亮姐姐了。”

    小丫头看见了萧如兰一行人,大眼睛一亮,然后挣脱开江小白的手,雀跃地往山门跑去。

    “汪汪”

    大黄也叫唤着,嗖的一下跟在了后面。

    别说,小丫头虽然小,只有几岁,但有修行内气在身,跑的挺快。

    像小兔子似得,两只小腿雀跃。

    一会儿,她就跑到了每个台阶落差尺许高的青石阶梯上。

    对于她的小身板来说,这阶梯挺高,看的众多修行门徒一阵心紧。

    “呜….”

    当小丫头伸长小腿爬阶梯时,像是要随时摔倒一般,周围的修行者就发出一阵低呼,都低身作势要扶。

    这可是江真人的小妹妹,在场的诸位,自然不能眼瞧着小丫头摔倒。

    场面看起来,说不出的有趣。

    然而江小鹿没那么娇弱,一步一步稳稳当当地上了一层又一层。

    不过阶梯上的修行者们,都紧巴巴地盯着她,保持着随时出手“帮忙”的姿势。

    这个时候,山门下,萧如兰在心里翻江倒海,无比复杂之后,蓦然回转过来。

    她快步走下,在其他人又惊又愣的目光下,将小鹿抱了起来。

    “姐姐,小鹿又找到你了。”

    小丫头软软糯糯的欢喜声,让周围的修行者们一阵惊异。

    这江真人的小妹妹竟然与这花间女子有不俗关系。

    那这样的话,岂不是江真人与这花间女子有交情?

    见此场景,方才那些嘲笑花间四女大言不惭要面见江真人的修行者们一时顿然语噎。

    特别是那个刻意针对花间四女的男子,一时瞪大了眼睛,嘴巴微张,觉得被打了脸,心里惴惴。

    此时,萧如兰抱着欢喜的小丫头,蹬蹬回到原位,面色复杂。

    不知该如何面对怀里这对她真诚喜欢的小丫头,这位传闻陆地神仙人物的小妹妹。

    如今骤然发现,这种身份天差地别的恍惚感,让她有些窒息。

    而就在她心乱如麻,内心慌了神时,山门之下,空空如也的空气中,骤然出现了几个人影。

    众人惊呼。

    原本百米之外的江小白几人下一秒出现在了山门之下。

    初现神通,让众人眼神里更多了几分敬畏。

    “真人,李道友。”

    武当掌教老道士对江小白行礼,也对李水月点了点头。

    其余众道也赶忙躬身。

    江小白摆了摆手。

    “原来你们是花间中人。”

    他转身,望着近前花间四女,有些恍然。

    江小白听闻过这个奇特的修行门派。

    “拜见江真人。”

    四女心中骤然一紧,觉得喘不过气来,都不觉低下了头,根本不敢与江小白对视。

    那位傲娇的三妹,方才被众人讽笑弄的怒火大喝,哽咽欲哭,此时低头,嘴唇直咬,手指紧捏着衣裙。

    她们都在想,难道这位神仙人物也如他人一样,瞧不起她们的卑微之身。

    如果是,她们所有的坚持和努力将会被击碎,连反驳愤怒的机会都没有。

    “游掌门,那封信给我瞧瞧。”

    江小白轻声与武当掌教说,眼神深处有疑惑闪过。

    “请真人过目。”

    老道士把信封给了他。

    江小白拆开了信封,却在刹那间脸色微变。

    一道粉光骤然从信封中射出,直入了他的眉心,江小白连忙一摆手,一股狂风将四周的人送走,随后闭上了眼。

    “不好!”

