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三七章 初音历练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时间流转,白云苍驹。

    从六月微热,梅雨时节的初夏,到秋蝉叽喳,硕果累累的金秋,时间流逝的力量,有时不经意地恍然才发觉。

    时间到了十月份。

    离道家真人江小白讲道龙虎山的日子已过去了三四个月。

    这段时间,人间依旧那般看似风平浪静,但于灯火阑珊中却愈加风云诡谲,每日有变化生。

    自龙虎山那三日江小白讲道后,后面陆续的日子里,于九州各处山野,庙宇中,便纷纷传来喜讯,不断有人更进一层楼,踏入修行更深处,皆传受江真人授道之恩。

    而江小白这位道家真人的声望早已被推向顶峰,无人可出其左右,享修行世人尊崇。

    更有甚者,有人为他建观立像,吟经香火。

    这称的上是九州一喜,但整体修行力量膨胀后,江湖上各路人马的纷争在短时间里陡然激烈了起来。

    有了更强的力量,追求或是**,都必将更大了一些。

    原本还算温和,平静的修行界,渐渐变得戾气了起来,因为什么新发现的灵草,还有什么奇石矿脉的发现,恩怨情仇,等等与修行切身相关的东西,大打出手也好,阴谋算计也好,渐渐不是什么稀奇事。

    说到底,短短时间里,修行势力的跃迁,迅速打破了原有修行界的平衡,所以产生如此混乱,也不是什么奇怪事。

    就是更热闹了些。

    这番风云诡谲中,总会招惹一些奇怪而神秘的存在出来,还发现一幕幕神秘的争斗。

    例如,有势力短短时间新增了一两位先天高手,觉得修行力量膨胀了,去妖兽禁地白龙妖山去捕捉妖兽,然后惹出了妖山深处的两个存在,一个叫七王的,一个叫老九,然后死伤惨重。

    又例如在某一日,在泰山禁地外围发现了某种未知灵草,各路人马争斗不肯想让,发现先天不能踏进的禁地深处有剧烈爆炸声,有神秘人影争斗。

    ……………….

    这些疑象,如今越发显眼了起来,众说纷纭不断。

    但风云成局,局里人看不通透,局外人却多少明白一二。

    只是这局外人少的很而已。

    十月的某一天夜晚,龙虎山流云之上,繁星点点,星罗棋布。

    晚风吹拂,只闻后山的竹叶沙沙,听着着实清爽。

    “咳咳..”

    这时,夜色静谧,后山竹屋里,响起轻微咳嗽声。

    “吱呀”

    没过一会,黑暗中,侧房的竹门推开,一位丽人披着薄轻纱进了屋。

    素手一捻,一粒火星子飞出,将油灯点燃,将屋里照了五六分。

    这屋里一张床上,一个人影正一只手弯肘支着床,半侧着要起身。

    看灯火阑珊闪烁的侧影,赫然是江小白。

    此时的他在闪烁灯火中,脸色有些不太好,不知为何变成如此。

    “公子觉得怎么样,还是觉得头痛?”

    身披素纱睡裙的是李水月,与小丫头睡在客厅,因为这竹屋本就一间房。

    她听到了房里的动静,就推门进了来。

    李水月走过去,坐在床边侧沿,伸出手扶着江小白坐了起来,动作自然,身子洋溢着一股如兰清香。

    “估计还要休养一段时日,这阳神受损,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自行恢复。”

    江小白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她搀扶,自己挪下了床。

    “公子终究还是鲁莽了些,此去数月,不仅与那些外界强者交涉立威,又孤身去禁地探险,弄的如今模样,可失了分寸,你终究要顾念小丫头的情绪,毕竟…”

    古国公主李水月秋水般的眸子,在摇曳灯火中水亮发光,侧脸与江小白轻声说道,说了几句又不说了。

    “你这话已经教训我数遍了,我当听得。不过此行虽受了点伤,却也算不虚此行,倒也无妨。”

    江小白对她无奈笑了笑,起了身,走了几步,把房间里的竹窗吱呀打了开,从桌子上隔空倒了一杯茶水,落了手上,喝了口,润了润嗓子。

    说着,身子就侧靠在窗户边,眸子看着夜间后山的清幽月色,又自顾继续道:

    “那些人虽大部分自视甚高,似乎把我等当土著人一般看待,但也有一些有趣之人,从与这些人的交涉中,他们好像也没什么上古大战的线索,只是琢磨几大禁地觉得有些奇怪,我也便亲自去探探了,毕竟十大禁地里许多地方素未去过,只是早些年前这些地方刚出现在九州的时候,偶有听闻,听说凶险未知。”

    “他们未尝没可能把公子你当枪使?”

    “所以我最开始杀了那几个道门行凶之人,似乎多管闲事了些,但却觉得痛快,那些人之间相互应该都有一些联系,消息传开,这些人就不敢太过轻视于我了。”

    江小白说这话时很是淡然。

    说完把杯子扔回了桌子上,晃都没晃,稳稳当当。

    “杀了便杀了,这些人与强盗无异,倒是让公子手上平白沾了血腥。”

    李水月走近,眉宇间多了几分冷气。

    江小白默然没做声,侧身,然后半个身子探出窗外,手肘倚着,侧眉转移了这个话题,问她道:

    “初音的历炼应该还顺利吧?”

    “每天都有消息传回来,不过公子你确定是历练,我看她每次传回来的消息不是什么地方的东西好吃,就是什么好玩,也没见她说过两回正经事。”

    李水月眉眼轻轻眯起,嘴角弯起小小的弧度,觉得好笑道。

    “呵呵,我放她出去历练本就是为了让她转换一下心情,她虽这两年心智长了不少,却是被我牵扯所累,她嘴上不说,我心里自然明白,这次她突破先天,便放她出去舒缓下,毕竟她学道不过三年,虽有灵体资质,但修行日子尚短,六贼尚未定,心里不能绷的太紧。”

    江小白说到这,脸上神色好了不少,眉眼轻轻一笑,觉得有所亏欠这个徒弟。

    “而且这个时候去看看人间红尘的车马热闹也好,说不定以后就难见着咯。”

    江小白继续说着,然后转头望着外面月色,若有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