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六六章 令主教头皮发麻的金色虚影!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教廷的红衣主教竟然亲自来了。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教皇之下的教廷大人物,显然是位修为强大的西方强者。

    众人脸色惊变后,神色一沉,眼中锋芒而现。

    就算突逢大劫,一众人等也分寸不乱,抬头望天,傲然而立。

    历练生死半月,亲历西方大动乱,大家已非凡心。

    狂风“哗哗”,草低头,树弯枝,初音数人锋芒望天,衣裳猎猎。

    残阳如血,火云漫飞。

    “敢问阁下这是要做什么?”

    罗姆老头惊疑地打量着悬空而立的红衣主教,稀疏的头发被吹的有些凌乱,像枯草。

    他的风系魔法竟然被对方强行打断,让他生了忌惮。

    “呵呵,做下自我介绍,我是这片要塞的教廷主教巴尔。”

    白胡子老者,踏空而立,呵呵笑着,像个慈祥的老人。

    “我知道你,罗姆,霍格沃魔法家族的家主,一位令人敬佩的西方大魔法师。”

    “还有他们,来自那片神秘东方的强大修行者。”

    他视线在罗姆和初音等人身上落着,那伪善的笑容,令众人心中冒起一丝丝寒意。

    “我等与教廷素无瓜葛,阁下贵为一方主教,找我们做什么?”

    成师哥皱了皱眉头,冷声道。

    “呵呵,诸位朋友从东方远道而来,我们教廷作为这方的主人,岂能不尽地主之谊,我是来请诸位做客去的。”

    红衣主教巴尔依旧是那副伪善的笑容。

    “可笑,你们教廷终于暴露真面目了嘛,称自己是这片地方的主人,可够无耻的。”

    一旁的玉英师妹一声冷笑,忍不住讥讽道。

    做客,做鬼去吧。

    他们看的清清楚楚,教廷如今的手上,已经不知道沾染了多少智者的鲜血,还准备杀更多的人,来巩固神权,让世人膜拜,让修行者敬畏。

    “哦,不不不,伟大的上帝才是这片土地的真主,我们都是神的子民,都要虔诚地臣服。”

    红衣主教巴尔突然仰天大笑了起来,伸出双手,随后低头,望着诸人,皮笑肉不笑道:

    “这是上帝的旨意,诸位敢违抗吗?”

    这话已经尽显猖狂。

    也够气人。

    “**,你这教廷的瘪老头,#¥%&,你敢说送姑奶奶我们去见上帝,能不能别笑那么恶心,我爷爷才不怕你。”

    之前就说过罗姆的孙女伊卡万是个火辣美女,她这时听了,终于受不鸟这主教的伪善恶心,张嘴就骂,各种粗鲁的词汇从她这位火爆美女口中溜了出来,不带重样的。

    说着,还撅起红唇,对天比了比中指。

    众人正与红衣主教在打机锋,好了,伊卡万这一骂,就彻底把脸皮撕破了。

    大家一愣,有些懵逼,没想到啊,这伊万卡隐藏的还挺深,之前相处虽说话大胆了点,但保持着贵族的礼仪,原来骂人这么有本事。

    她的爷爷罗姆脸色有些黑,魔法师是高贵的,而且人家是一方堂堂教廷主教。

    “伊万卡。”他制止了一句。

    “我看他就是该骂。”伊卡万不解气。

    而一直挂着笑容的主教巴尔,脸上笑容终于逐渐消失。

    “骂得好。”

    玉英师妹给伊卡万点了个赞,笑的解气。

    很明显,这叫巴尔的红衣主教是想找他们麻烦,摆出一幅高高在上的恶心模样,不准备善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她是不会骂人,要是会,也把这教廷的伪善主教给骂死。

    “好好好,诸位竟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教廷不客气了。”

    主教巴尔一声冷哼,脸色终于阴沉下来,一连三个好字,露出了伪善下的爪牙。

    远方戈壁的滚滚铁骑绝尘而来,马蹄踏声越来越近。

    而他周身,一点一点的青色光点从虚空中出现,并朝他汇聚而去,在这个过程中,感知敏锐的众人只觉得空气中某种力量被抽走,让空气有些凝滞。

    “不妙,他在抽走风的力量,不知想干什么,先打断他。”

