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五二章 白音=初音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持枪的中东大汉脸色骇然,其他人也一副惊悚的表情。

    空手接子弹。

    比空手接白刃还要猛。

    中东大汉脸上的凶戾刹那间转换数次,下一秒猛然又准备抠动扳机。

    在这种环境下生存下来的混人,可不是轻易能够被吓住的。

    反而会更狠辣!

    不过他没机会了。

    那东方男子两只夹住子弹的手指往前一打,一道尖锐破空声骤响。

    下一秒,中东大汉的眉心破开子弹大小的血洞,从脑后飙射出几滴殷红,眼球猛然暴出,睁的老大。

    随后“扑通”一声,倒地,气绝。

    围着几人的暴动流民见状,没有什么大喊大叫,只是贪婪被忌惮取代,化作鸟兽散。

    死人,这条边境线上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他们早已麻木。

    而尽管那个中东大汉死的蹊跷,东方男子的手段惊人,但对见过亡灵和西方修行者的流民们来说,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

    只是知趣地退走。

    这混乱的局势造就了“人吃人”,没有多余的怜悯和胆怯。

    此时,那个取了冒犯他们的中东大汉性命的东方男子,手放下,转身对着这行人中最为亮眼的一个年轻女子,温和而关切地说道:

    “白姑娘,没受到惊吓吧?”

    脸上挂满了笑容,细微之处,有几分关切的情意。

    “我说成师哥,你就知道白小妹,当我们几个不存在?”

    一个肤色小麦色,穿着一身黑色劲装,皮靴,留着单马尾的青年女人,双手环臂,眼珠子斜向上,没好气地吐槽道。

    这女人劲装之下,曲线流畅,相貌不像普通美女那般圆润,而是有几分棱角,显得一身英气,要是在古代,怕是有几分巾帼之色。

    而他们所说的白姑娘,即便是穿着一身便装也是这行人中最亮眼的一位。

    一衣白色衬衫,下身蓝色牛仔,脚下长马靴,束着长马尾。

    干净利落,肤白貌美是其次,最主要是这年轻女子浑身上下透着一种淡淡出尘气,一双眼睛干净灵性,让人深深为之吸引。

    队伍里的人叫她白音!

    那个被黑色劲装女子唤作“成师哥”的男子,被她这么吐槽,脸色却不尴尬,而是呵呵笑着道:“白姑娘是我们这个队伍里年纪最小,修为也最弱,刚突破先天没多久,我这领头的,自然要照顾一二。”

    “呵,你就瞎扯吧,我们都是先天境的修行者,还怕枪不成。”

    劲装女子一副“我看穿你有异性没人性”的眼神,不屑地戳破他的理由道。

    “白姑娘说她常年跟着她师父在深山修行,才下山历练,我这不是怕她不习惯杀人的场面么。咳,我说玉英师妹,咱们都是同门师兄妹,给师兄留点面子。”

    成师哥几分风趣地这个话头上“服软”道。

    “得,我这师妹当的毫无存在感,不过心善,就放你一马。”劲装女子说着,望向旁边的“白音”,嘴唇一翘,“白小妹,你可得小心咯,我师兄的花花肠子可多了。”

    被师妹这样说笑,那成师哥也不恼,笑呵呵,很平稳的样子。

    其他同行的几位穿着各异的同伴,被这师兄妹的说闹,也弄的忍不住会心一笑。

    “成大哥,玉英姐说笑了。”

    这位叫白音的女子礼貌回应道,轻轻柔柔,只是脸色有些勉强,一双充满灵气的眼睛打量着四周,神色有些忧虑。

    入眼之处,都是混乱的样子。

    流民麻木无助的眼神,绝望暴戾的脸色。

    让人见了心颤,又觉得可怜,她从来没见过人性的这幅模样,心情不由变得几分阴沉。

    这次师父江小白数月前放她下山历练,让数年呆在深山的她好好稳固刚突破的先天境界,红尘炼心。

    起先她好好在九州历练,见识红尘万相,人间百态,也陪着自从修行后日渐见面稀少的家人呆了一阵,后来西方世界发生大动乱,她机缘巧合在修行论坛上遇到了一群准备去中东历练的修行道友。

    于是,她就化名白音,易了容,跟着来到了这里。

    这事她没跟师父江小白禀报,而且前几日师父联系她,说要去一个地方,暂时联系不上,让她自己注意。

    初音跟着师父江小白修行数年,一路走来,大风大浪都见识过,数年间的经历,已让她从一个不谙多少世事的少女,变成一个心智成熟,眼界颇高的道家修行者。

    她这次来,想见识见识肆掠这片大地的亡灵,还有这片土地上与亡灵对抗的西方修行力量,就自己拿了主意。

    在初音的内心里,她见识了师父的厉害,以及世人对师父的敬仰,也听到了这世道之下世人敬仰下师父诉说的许多无奈。

    她嘴上不说,但内心里对自己要求很高,得对得起江真人唯一弟子的称号!

    总的来说,压力还是很大的,自己想尽可能地成长,多见识见识。

    此时,看着这片土地大乱的景象,心生感叹,初音下意识就会想到师父江小白要是遇见了会如何。

    结果思绪飘飞了一会,只能想到一个办法,就是把这片土地上的亡灵杀光。

    有些不切实际。

    她微有些出神。

    那成师哥眼神如炬,看见初音的神色,估计是看见这里混乱的场景,对被逼迫至绝望的流民心生了怜悯,于是微微一叹道:

    “这世道混乱,首当其冲的便是这世间普普通通的万千平常人,我等修行正道虽当为天下苍生,但眼下这副场景我等力有未逮,也只能去亡灵之地多杀些西方的亡灵,尽下绵薄之力。”

    “白姑娘,还有诸位,走吧。”

    他这话说的很清晰明白,这场动荡波及西方大片国度,眼前的场景也不是他们能考虑的,即使有再多的怜悯之心也无济于事。

    说着,招呼了同行几人。

    初音眼睛垂了垂,心里透彻,没说什么。

    “把我们的一些干粮分出去吧,我看那几个孩子挺可怜的。”

    却听这时,叫玉英的劲装女子有些不忍地看着几个瘦小的小孩子,如此说道。

    之后,她拿出了一些干粮,分给几个瘦不拉几的小孩。

    然后一行人在流民的目光下渐渐走远。

    而等他们走后不远,一群饥肠辘辘的人冲向了那些拿着干粮的小孩子。

    哭喊尖叫声此起彼伏,人性最真实残忍的一面显露无疑。

    给初音一行七八个修行者又上了生动的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