    惊变顿生,现场顿时大乱。

    “嗡”

    与此同时,仙岩极顶骤然爆起一声冲天剑鸣。

    一道令人森然的血光破空而来,荡漾起刺骨杀意,唰的一下降临下江小白头上。

    凶剑出世,悬浮在江小白头上,散发着令人通体刺骨的森然,隔的近的人都感觉体内气血翻滚,骇然后退。

    瞬间周围清空,无人敢近身。

    李水月,初音,老道士等人勃然变色。

    而原本镇压龙虎山的邪剑动静,引发龙虎山震动。

    从山上刷刷破空声四起,一道道人影出现。

    “将她们给我拿下。”

    现场,武当掌教游老道士脸色黑沉,一声沉喝,望向脸色煞白的花间四**沉毕现。

    花间四女已经骇的魂不守舍,脸上已无血色。

    “好大的胆子,竟敢袭击我道门真人。”

    有道门大神通者,怒喝,抬手要惩几人。

    “真是找死。”

    有人冷哼。

    各路江湖门徒被道门各大高手的气势给震住,也骇然花间一派怎么敢对当世真人出手。

    场面眼看要失控。

    “慢。”

    就在这时,一道轻声,山门下,江小白陡然睁开了眼,瞬间衣发狂舞,眼发金光如神祗,惊然众人。

    呼吸间,金光隐没。

    随手一拂,头上的青赤邪剑一声剑鸣,又飞走了。

    “真人”

    “真人,您没事吧?”

    众道关切。

    “没事,挺有意思。”

    不料,江小白回了这么一句,让众人摸不着头脑。

    “不关你们的事,不用惊慌。”

    这时,他一个闪身至几个姑娘的面前,望了望花间四女,见对方神色惨白,身子发抖的模样,出声安慰道。

    “哥哥,你把姐姐吓到了。”

    江小鹿不知道哥哥发生了什么事,却关心起了萧如兰,呆萌道。

    此时萧如兰脸色煞白,方此的肃杀气氛实在压得她们喘不过气来,她都有错觉,道门中人要当场掌杀她们几人。

    “谢谢江真人。”

    那傲娇的三妹此时压力顿泄,竟哭出了声。

    “无碍,我有话要问你们。”

    江小白眼中异光流转,轻声道。

    他知道这事跟她们没关系,方才那道粉光是一位强大修行者的一道神念。

    是一个戴面具的神秘女人,正是他昨日深夜听到的那个声音的主人。

    他正愁眉孙狂失踪的事,应该与她有关。

    只是对方不知用意为何,反正对方那道神念进了他泥丸,就开始又急又怒地动手。

    弄的江小白在泥丸把她那道神念给掌杀了,到现在他茫然不知什么时候惹了这么个人,莫名其妙。

    对方的来路也不清晰,如果是敌人,光凭一道神念想杀他,显然不可能,这般做法,对方更像是一种幼稚的“报复”。

    他想到留在孙狂体内的神念被灭时,那一句“轻薄本宫”的话,越想觉得越不对劲。

    “江真人请问。”

    四女中的大姐声音有些颤音。

    “你们上面可还有什么话交代?”

    他问几女,心中自有考虑。

    “回禀江真人,晚辈收到消息,除了要我等亲自把信送到您手上,还有一句话要带到…..”

    “行了。”

    江小白听完,眼中意外沉吟之色一闪。

    随后他脸色恢复平常,把小丫头抱了回来。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他问萧如兰。

    “回…真人,晚辈萧如兰。”

    萧如兰低垂着头,嗫嚅低声,不敢与江小白对视。

    她就像怎么想也想不到,两年前自己认为的一对普通兄妹,却是当今修行界号令九州的神仙人物。

    天差地别的身份差,让她窒息,又觉得难受。

    “我见你真窍气穴已松,既然丫头与你结了善缘,便送你一场造化。”

    江小白淡淡一笑,抬手一指,一道金光便没入她天灵。

    刹那间,萧如兰浑身毛孔有金芒吞吐,周身气流卷起。

    而江小白则转身一拂,连同的几人一狗,消失在原地,不见了人影。

    只留下一众修行门徒惊然艳羡地看着萧如兰在浑身金光涌动间,数个呼吸后,风卷呼啸,天地灵气灌体,进入了先天境。

    真人一指,数个呼吸,造就了一个先天。

    让人惊叹与火热!

    不久后,仙岩极顶上青钟四起,咚咚作响。

    直至一百零八响后。

    整个仙岩极顶,滚出浓雾,龙虎山山门全部被浓雾遮掩,关了四方。

    “道门八方入阵,开坛。”

    一声悠扬大喝于云层中骤响。

    阵阵经文偈语从天外起,在云中生,宛若仙音缈缈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