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七七章 妖气深渊 凶剑异动(第二更)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白龙妖山,九州十大禁地中世人最为了解的一处,也最负盛名。

    方圆百里,妖气之森,有世间妖。

    万兽聚集,吸食妖气,明智通法,异于野兽。

    数载光阴间,已有一批野兽成功进阶成妖,开明智慧,得本命通,在山中割据一方,成为最早一批的妖王。

    这日晌午,一道金痕从天边几个闪烁,急速变大,垂天而落。

    落入白龙妖山腹地上空。

    金光隐去,江小白现出了真身,一身宽大青袍踏空而立。

    他眸子闪烁着金色光泽,穿破妖雾,俯望下方的妖地。

    许久没来了,这白龙山已有了很大的不同。

    林木苍天,耸如伞盖,怪石嶙峋,飞禽走兽沸沸其间,扑杀追逐物竞天择。

    里面的飞禽走兽大都比外面要大上许多,有的外表已与寻常不同,尽是凶悍荒野之气,猿啸熊吼,于山林中不绝于耳,透露着一种与红尘世外截然相反的蛮荒气息。

    在神识中,他就发现了七八只先天妖兽,各占一方区域。

    有五六米长的黑皮野猪,獠牙狰狞;有七八米高,毛皮火红色的巨熊,喷吐火焰;有三四米长,浑身宛若流金的威猛金雕……..

    江小白打量着这座妖山的巨大变化,有种恍惚感。

    没多久,两道流光从妖山灰瘴中破空升起。

    七王与赤膊老九现身。

    “江兄速度可真快,东海离这方只怕有二三千里脚程,来回都只花费了不到半日,都快赶得上龙族的御风之术了。”

    七王飞至江小白近前,笑呵呵地握着扇子,轻轻一拱手。

    “不敢当,传说真龙天生可驾驭风雷之力,游龙如电,七王道友什么时候让江某见识一下才好。”

    江小白拱手回礼间,眉眼微动,淡淡笑道。

    “江兄也说过龙生九子,子子不同,龙族支脉本领天赋各有不同,也只有真龙一脉,才是妖中真灵,小王可不敢献丑。”

    七王打了个哈哈,忽眉头一动,注意到了江小白身后斜背了一把剑形物,用黑布包裹着。

    “看来江兄此行还是小心,若是所料不错,你身后之物,便是那把凶剑吧。”

    他听闻过这把剑,也见闻过这把凶剑的邪异。

    “七王与九二位道友说那深渊气机难测,江某想去相探,自然要多些准备,谨慎些总是好的。”

    江小白没有否认,此行探秘,多留着手段,顺路去了龙虎山,把镇守龙虎山道门的那把凶剑取了出来。

    “那是自然,有了江兄一大助力,我等也多了几分信心,话不多说,便带江兄去看看。”

    七王一笑,转身一个流光,窜下妖雾中。

    江小白跟了上去。

    不多久,三人穿过浓重的妖雾,到了白龙妖山的最中心,也是妖气最浓郁的地方。

    依稀江小白能辨认,这里是几年前妖气刚出现的那片盆地森林。

    此地兽骨累累,一片死寂,脑片盆地森林消失了大半,中央有一座塌陷的巨大天坑,方圆数里,黑气滚滚,如深渊之眼。

    天坑周围妖气呼啸喷吐,宛若人的一呼一吸,一推一拉,有种强大的绞杀力量,野兽站在远处,会被这种一吸一推的力量,给吸入天坑,或在这个过程中直接被绞死。

    “这里便是妖气的源头,我二人联手下去过几次,因为身属妖族,气息在里面被压制的厉害,不敢太过冒险,而江兄是人族,自无大碍,正好你又受妖气侵蚀,我们可护住你,互相助益,一举两得。”

    七王在妖气喷涌呼啸中,指了指天坑深渊,与同站在天坑边的江小白说道。

    关于妖气深渊的事,他前些日肯张口告诉江小白,并不是什么所谓的“朋友情分”,也出于这样的考虑。毕竟两人相见数面,没有多少的交情,且有人妖立场之分。

    只是江小白问到了这上面,他不答,日后对方生疑也会发现,反而落了个下乘。

    与他说了,相约一起来探探,知对方实力强大,多一份安全,况且也知道对方的脾性一二。

    江小白站在天坑边,眸子泛金光,望向深渊。

    深渊漆黑如墨,妖气如滚烫沸水,一呼一吸间,如有生命一般。

    给人一种诡异的恍惚。

    仿佛深渊也在凝视着他。

    他突然感觉背上发热。

    背上的那把剑发出异常之象。

    凶剑乃他魔念铸身,与他心意相通,他从剑上感觉到了一种杀意。

    一种令人血液奔腾的杀意。

    这种杀意不是源自他那缕被击溃的魔念,所以并不能影响他,而是恍惚间来自那其中的杀生万象。

    “嗯?”

    江小白细细感应间眉头一跳,惊疑一声。

    “江兄,怎么了?”

    七王转头,奇怪看他,发现江小白不知何时眉头已皱了起来。

    “两位听我一言,暂时先不要进去。”

    江小白眸子中闪过思索之色,眉头微挑了挑,与他二人说。

    “此话怎讲?”

    七王与老九用惊疑的目光看着江小白。

    因为不理解,但瞧他脸色,难道有什么不对?

    江小白脸皮动了动,嘴唇微动,最后没说话。

    陈年往事,他不想再提,有些禁忌,他有所避讳。

    这剑竟然莫名生了奇怪预警,肯定有所原因。凶剑乃他数年前经历血海生死劫,斩掉的魔念所铸,与那禁忌血海有关。

    那是他的禁忌。

    如今异动,令他有些不善。

    最终,他想了想,心念一动,一声剑鸣。

    背后的凶剑化作一道赤光,冲天而起,随后在妖气深渊盘旋,剑发妖艳血光,无风自张。

    江小白于天坑边盘膝而坐,肃脸凝眉,抬手两指一伸,化作剑指,往妖气深渊里一点。

    那把凶剑便化作一道赤色惊虹,剑鸣呼啸,如刺入妖气深渊中。

    旁边,七王与老九惊讶地看着江小白的举动,不过没有打断。

    他如此做,肯定有自己的理由。

    这时,江小白也闭上了双眼。

    没过多久,死寂安静的妖气深渊,突然一声宛若从远古蛮荒的厉声吼啸从深渊中传来。

    穿云惊空,震散了云。

    山体簌簌震动了起来,深渊里的妖气突兀间如潮水般喷发。

    “hou”

    “嗷呜”

    “yin”

    “…..”

    仿佛沉睡的生物被惊醒,深渊中传出各种古老的吼啸。

    那种声音像是划过岁月长河,透着蛮荒古老的沧桑,像是从远古中苏醒。

    大地在剧烈颤抖,深渊传出远古的咆哮,七王与老九感觉到一种来自灵魂的恐惧,脸色刷的一下变白。

    这时。江小白眼睛陡然炸开。

    “走!”

    他厉声一喝,身子一晃,化作一道金光直冲云霄。

    七王和老九感觉大事不妙,跟随逃离。

    紧随而至,在翻滚异变的妖气深渊间,一道赤光冲破深渊,如烈血燃烧,剑鸣而起,冲向云霄。

    只瞧见,赤光后面,妖气冲天,仿佛有什么庞然大物马上就要挣脱出深渊!

    (第二哽送到,今天本书限免,为了聊表心意,故意把今天第一章压在两点开始限免后发的,嘤嘤嘤,才子求下月票,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