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生香:盛宠农家妻 第344章 喝奶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344章 喝奶茶

  这家店的老板一见跟进来的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不由得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我就说今天早上怎么有喜鹊在枝头叫嘛!感情是有这么一个娇滴滴的贵客来啊!”

  说完,老板招呼了一声,接着就听屋里传来个女子的声音。

  那女子的声音听起来也有些粗犷,等见到了真人,白雪心中不由得暗自抽了抽嘴角。

  原来粗犷的不仅仅是声音,这人也长得蛮粗犷的。

  红褐色的肌肤,一看就是常年晒太阳才能养的出来的肤色,个头虽然不高,可身形却很壮实,只一眼,白雪就丝毫不怀疑这妇人一巴掌,就能把自己打晕过去。

  “哪里来的小丫头,看起来还真是好看。”那妇人一见白雪,便笑着走过来招呼。

  白雪见了对方,忙福礼,刚要问好,却听那妇人说道:“哪里来的那些个虚头巴脑的玩意儿?来来,你跟我到里屋说话来,他们臭男人说他们臭男人的,咱们说咱们的。”

  臭……男人……

  白雪嘴角抽了抽,没听那妇人的话,只是将视线落在了车夫身上,心中就只有一个想法。

  这车夫不会是和这家人联合好了,要把自己拐了吧!

  那车夫倒是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见白雪看他,他便忙解释道:“姑娘还是进屋坐吧!这位是这家的老板娘,但凡是有女客或者是有女子来谈生意的,都由老板娘接待。”

  原来是这样!

  白雪点点头,随即看向那妇人,微微一笑,算是应了对方的邀请。

  那妇人对于白雪的反应慢半拍倒也没有什么不高兴的,反倒是哈哈一笑,率先迈开腿朝着后屋走去。

  到了后屋,白雪脸上几乎要被熏晕过去的表情这才缓和了些。

  这后屋算不得有多香气扑人,可至少没有了那种汗臭混杂着酸臭的味道了。

  “你这丫头是第一次来我们黑坪庄吧!”那妇人一边说着,一边朝着桌边走去。

  白雪点点头,“嗯,第一次来。”

  其实白雪更想说自己是今天才听说有黑坪庄这么个地方,不过想了想,到底没说出来。

  “你是喝茶水还是尝尝我做的奶茶?”

  乍一听奶茶这两个字,白雪当即有一种想喝珍珠奶茶的冲动。

  不过这个时代里,珍珠奶茶什么的肯定是不成的了,万一真的被人往奶茶里放了几颗珍珠喝进肚子里,估计就不是享受,而是要命了。

  “若是可以,倒是想来杯奶茶尝尝。”白雪微微一笑,对那奶茶倒是有几分好奇。

  桌子的另一侧有个不得的炉子,上面坐着个水壶,这会儿看那妇人拎了水壶往碗里一倒,白雪这才知道原来壶里热着的竟然是奶茶。

  难怪这屋里会有一股子膻味,这一直被加热的奶茶,可是占了不小的原因啊!

  奶茶并不是奶白色的,而是带着微微的红色,送到鼻下闻一闻,便能闻到一股膻味里,带着点淡淡的红茶的味道。

  喝进嘴里,有些甜味,混杂着膻味和红茶的味道,和前世喝的那些奶茶相比,奶味更足,不过也更膻。

  好在白雪不是那种吃不了羊肉的人,所以喝这奶茶,也不是一点都接受不了。

  趁着奶茶的热乎劲儿,白雪将一整碗的奶茶喝尽了,这才笑着对那妇人说道:“谢谢夫人的奶茶,很好喝!”

  那妇人似乎很意外白雪会这么说,失笑道:“你这丫头倒是个特别的,听你这口气,像是咱们本地人,可居然能面不改色的喝了我这整碗的羊奶,啧啧,这还真是好多年都见不到的奇事啊!”

  被人这么夸赞,白雪也很无奈,不过还是笑着应道:“是夫人煮得香甜,白雪这才忍不住多喝了些,若是有失礼的地方,还请夫人多多见谅才是。”

  “你这丫头,刚刚还觉得你是个敞亮的,能面不改色的喝了这一整碗的羊奶,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又变得文邹邹的了?你要这样的话,那等会儿你要买牛羊什么的,我可得多算你些银钱了啊!”

  这买卖还能这么做?

  多些礼貌之类的,反倒要的价钱更高了!

  白雪表示很无奈,不过还是点点头,“是是是,夫人教训得是,我是该把那些个酸腐的客套都扔了才是。”

  那妇人倒是个好性子的人,见白雪不再和自己文邹邹了,她的心情也大好,拉着白雪聊了好些个话,这才将话题转移到了正事上面。

  白雪一听对方终于不拉着自己闲扯了,心里也是暗暗松了口气,应道:“是我要买些牛羊回去。”

  “哟,真没看出来,你这么小,还是个当家人呢!说买牛羊就要买牛羊,你这丫头,可知道那些个牛羊都是些什么价钱吗?”

  白雪微微一笑,并不觉得尴尬,“具体的价钱还不清楚,不过,若是价钱高了,那我便少买两只,若是合适了,那就多买两只。我是给自家添置东西,多了少了的,只看自己手里的银钱,并不拘泥于一定要买够多少。”

  见白雪真是能做主的人,那妇人才点点头,从一旁的桌上拿来了个算盘放在手里,唰唰的将算盘珠子归了位,这才问道:“说说你想买什么样的牛羊吧,是牛犊子羊崽子,还是成牛成羊?”

  “都要,您只管报了价格过来就是。”白雪很淡定的笑了笑,喝了口茶,缓了缓嘴里的羊膻味。

  就在这两个人在内屋聊天的功夫,门外的这家男主人也都把来的客人打发好了,便带着那车夫一起走了进来,一听白雪要问价格,他当即哈哈一笑,对身旁的车夫说道:“我说老弟啊,你带来的这个小姑娘,口气还真是不小啊!还都要,这要是都要的话,那至少得是个地主家吧!”

  车夫也听到了白雪说都要的话,头上当即流下来了冷汗,心中暗道:这家看起来不小,可要是把牛羊都买下来,那得是多大一笔银子啊!这白姑娘当真嫩拿得出那么多的银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