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六七章 一掌灭了!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巴尔心头涌上一抹浓郁的心悸。

    那双金色眸子给他的感觉,就好像当初在圣城和教皇面见高高在上的天使神祗一般,给人一种压迫的窒息感。

    他立于虚空,双腿竟有种习惯性地想要跪伏。

    有些发软!

    “咕噜”

    这个白胡子老头喉咙一声低咽,原本猖狂的笑被惊惧取代,脸色僵硬。

    浑身发炸的危机感,让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

    “逃!”

    他脚下风声一起,竟在众目睽睽下,如丧家之犬,化作一道青光遁走。

    “嗖”的一下,就窜出了数百米。

    这时,在众人惊骇而不敢置信的眼神下,初音抬起了手。

    一只素手遥遥对着青光逃遁的天空一伸。

    她背后巍峨的金色虚影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几百米外,主教巴尔,这个白胡子伪善者,感觉一股排山倒海的气机压来,令他惊惶。

    他眼睛怒睁,疯狂驱动风的力量,想快速逃离,生不起半点反抗之心。

    巴尔不知道为何那位东方女子发生如此异变,她背后的恐怖虚影又是什么,但他就是觉得恐惧,此时就想不顾一切逃离。

    可是,虚空中,一个宽达几十丈的金色巨掌在虚空中骤然凝聚,如一座大山罩住他所在的虚空。

    巴尔骤然感觉空气一紧,一股山海般的力量罩身,他逃遁的青光一个停顿。

    金色手掌明明下落的很慢,但他驱使浑身力量,却如落泥沼,寸步难行。

    “给我开。”

    他眼球凸出,浑身青筋暴涨,大口一张,一股青色狂风喷薄而出,里面携带着凌厉的风刃,想破开这种令人胆战心惊的压势。

    但他终究没逃出五指山,被金色手掌压下。

    巨大的金色手掌,将其直压下天空,坠地而去。

    “不,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是神圣教廷的主教,受伟大的神圣天使赐福,你不能杀我,不然…..”

    白胡子主教发出惊慌恐惧的惊喊声。

    听得出来,他是真怕了。

    不过话还没说完,巨掌落地。

    “轰”

    震天巨响,大地一阵晃动,地动山摇。

    山下戈壁,一个巨大的掌印深坑,里面的沙石泥土被强大的力量轰的焦黑,冒出烟火。

    那位白胡子主教,已经尸骨全无。

    从之前的掌握生死,戏弄众人,到转眼被灭,不过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

    所有人惊骇,傻眼地看着这一切,心如潮水,惊涛万丈。

    那个始终淡然静静站立在那儿的东方女子,还有立于他背后的巍峨人影,在这残血黄昏将近晚的天色里,给人力挽狂澜的震撼,犹如神祗。

    “我的上帝……”

    罗姆老头不信上帝,更讨厌教廷,但此时骇的糊涂乱语了。

    反转太过惊人,让这个秃顶的魔法师老头目瞪口呆,心翻惊涛,望着那巍峨如神灵的金色虚影,眼中万千。

    主教巴尔触摸到了领域(西方的第三境界名称),却逃不出一个手掌,是她,还是她身后的虚影,已经达到了世间神灵的力量。

    其他人也是如此,惊为天人。

    不知说什么好。

    原本以为众人间修为垫底的这位白姑娘,竟是隐藏boss。

    一掌平生杀。

    大家都觉得有些恍惚,冒起一种反转的荒诞感!

    而反观飞利斯教廷骑士团,在惊骇后,望着那个东方女人,眼睛里都泛起恐惧。

    神通广大的主教大人竟一掌被这女人拍死了!

    “她是恶魔,主教大人被恶魔杀了,骑士团誓死杀敌。”

    有骑士抽剑大喊,忠于教廷。

    不过显然有人把性命看得比信仰重要,骑士团人马混乱,有人转头调马,就“瞪蹬蹬”的逃跑了。

    一片混乱。

    “撤!”

    “放一级紧急信号。”

    “传消息给最近的教廷骑士团。”

    惊慌的飞利斯下了撤退的命令,急急忙忙吩咐人传递紧急情报。

    骑士团有人簌簌放出了红色信号弹,红色信号弹升空,在黄昏将暗的高空,放出“圣剑”的绚烂烟火,很是明亮,久久不熄。

    这是属于教廷紧急情况放出的一种魔法信号,方圆数百里都可见。

    到时候,驻守各处要塞的神圣军团都可见,会快速派兵来支援查看。

    “飞利斯,背信弃义的家伙,拿命来!”

    一声大喝。

    此时情况还不容大家追问,反应过来的九州众人,率先反击正人马混乱撤退的骑士团。

    这片矮山开始发生了战斗。

    而教廷紧急信号发出的后,方圆数百里的教廷神圣军团第一时间看见了。

    “一级紧急信号,怎么回事?那里属于谁的驻地?”

    “这是主教骑士团才拥有的魔法信号,最危急的情况才能发。放出信号的位置属于亡灵阵线内,难道亡灵们破开了防线?”

    “传来视讯消息,洛桑要塞的主教巴尔被一个东方异教徒击杀,实力莫测。”

    “什么?巴尔死了?速速派遣神圣军团!”

    “……….”

    这个圣城所在的国度只有几十万平方公里,横纵也就数百上千公里。

    紧急消息一出,各路驻扎的教廷军团i第一时间收到,传出命令。

    一方驻扎的主教被人杀死,相当于一方统领被杀死,是个大事,在教廷里影响力足够大,第一时间纷纷作出反应。

    战机在各地升空,带着教廷神圣军团,朝着信号点呼啸而去。

    而此时在上千里外的圣城,也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

    教皇震怒。

    更多是惊疑。

    巴尔曾接受神圣天使赐福,一只脚踏入了神圣领域,竟然被人杀死,杀他的人到底是什么层次的人,这让人无比忌惮。

    教皇进行了某种仪式,把事情上达天听。

    教堂里,一具乳白圣洁的天使神像发出神圣圣光,几个呼吸后熄灭。

    “赞美伟大的神圣天使!”

    苍老的教皇虔诚地高呼。

    他觉得事情有把握了,东方的异教徒竟敢杀一方教廷主教,这事传出去,必定会对刚建筑起来的教廷神权产生动摇。

    亵渎神权,这种事绝对不能容忍。

    那些东方人,必须死!

    而同样在圣城,某座神圣的清真寺藏经阁里,一个东方青年手托着一本刻满古老西方文字的老旧文本,看着,似乎在研究。

    不一会儿,他突皱起了眉头。

    接着,他闭上了眼,感知到自己的一道神念被启动了。

    “之前在一座庄园里呆的好好的,怎么突然遇到了麻烦,还逼出了我的神念?”

    江小白眉头深皱,身体一个模糊,消失在空气里。

    那老旧的文本落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轻响。

    “谁?”

    一声惊喊,看守清真寺藏书阁的一位修行者不久后发现了落在地上的古刻,惊疑地四望。

    然后疑惑地摇了摇头,捡起古本放在了原来的架子上。

    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