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三九章 真人评判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龙虎山后山禁地,一直素来清净,无人烦扰。

    一座静静伫立在后山悬崖的竹屋,有流云作伴,清风相随,有几分独立天地悠悠的沧然。

    翠竹小居清净,离地有几分高度,掩映在两边清翠竹林中,前方倒是一片开阔,可尽览悬崖高情。

    还有龙虎山的镇山之宝,张天师的炼丹炉孤零零矗立在这片悬崖开阔之地,一立便经数千年风雨,尽洗礼斑驳,却于岁月悠悠中岿然不动。

    与这竹屋一线,倒是相衬。

    此时,不至中午,东阳半山。

    流云卷,清风来,竹叶沙沙。

    掩映竹屋中,风情正惬。

    大门正对客厅,摆着一方小方桌,上面堆了整齐累叠的纸张印册,还有些许毛墨。

    江小白盘膝而坐,正对门前。

    只是这时他右手屈肘,微侧着头,用手撑着,闭着眼,神色舒缓,好像在小憩。

    他面前铺着一卷书册,还没看完的样子。

    清风穿堂过,书页卷扑簌。

    桌子上的书册被风卷起了页,簌簌声响。

    配上此处安静祥然,更添几分惬意。

    江小白似乎就是被这秋日清风吹的舒畅,忍不住在这间隙打盹小憩。

    只不过,这份惬意闲适,没过多久便被来人打破。

    刚从议事殿出来的各家道门掌教,出现在这片清净之地。

    “我等听闻真人数月方归,特此拜见。”

    声音不大,一众掌门于竹林外拜手行礼。

    竹屋中,江小白悠悠睁开眼,眼中闪过一丝倦意,抬起了头。

    “进来吧!”

    一众掌门听声便入竹林,井然有序地进了竹屋。

    “方才见真人似在小憩,打扰了。”

    进屋的掌门,以天师道张掌教为首,拱手称歉。

    “这风吹的惬意,忍不住泛起秋困,无事,都坐吧。”

    江小白轻声,示了示意。

    一众掌门围着小桌,分排便席地而坐了下来,气势规整。

    “真人数月未归,要不是知晓小师叔还在山中,我等还以为您回梧桐山去了,也不知真人数月间遥无音讯,是忙于何事?”

    茅山天一道长率先出声道,好奇。

    “小师叔?”

    江小白初听,眉角纹理往上一抬,有些疑惑。

    “哈哈,天一道友说的是真人的小妹,这辈分也是从门中弟子那里刚学的,现如今这道门上下三四代弟子都叫她小师奶奶。”

    武当老道士忍不住哈哈一笑,鹤发童颜,满是笑意,给江小白解释道。

    “小妹年纪尚小,生性顽皮,这段日子给各位添麻烦了。”

    江小白听完不禁莞尔,点头称谢。这个时候,小鹿不在后山,出去玩了,李水月在身边看着。

    “不敢。”

    众人拱手还礼。

    “真人数月未归,有些事也不知李道友与您说没有,我妄自做首便做下汇报,恭听真人指点。”

    江小白点了点头。

    “其一,真人上次嘱咐我等查宗门古经典籍,从其中寻找所言上古大战的线索,我各家已将疑似典故,线索汇成书册,交给了李道友,望对真人有所帮助。”

    “其二,真人上次还嘱咐我各家从九州道门各家各宗中挑选精英弟子,我道门各家也公断评判,从九州大小道庭中挑选弟子在册共计二百四十人,其中先天弟子近半,遍布九州道门洞天,名单信息也已统计成册,交与了李道友,请真人审鉴评判。”

    “其三,数月前,讲道事后听真人讲当今大世有外界强者参与,自觉形势诡谲,我等几家道庭掌事经过重重斟酌、商议,决定执行前所未有之决定,道门共建,各家整合资源,集中发展,相互扶持。只不过,当时各位做这个决定时,本想听真人指点几句,只是真人当时已不知行踪。”

    “主要就以上三件事,在下的话说完了。”

    天师道张掌教拱手,话毕。

    “你说的这前两件事,水月姑娘已经将东西给了我,这桌子上的书册便是,只不过我刚回来,还没来得及看完。”

    江小白轻声点了点头,示意了桌子上累叠的书册,接着又抬头继续道:

    “不过,第三件事,着实令我有些意外,但这点我是赞成的,如今世道的局势虽表面看似风平浪静,但风浪将起是迟早的事,不光九州,其余地界皆如此,道门联合,集中发展,归于一家,适于形势。”

    江小白对这事持于肯定评价,立于局势,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他刚回来时,便发觉了龙虎山的不同,李水月也说了此事,觉得赞同。

    至少,各方道庭一致作出的决定,与他策划的布局方向一致。

    但他没多加评论细说,各方道门之间的决定,他中肯评价两句便成。

    “真人所言也是我等所想,所以今日来,是想向真人讨要些智慧。虽说我等决定在如今大世同袍相连,同舟共济,但其中大小问题甚是杂乱,各方同袍虽同属一家,但各有传承数千年的治门法度,这些日子我等吵的不可开交,所以有些疑难就想找真人请教,加以评判,你是我道门真人,让大家信服。”

    “就是,就说今日这件事……”

    “还有前两天,你们全真…..”

    “你们正一难道就有理了…….”

    大家刚说几句,说着说着,很快,竹屋里,一众掌门你一言,我一语,就辩了起来。

    一边正一,一边全真。

    瞧一眼,两边掌门人的坐位都泾渭分明,可见虽说大家决定要相互扶持,共建道门大业,但全真内丹与正一符法岂能说一家就是一家的,都有自己的脾气。

    江小白一眼自然能瞧个通透,但此时他什么也没说。

    不当这个劝架人,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们争辩的事,偶尔一笑,偶尔挑眉。

    直到两边掌门吵的觉得分寸拿捏够了,大家自觉就噤了声,随后纷纷侧头,看着江小白。

    “江真人,我们争了这么久,想来道门共建一事遇到的问题您有了大概,还请指点一二。”

    像他们这些道门掌舵人,明理通辨,自然不是真吵,只是把这些问题说与江小白听,让这位道门唯一,得世间威望的真人做个公正评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