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寒风霜露 老桃抽芽 (为护法撒花)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腊月二十九,离除夕只离一天。

    清晨,天微亮。

    早晨七点,床上的江小白眼睛准时睁开。

    醒来时,脖子和脚下感觉微沉。

    侧脸一瞧,小鹿这丫头的一只手抱着他脖子,一只脚搭在他膝盖上。

    像抱小熊似得,睡得可香。

    他笑了笑,轻轻把小丫头的手拿到暖和的被窝里,把脚挪开,轻轻下了床,披了衣裳。

    一起床,如往日平常一样,打开了堂门。

    堂门一开,一股霜露雾气卷来,吸了一口进去,冰冰凉凉的。

    出门,仰头瞧了瞧远方大山,竟起了浓雾,整片天地似乎都是朦胧的,白茫茫一片。

    只有东边的远方,有朦胧的赤金色光晕,钻不过来。

    这大雾生的妙,整片山水都像笼了白纱,朦胧间云蒸雾绕,宛若人间仙境。

    江小白深吸了一口气,顿时周围的雾气如被空气抽机抽空了一般,倒卷入其口鼻中。

    雾气入肺腑,凉意通达其身,顿觉神清气爽。

    “这其中精气滋味甚足,倒是难得修炼的好天气。”

    他兀自眯眼品头论足了一顿,随后睁眼,眉眼带着丝丝笑意。

    古来自有隐士高人,隐于山中,饮清风、食霜露、不沾五谷,食天地精气而生机不绝。

    这无非就是道家吐纳炼气之术罢了!

    虽是修炼的好天气,江小白却没打算趁着云雾未散时,打坐修炼一番。

    他已精气大圆满,炼气对他突破先天也无作用,三花神未满,五气不能聚。

    没觉得什么可惜,只当是一场好景,眼睛扫了扫四周远山。

    “咦”

    江小白正扫着大雾风景,忽轻咦一声。

    他眼角余光瞅到了院子里的桃树,见到了一副异景。

    不知何时,老桃树那如笔走龙蛇的苍劲枝条间,竟萌发了点点绿意,抽了新芽。

    新芽点枝,在寒风霜气中,颇为耀眼。

    按照以往,桃树抽芽在阳春三月底,可此时正是寒风雾霭的二月中。

    这就奇怪了!

    天气寒冷,老桃抽新芽,违背了自然的生长常理,让江小白大为意外。

    他大步走向院中的老桃树,凑近了看,枯黄的光秃树枝上,确实长出了点点新绿,霜露打在其上,透发着晶莹绿意。

    怪了,怪了!

    他伸手捋了捋枝条,面色疑惑,小声嘀咕。

    看了看半晌,他收手,抬头看了看三米多高的老桃,朦胧雾气中,那些新绿如发光的萤火虫点缀在其间,在寒风中轻轻摇摆。

    “一夜霜露,寒中出头,实在违背常理,莫不是灵气作的怪?”

    自从灵气现,各种端倪渐出,大雪三天,老龟得气,这老桃树寒中抽枝,莫非也是其中所带来的影响。

    毕竟老道进入先天后,讲了其心眼所悟,万物生灵皆有呼吸法。

    江小白眉间思忖,半晌,转身去了堂门口,踩上了木屐,径直出了院子。

    踩着雪地,他往大雾弥漫的梧桐山下走,去看桃花地。

    桃花里之所以如此称呼,便是其家家户户都在低山脚都种有几亩桃花地,每到阳春三月,便是桃花烂漫,一片嫣红花海。

    他走了几步路就到了,瞅了瞅那里的桃树,霜雾弥漫间,没有抽芽,没有绿意。

    这就更奇怪了,整个桃花里难道就院里的老桃抽了新芽?

    他又往其他的地方看了看,没见到一株抽了新芽的桃树。

    神色愈加疑惑的他,在大雾漫天中回到了院子里。

    他又站在桃树下看了看,不过他实在看不出什么花样出来。

    没入先天,心眼未开,他也只是肉眼凡胎,看不出老桃有什么端倪。

    等哪天请老道来看看。

    江小白看不出,心里只能这么想。

    又静站了一会,江小白才摇摇头,去了屋子里。

    半个小时后,江小白从后院厨房出来,把小鹿喊了起来,又跑到对面东厢房,敲了敲门。

    “起来吃早饭!”

    他喊了一声,就又跑去后院厨房了。

    过了一会,他端着一大海瓷碗清粥,放在桌上。

    两边房间,小鹿揉着眼睛出来,而对面房间也恰时打开,初音也已穿戴整齐出来了。

    “师父早。”

    初音脸上微有迷色,对正在摆桌的江小白笑了笑。

    “初音姐姐早。”

    小鹿跟初音甜甜一笑,打了招呼。

    “小鹿走,跟姐姐洗漱去。”

    初音笑了笑,便牵着小丫头去后院洗漱了。

    不一会儿,初音端着一盆热气腾腾的水从后院出来,后面跟着小丫头。

    她手上拿着一把梳子,手上套着几根彩色橡皮筋。

    初音来后,替小丫头梳头洗脸的差事就交给了他,小丫头也很喜欢姐姐替她梳头,因为初音不像江小白,只会扎简单的马尾和羊角辫。

    毕竟,小女孩也是爱美的。

    初音离堂门还差几步,才发现堂门外大雾漫天,丝丝乳白色雾气飘进了屋子里。

    “好大的雾!”

    她快走出了门外,往远处瞧了瞧,便见大雾绵绵,远山缥缈于云雾中,苍茫雾海一片。

    “真漂亮!”

    她眉眼藏着一丝赞叹,忍不住说道。

    “咦,姐姐,你看你看,桃树出芽了。”

    小丫头倒是看到了雾气中抽芽的桃树,大眼睛里跳跃着兴奋,拉着初音去看。

    “抽芽不很正常么?”

    初音瞧了瞧,却是来了这么一句。

    刚从后院拿碗筷出来的江小白听到了她的这句,顿然无语。

    好像这徒弟,某些方面十分聪慧,某些方面常识很惊人!

    却见小丫头马上纠正了她的错误,脆声道:

    “姐姐,桃树到三月才抽芽哦,以前都是这样的。”

    “哦!”初音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道:“那就奇怪了。”

    不过看样子并没怎么在意,继续看了远山雾景半晌后,就拉着小丫头梳洗了起来。

    远山处,朦胧远山,堂门前,两女梳袍。

    山水世外,一副清风云雾霜满天的好景色,而江小白正舀着一瓢腌菜放进自己的碗中,用筷子拌了拌,仰头舒爽喝了一口。

    还是清粥伴咸菜,才是最佳!

    (今天有事出门,心态爆炸了点,所以更新晚了,抱歉,唉,明天才子生日,看来单身狗注定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