    罗姆能感应到风之属性的能量在这片空间几乎被一次性抽空,大觉忌惮,传音众人。

    众人早已提起真气,于周身汹涌,见势不妙,施展神通,纷纷打出各色光芒,朝着巴尔呼啸而去。

    罗姆嘴唇微动,一滩水珠在空气中凭空而现,随后水珠快速变化,冒起寒气,眨眼化作一个个尺许大的冰锥,朝着主教巴尔而去。

    伊万卡双手在胸前凝聚了一个盆口大的火球,把球往天上一推。

    成师哥单手往空中飘荡的树叶一招,随即化指,往天斜一指,那些细细的松针叶便如针雨,刷刷地划过一阵气爆声,剑指天穹。

    而一直默然的初音,也跟着在手上凝聚了一个拳头大的银色电球。

    虽小,却带着狂暴的雷霆气息跟着攻势而去。

    师父江小白说等她突破先天,她想学什么法术,他便可以教她,她选了道家威力最大的雷法。

    这是师父教给她的初阶雷法,一种通过真气运转路线,汇聚雷霆的法术。

    这种雷法,需要真气的引动,以及神识的强大,才能控制汇聚更多雷霆。

    至于师父说的雷法大成,就是领悟雷霆真意,日后脱离身体桎梏,心随意动,雷霆随身,言出法随,是师父江小白的境界。

    他初学已有几月,略有小成,且在历练中进步很大,已能结成掌心雷。

    此时,众人齐齐施法,想打断主教巴尔的未知手段,气势不小。

    但恐怖的风劲在巴尔周身聚集,只见他大口一张,一口青气喷出,顿化作狂风呼啸,呼啸其中,淡淡虚影的风刀子咆卷。

    就这么迎上了一位第二境界巅峰,以及将近十位先天级的神通。

    狂暴之声在天空炸响,如放起了颜色绚烂的烟花。

    在这黄昏将晚的天际。

    结果大出人意料,主教巴尔,那个白胡子老头,一口吐风,源源不绝,竟硬生生将众人的神通击溃。

    “这老头好强。”

    “先撤。”

    众人色变,作出决策,化作一道道残影,点脚飞枝,钻入树林。

    “没用的。”

    空中传来森冷而嘲讽的笑声。

    就在这半山的四周,突起了暴风,席卷而上。

    将庄园、草皮、数木,一一掀起,有强大的撕扯力量。

    四周刮起了风墙,把他们包围,击退,宛若处在一处狂暴风穴中。

    半山被暴躁大风刮秃噜了皮,众人急退,呼喝施法,闪躲风暴中飞出的大石,树木。

    强大风暴慢慢把他们困在几百平方的空间里。

    “哒哒“”哒哒”

    滚滚马蹄声也在这个过程中,由远及近。

    飞利斯率领的骑士团来了。

    他身穿黄金甲,威风凛凛,瞳孔一缩。

    见到此副场景的他,见识到了主教大人高高在上,宛若天神的本领,将他的“朋友们”如困兽困在风暴中,心里乍起一丝庆幸。

    幸亏啊,他的选择果然是明智的。

    不然,死的很可能是他。

    风暴中,飞树走石间,众人瞧见了骑士团最前方的飞利斯。

    “混账,飞利斯出卖了我们。”

    众人怒恨,只有一人面色始终沉静,没往飞利斯的方向望,只是边踩身闪躲,边望着红衣主教身处的风暴穴眼,眼神在闪烁着什么。

    便是初音,似在冷静思索什么。

    这位教廷主教的实力被他们低估了,打的他们没有还手之力,甚是狼狈。

    “飞利斯的therdog,竟然出卖我们,爷爷,快想想办法,你可是大魔法师啊。”

    伊万卡解开了骂人姿势,一边臭骂飞利斯,一边急躁地让爷爷罗姆想办法。

    “我们这次倒霉了,这主教巴尔应该触及到了风之领域,强大无比。”

    罗姆老头的高傲早已没有,秃顶的头发如杂草散乱,胖脸上有些恐惧和懊丧。

    “哈哈,罗姆,你眼力不错,神的使徒给了我巴尔恩赐,让我踏入了神圣领域。今日,便让你们这些卑微的异教徒感受下来自神灵的审判。”

    天空传来阴测测的大笑。

    倏忽间,风暴中钻出一把把的透明色的风刀子。

    空气中,到处都是刺耳的破空尖啸。

    “啊”

    有一名五十多岁的九州修行者被错乱不及的风刀子刺破了护体罡气,后背被划开了尺许长的血口。

    又几声痛叫声。

    玉英师妹也被划伤了手臂。

    从四处钻出的风刀子连绵不绝又凌厉,让人稍有破绽,就容易受伤。

    就像是“凌迟”。

    主教巴尔险恶心思昭然若揭。

    “白姑娘,小心!”

    成师哥一直在保护队伍中最弱小的初音,见风刀子躲无可躲,欲已身硬抗护住对方。

    强大阴辣的红衣主教,虎视眈眈的教廷骑士团,困兽之斗的九州众人。

    形势不能再拖。

    初音眼中闪过一丝赌博的毅然,把想替他挡风刃的成师哥一把推开,随后将身上护体罡气尽数散去。

    她用自己的身体硬接凌厉的风刃!

    此时她脑海中响起了一句熟悉温和的嘱托。

    “初音,假若你下山历练遇到了无法抵抗的生命危险,为师这道神念会护佑你,助你脱身!”

    这是师父江小白告诉她的。

    她选择相信师父!

    “白姑娘”

    “白姑娘”

    “……..”

    众人惊骇于初音的举动,着急大呼。

    她这样会死的!

    风暴外,飞利斯看到那个令他着迷,气质出尘的东方女子身扑风刃,瞳孔一缩。

    高空之上,风穴眼中,红衣主教巴尔冷漠看着这一切。

    “自己寻死吗?呵呵”

    他冷笑。

    但谁也没想到,下一秒,风云突变。

    当凌厉风刃马上就要斩在初音身体上时,耀眼的金光从她身上炸出。

    如一轮金日。

    金光汇聚间,一个金色的虚影浮现在初音的身后,一道磅礴恐怖的气息席卷而开,将风暴硬生生摧毁,摧枯拉朽。

    人影被掀飞,马匹翻倒嘶鸣。

    初音睁眼,望着残血黄昏天。

    她背后的金色虚影也徐徐睁开眼,露出一双金色的眸子。

    “真正的领域强者,可没有这么弱。”

    初音说话了,声音清淡,黑色眸子望着天上的主教巴尔。

    而这个白胡子老头,看着初音身后的那双金色眸子,感觉头皮发麻,心里直冒起一股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