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生香:盛宠农家妻 第347章 各家各想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347章 各家各想法

  “三婶娘,三叔人呢?怎么没过来吃饭?”白雪看着卢氏,面色平静,看不出是生气还是别的什么情绪。

  反倒是卢氏一听这话,脸色当即微微一变,讪笑着应道:“你三叔下午饿了,吃了些东西,结果这会儿就吃不下了,所以就没过来。咱们先吃着,若是晚上他饿了,我再弄点吃的也就是了。”

  白雪看出来了卢氏的尴尬,也就没多说,只是嗯了一声,便拿起了碗筷。

  其他人见白雪端起碗筷了,这才也跟着端起碗筷,就连二房的白占齐都没有任何异议。

  一顿饭一桌子人吃得不咸不淡,白雪心里想着牛羊安置的事,也不怎么饿,吃过半碗饭便下了桌。

  直到白雪消失在这间屋里,才听到屋里的其他人发出了微微的松口气的声音。

  杜月本来是想说些什么的,不过被洛娘瞪了一眼,只好低下头闷头吃饭。

  在桌的其他三个大人见到这一幕,也都纷纷低下头,不发表任何态度。

  吃过饭,收拾好后,大家各回各的房间,而杜月和洛娘这屋,待洛娘刚刚关好房门,就听杜月埋怨道:“娘,白雪不是说过咱们可以搬出去住了吗?咱们什么时候才能搬出去啊!再不搬出去,我可真就成她的丫鬟了。”

  一听这话,洛娘脸色一变,忙上前捂住了杜月的嘴,小心翼翼的朝着窗外看了看,确定没人听见,这才小声说道:“你这孩子这是咋说话呢?雪丫头对咱们娘俩有多大的恩情你心里没个数吗?当初要不是有她出面救了咱们娘俩,咱们娘俩现在还指不定变成什么样子,刚刚的话以后可千万不能说了。就算雪丫头真让咱们走,咱们也不能走,咱们就算是做牛做马的,也要报答她,知道吗?”

  杜月见自己的娘亲有些气了,心里也明白自己刚刚的话说得不对,不过还是噘着嘴不高兴的说道:“娘,我知道你是啥意思,其实我也不是说不报恩。可是白雪说过还咱们自由身的,你说咱们要是还这么赖在她这里不走,这要是传出去了,那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难不成娘你真的是想让我给白雪当一辈子的丫鬟吗?那,那和把我卖到洛家有啥区别啊?”

  被卖到别人家当丫鬟,这件事在杜月的心里是一根刺,虽然她已经被白雪从卖洛家的事里面救出来了,可这根刺却并没有那么容易拔掉。

  刚到白雪身边的时候,白雪几乎不对她发任何脾气,平日里也是姐姐妹妹的相待,所以杜月还真是没想过把自己当丫鬟什么的看待。

  虽说平日里也是没少干活什么的,可那些活和以前在杜家干的活相比,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而且平日里吃的好,穿的暖,就更让杜月没有当丫鬟的错觉了。

  可自打郭平离开后,白雪的脾气有了不小的变化,加上接二连三的发生各种事,白雪有的时候气急了难免不会顾及到那么多。

  一次次的累积下来,就让杜月的心里产生了一些变化。

  作为家人和妹妹,杜月干活,绝无怨言,但是如果是丫鬟的话,她是打心眼里不愿意。

  洛娘哪里知道杜月是这样的心态,只当是她不想报恩,所以一个劲儿的开导着杜月,殊不知她越是如此解释,杜月心里的疙瘩就越大。

  最后娘俩闹了个很不愉快,以杜月直接用被子蒙头,不再理会洛娘为结尾,暂时停止了这样的一番争论。

  而在三房的房间里,这会儿卢氏正苦口婆心的劝着白占才。

  “才哥,你说你这么一个人了,干啥和白雪一个丫头计较那么多啊?再说了,人家白雪的话也没错,说起来也是为了白刚那孩子好,你说你还别扭个什么呢?”

  听到卢氏这么说,白占才哼了一声,很不高兴的应道:“她就算是为了白刚好,那也不能和我那么说话啊?我咋说也是她三叔吧!那丫头心里还有没有点长幼尊卑了?”

  提到这个,卢氏不由得一阵苦笑,颇为无奈,“才哥,你这话说的,那丫头是把你放在什么地位的,你难道还不清楚?你想想自打你回来后,雪儿那丫头哪次见了你不是三叔三叔的叫着?有了好吃的好用的,要么就是要好差事,在整个白家,第一个想到的绝对是你。你再想想大哥大嫂,还有爹娘他们,那还是雪儿的亲爹娘,亲爷奶呢,可你瞧见过雪儿丫头惦记过他们的吗?”

  白占才愣了愣,回想一下,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所以一时间也没那话来对付卢氏。

  卢氏见白占才不吭声了,知道是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便又赶忙劝道:“才哥,雪儿那丫头可不是小时候傻愣愣的只知道干活的丫头了。你比我的见识多,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你也该看出来雪儿那丫头绝不是一般的乡间小村姑。再想想和她平日里来往的那些人,哪个不是非富即贵的?要我说,以后雪儿的发展肯定不止现在这样,别说是咱们一个小小的长河村了,可能以后的三河镇都留不住她。虽说你以后是想和我安安稳稳的在村里过日子,可咱们总得为咱们儿子着想吧!难道说你还想着让咱们儿子也在这村里困一辈子,就靠着那些个土坷垃生活一辈子?”

  “那可不行,可不能困在这小村子里一辈子,咱们儿子得考科举,再不济也得识几个字,当个账房先生啥的,总不能像我这样,当个大头兵,回头还是得在土里面刨食吃。”

  关于儿子发展这件事,白占才的态度还是很开明的,到底是在外面混过几年的人,见识上肯定要比那些只知道靠天赏饭吃的村民要远一些。

  然而白占才的这一番话却没引来卢氏的什么言语,反倒换来了对方嗔怒的眼神。

  这倒是让白占才一愣,摸了摸后脑勺,不解的问道:“媳妇儿,你这是啥眼神看我啊?咋的了,我这么说不对吗?难道咱俩说的不是一个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