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二三章 祭三味 龙虎出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流云卷风,青钟悠扬。

    仙岩极顶,浩浩汤汤。

    各路江湖,齐聚龙虎。

    在开坛讲道前,发生一个小插曲。

    “传真人口谕,此番讲道,不问来处,不问过往,除强闯道门作乱者,其余人等皆可入山。”

    这才是江小白真正的口谕。

    严守山门,验明正身,是九州道门各方掌教共同商量的决策,就是为了在这种的道门千百年难逢盛事时,谨慎防止出乱。

    而且九州传言沸沸扬扬,有人要问责真人天威,在今日讲道盛会之时。

    四方道门这么做,并无丝毫不可。

    至于江小白,只是道家人,不是道门身,自不会干涉道门行事,只是见不少人等在山门外,便许言放了进来。

    几方掌教劝,来人鱼龙混杂,其中不乏有名声狼藉,作奸犯科之辈,若得道中机缘,岂不是更盛气焰。至于传言有人问责他之事,让几位道门掌事人欲言又止。

    “夫唯不争,天下莫能与之争。”

    “无妨,佛门有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又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道门福祸无门,唯人自昭,若能引作奸犯科之人入三妙三味道境,修我道心,便是一场功德。”

    江小白如是说。

    几方掌教听言,心堂一亮,便下令放了那些外面等候的人进来。

    当然,那些之前蓄意触犯道门威严的人,是不会允许进山的。

    他们心没这么大。

    一时,四方云开,各路江湖便齐登仙岩极顶,共参盛会。

    此时,仙岩极顶,金阳已爬东山头,流云卷了漫金,各路江湖门徒齐聚兜率宫广场四周,青石,树上,哪里有落脚的地方就站哪里,密密麻麻,头齐仰望。

    而广场中央,青衣,黑衣、白衣、黄衣、四方道门,尽数上千弟子,呈九列,肃容衣整,仰头凝望。

    一路往上,九十九层青云梯,黄旗高悬,笙鼓其鸣。

    兜率宫内,经文唱响。

    其中,九州道门声望高辈,皆聚于一殿,祭道祖老子。

    为首白衣江小白,次者天师、龙门、终南、武当、茅山等人。

    最前方,江小白足踩八字,手臂抬直,拱手持三香,拜上三拜,秉香烛插入道祖泥塑供奉铜鼎。

    足八字,手十指,头一也,喻道祖老子八十一化,乃祭拜之礼。

    众道随其皆拜。

    行礼祭拜之后,江小白转身拂袖,手向旁神出,便见一个乖巧的小丫头从侧边蹦蹦跳跳跑出,欢喜地牵着他的手。

    殿外天光明明,透进略显昏暗的大殿,江小白牵着江小鹿,穿中堂踏身。

    周围两列众道门高辈皆随之其后。

    江小白率众道踏出兜率宫外,俯望而下,道门济济,有天罡正气冲霄。

    仙岩极顶的东方,听钟亭最后一声悠悠钟鸣重重撞响。

    迎着金阳碎金色看,一个黑色人影抱着一根粗木狠狠撞向一人多高的大钟。

    “咚….”

    青钟晃荡,穿云随风。

    “开坛!请真人开道授法!”

    一声大喝传遍了仙岩极顶。

    “请真人开道授法!”

    “请真人开道授法!”

    “…….”

    兜率宫前,成百上千道门弟子行礼躬身,叠起一层层声浪,声震九天,把流云都给惊散。

    场面壮观,气势如虹,周围观礼各路江湖都听得气血直涌,凭生激荡。

    “好大的场面啊,真是不虚此行。”

    “可惜此处有阵法,有奇怪磁场影响,要不然就能有手机拍下来,真壮观。”

    “当真气冲云霄啊!”

    “道门出了真人,必是要大兴。”

    “…….”

    各路观礼的诸子百家落于四处,面色或激动,或感叹。

    这时,兜率宫前,有道童放出一盏一人多高的巨大道家祭天云灯,上面绘出的云彩飘摇,似有仙门隐于云间。

    此科仪,意指上达天听,指引大道。

    “真人,请!”

    江小白明白其中科仪,抬手一挥,那云灯飞起,直上九天。

    与此同时,江小白口中一吐,一口鸡蛋大小的琉璃火光飞出。

    得如三味,明定净身,三味真火出。

    三味真火一出,并无恐怖温度蔓延,周身众道只觉一股清净之气席卷,觉得心神安定,通体泰然。

    “琉璃明净,三味真火!”

    各道门高辈熟读道经,见了此火,又体察其神异,眼神一凝,口中微呼。

    三味,得从人之精、气、神,静可焚除五贼心魔,驱除杂念,入定安神,动可焚烧万物,妖邪皆怕。

    只见此时,江小白祭出一缕三味真火,化作一道琉璃光直冲云灯而去。

    像一束冲天的烟火!

    这片方圆天地间,所有人视线跟随而起,仰头而望。

    只见,琉璃火光追上了升天云灯,一闪而没,下一秒,云灯里发出耀眼琉璃光。

    顷刻间,化作一团火光。

    刹那间,青天白云动。

    流云飞卷,皆朝着云灯而去,几个呼吸间就卷起了方圆数里的漩涡云团,风卷猎猎,引得众人睁大眼睛瞧,一眨不眨。

    “yin…..”

    “hou…”

    一道奇异吟声,一道震天吼声。

    云成龙,风卷虎,漩涡云团翻涌间,白云化形,一条近百丈长的云龙从漩涡眼中冲出,游走于云间,鳞爪毕现,栩栩如生。

    与此同时,一条硕大的云虎也从云中生。

    龙虎成行,巨大的兽影在云中翻滚,栩栩如生,给人以视觉强大的冲击力。

    “哦…”

    下方九州众修行者一片惊哗,许多人眼睛睁的老大,嘴巴微张。

    “哇,哥哥你看,龙,龙,龙。”

    兜率宫前沿,小丫头江小鹿看着天上龙虎翻滚的景象,兴奋地蹦跳,小手指着天。

    江小白笑望,抬手一挥。

    天上云龙云虎发出龙吟虎啸,成龙虎戏珠之势,带着火团下了云间。

    火团悬于广场正中央,成百上千道门弟子头上方,随后身形巨大的云龙云虎近距离地在这些道门弟子上空游走,卷起风云。

    顺便惊起一干道门弟子的骚乱与惊呼。

    某一刻,一龙一虎迎头冲撞火团,消失在火团中。

    琉璃火团炸开,射出一道道琉璃光进去了上千道门弟子的身体中。

    “赠与三味一缕,明三性定五贼,接下来,便听我言。”

    江小白立于兜率宫前,铮铮之音传四方天地。

    讲道开始!

    道门众人躬身一拜,随后盘坐,诸人归位。

    不久后,江小白坐于兜率宫殿前,小鹿和初音分坐于他两边。

    就在江小白张口开言时,有声音突兀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