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黑龙作乱 一苇渡江(上)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到了翡翠河边,村口码头上没什么人,只有一排排木筏、机帆,宛若处于云雾天河,缥缈晃荡。

    明天便是除夕,该来的人都来了,该买的都买了,这滩头自然没人。

    雾大如云烟,江小白寻着印象,找了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乌篷小舟。

    他轻轻一跃,跳上船,手上的大箱子宛若无物。

    站定,他接过初音的手,扶她也上来。

    江小白原本是想借用陈老家的机帆船送初音去万山镇,奈何大雾不散,也不知何时候才了,就只能用自己的乌篷小船送她去了。

    翠绿的翡翠河上,雾气在离水面尺许上翻滚,烟气缥缈,像浓的化不开的白墨。

    以江小白的眼力,也只能目视四五米的方圆,不过划着木浆,倒足够了。

    如果是机帆船,他怕速度快了,若是没及时发现其他的船只,撞了就不好了。

    经过这番考虑,才如此。

    他让初音进乌篷里去,自己便站在船头。

    雾气大,湿气重,江小白穿上蓑衣、戴上笠帽,便摇起木浆来。

    求安稳,他速度不快,桃花里去万山镇有数十里水路,以这速度估计要上两个小时。

    乌篷小舟离开滩头,沿着翡翠河上游徐徐晃晃而去。

    刚驶出滩头,他便发现水里的鱼儿都浮在江面上,在水面上呼吸,时而跳跃,宛若在吞云吐雾。

    连许多深水里不常见的大鱼都浮现了身影,乌黑黑的聚集在一起。

    这好像是灵气现后,河里鱼出现最多的一次。

    江小白并不意外,因为山里鸟兽都异常复苏了,这河中的鱼应该也受了影响。

    “砰”

    江小白感觉船底被撞了一下,不重,让小舟微微晃了一下。

    他没在意。

    “砰”

    “砰”

    小舟又被接二连三被撞了几次,微晃。

    这种状况,是河里的大鱼在作怪。

    江小白起开始没在意,直到有些烦了,剑眉微扬,一只脚往船头一跺。

    小舟纹丝不晃,倒是船下的水忽起了大波涛,震荡起剧烈的涟漪,水花还溅了上来。

    不一会,从河面下浮出一条手臂长的大草鱼,挺着白花花的肚子,像是被波涛震晕了过去。

    江小白见状,从船头侧边拿着一根竹竿,就插了过去,将其插中,甩进了船头。

    “有时候不撞南墙不回头,便只能做咸鱼了。”

    江小白自言自语地嘀咕着,像极了冷笑话。

    继续上路。

    一路上,江小白想错了。

    他本以为除夕之前,大山里的山民都安心待在家里,围成团烤着烧旺的炭火,一起唠着家长里短的事,没人愿意在霜冷雾天出河。

    可是,他一路上见了不少乌篷小舟,有山民站在船头船尾撒渔网。

    冬鱼少出,灵气复苏后,大山里的万物生灵渐渐生了变化,水面上的变化最是明显。

    这次云烟大雾,显然不少山民见许多大鱼都浮上了水面,便心下欢喜,也不管其中奇怪,便起了心思,想捕点鱼。

    头上,太阳金色的光晕在大雾中显的朦胧泛染,四周都如云中雾纱,偶见河边的点点杂雪青白,其余便是这翡翠河方圆数米的绿色了。

    大雾笼罩的十万大山,此时显得如幽远仙境,乌篷小舟在云雾中徐徐向前,不知何去。

    “天是湖,

    云是舟,

    撒下丝网垂金斗。

    云里游,

    天上走,

    画中人家笑声流。

    渔歌当香饵啊,

    鱼群追着走啊,

    水上更比水中美呀,

    笑声淌进花雨楼,

    花雨楼。

    笑声淌进花雨楼,

    花雨楼。

    云如船,

    风如酒,

    渔歌似醉又非醉呀,

    丝线染浓了,

    .......”

    悠远的渔歌女声从远山云雾中悠悠传来,高亢嘹亮的歌声穿破云雾,跨过山头,落在河面清幽。

    江小白摇晃着双桨,听着渔歌人家,见这四处雾景,挺好。

    这才是这十万大山的魅力所在。

    船篷里,初音探出头,对师父江小白盈盈笑道:

    “师父,我知道你不愿出大山的原因了。”

    江小白笑了笑,知道她要说啥。

    “这山,这水,这人家,够了。”

    初音看着四周云雾风景,眉目雀跃。

    “这算不算你说的生活情趣?”

    江小白眉毛一挑,眼角微弯。

    “呵呵,师父,原来你还记仇呢!”

    初音听了,眼睛发笑,原来这老成古板的少年师父还会说句玩笑话。

    师徒俩说笑了几句,就在从前方隐约传来一阵急呼声。

    “阿爹,阿爹”

    前方是一处土家族的村寨。

    此时,云雾中一处河段,有一个小船,上面站着一个穿着冬衣的土家族姑娘和一个皮肤微黑的中年妇女。

    船下,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丈落了水,手里拿着跟鱼叉,正不断在水中扭打。

    与之扭打的,赫然是一条半米多长的硕大黑鱼。

    “畜生,叉死你,叉死你。”

    老丈在水中扑腾,不断拿鱼叉在河水中挥来挥去。

    不过那条硕大黑鱼在水中太过灵活自如,尽管老丈气势挺大,却始终毫无建树。

    “砰”

    一声闷响。

    硕大的黑鱼尾一扫,轰在老丈的肩膀上,让其水中失去平衡,灌了几口冰凉刺骨的河水。

    “啊...”

    老丈突然一声痛哼,脸露痛楚之色,他的小腿处感觉被尖锐的东西咬破了,是那条大黑鱼所为。

    不一会儿,从翠绿的河水下浮现出殷红的血水。

    老丈受伤,加上河水冰凉刺骨,马上就面色雪白,体力不支,眼看要坏事。

    船上,那一对土家族母女俩急的方寸大乱。

    “啊”

    老丈又痛叫一声,一张海碗大的血盆大口咬住了老丈的手臂。

    那条碗口粗的黑鱼也在水中狰狞露出了上半身。

    黑鱼俗名又叫黑龙,是凶猛暴躁的肉食性鱼类,而这条半米长的大黑龙,更是凶猛,牙齿锋利一下又把老丈的手臂咬破了,周围血色又浓了一分。

    “阿爹。”

    再这样下去,老丈很有可能就丢了命,那位土家族姑娘,面色一急,就要下水。

    “阿妹,不要..”

    那位中年土家族妇人急的哭了,想阻止女儿犯险。

    就在性命攸关的时候,前方大雾中,一竹竹竿窜了出来。

    紧接着,一个黑色人影从雾中一落,身子如飞燕般在竹竿上飞点了两下,竹竿迅速激而前,那人影也跟着飞跃。

    转眼时刻,人影在水面点竿,快速接近了落水的老丈。

    (第二更送上,才子生日要请朋友吃饭,有没第三更看情况,,,,,大家谅解一下!没事去评论区露个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