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八二章 镇压!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东海,归墟。

    随着一道震天吼啸乍然在空旷静寂的归墟之地炸响,一道金光和一头庞然大物从天上白光迷雾中冲出。

    江小白引凶兽龙虎入了归墟之地。

    一入归墟,江小白立于虚空,眉间蓝色印记发耀眼光芒。

    顿时白色天穹骤然变色,周身数十里灵气浩荡,以他为中心滚滚而来,呼吸间,风雷五行在天穹聚集。

    声势足足要比江小白在外界开启道境强大两三倍,相当恐怖。

    风雷五行将在妖云中张云舞爪,凶焰滚滚的凶兽龙虎笼罩,从天压下。

    而与此同时,战鼓起,琴声杀,剑鸣啸,惊空生。

    虚空中波纹生,三具曾经叱咤一个时代的白骨从埋骨之地闪现在了战场中。

    一白骨挥剑,一白骨落锤,一白骨弹指。

    来自上古凶兽龙虎的执念似乎感受了强大的威胁,竟转而踩踏虚空,把攻击注意放在了三具白骨上。

    妖云激卷,口中如吞吐日月,抽尾如神鞭。

    但三具白骨就那么站立在那,不躲不闪。

    为首白骨,三仙之主,白青双剑,剑斩头颅,风云变幻。

    其余二具白骨,木锤击空,如生生要锤爆虚空;弹指如有琴,杀伐攻声。

    三具白骨出手,强势硬抗,斩杀凶兽。

    这片苍穹,凶兽咆哮,更有鼓瑟肃杀之音浩荡。

    战场轰隆中,白青双剑率先合一,剑气无匹而去,竟将虚空划出一条恐怖的黑缝,劈开了虚空,直接斩掉了凶兽龙虎的龙尾。

    鼓捶音杀,将虚空荡漾起一层层涟漪,轰击在凶兽坚硬无比的鳞甲之上,一股股无形的强大之力硬生生将其鳞甲击碎。

    “hou ”

    凶兽龙虎在绚烂的风雷火电中怒吼,咆哮,凶焰极大。

    纵使困兽之斗,这头死去的上古凶兽依旧表现出恐怖的实力。

    尾巴被斩断,它口吐凶焰;

    头颅被斩落,他四足要生生踩碎虚空;

    接着,它四肢被斩落,身体被四分五裂,但依旧死而不僵…..

    最终它的躯体被斩成十几段,被江小白挪移山头进行镇压,将其尸体四分五裂地分别镇在不同的地方,浩浩荡荡垂天落下,惊起落石烟尘。

    一场浩浩荡荡的惊天战斗,在一炷香之内有惊无险地解决。

    但浩大的场面可是让归墟之地隐修的道门弟子们看的是心惊肉跳,心里震撼不已。

    不管是凶焰滔天,仿佛从上古神话中走出来的巨大凶兽,还是那三具奇诡而强大的白骨,透露着古老而苍凉的气息。

    就是震撼。

    而解决完执念加身的古凶兽后,三具白骨已回归埋骨之地,没有什么表达,默默地消失。

    一场麻烦解决,战场虚空中站立的江小白算是松了口气。

    他的算盘没有落空。

    江小白将难以对付的凶兽龙虎引入东海归墟,看似有些冒失,其实心里有自己的打算。

    一是他身怀归墟印记,如今已掌握这方世界天地法则一二,战斗力要比外界强大数倍。

    二是,这归墟之地乃九州龙脉收尾,有上古的白骨“三仙”守护,实力莫测。

    而第三就是,这里面还住着一个能力敌“白骨三仙”的神秘女人女王阿茶。

    种种因素加在一起,他才有把握把这头死去悠久岁月,却凶焰强大的古凶兽引入这里,加以斩杀,杜绝让此兽任由在人间祸乱。

    不然,九州可真要乱成一团了。

    此时,这头上古凶兽的尸体被分段镇压,江小白还不放心,去镇压的各处地方又施了一遍法。

    回想过来,心潮依旧颇不平静。

    这头上古凶兽死去了不知多久岁月,死后执念却如此难缠。

    思绪穿梭岁月长河,透过光阴的伟力,可以遥想一副画面。

    在上古时代,这头凶兽生前,立于虚空,咆哮山河,驱云吞月,强大无匹。

    那种画面在他脑海中浮过,有种苍凉久远的气息,让人心尖微颤。

    还有个更让人心惊的问题

    白龙妖山的那座深渊,里面是否真有上古妖冢?里面是否还埋葬着很多类似这头凶兽的执念和尸骨?

    江小白听到了那座妖气深渊中还有许多令人心惊的咆哮声!

    这些强大的上古凶兽又到底经历了什么,执念经数千年不朽?

    他又自然而然地联想到归墟之地的三千白骨,有种念头在滋生。

    七王曾说,上古时代诸天神佛在这片世界发生过大战,但过往被神秘之力隔断,秘密消失在岁月烟尘里,无从追溯。

    他想啊,归墟之地的三千白骨,还有白龙妖山的妖气深渊,很可能便是那次上古大战的“果”!

    诸天神佛陨落,上古凶兽埋骨……..

    思绪飘飞,回溯光阴,江小白一时想的入神,就这样皱着眉头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哥哥,那头大怪物是什么呀,小鹿刚才好怕。”

    “师父,发生了什么事?”

    “公子,身体可无恙?”

    一回院子,就是大小三个女人的追问三连。

    还有小奶狗大黄的“汪汪”声。

    “让我休息会。”

    江小白张了张眉,神色有些疲惫地回了句,随后径直坐在院外休息的石桌上,抬手拿起上面放着的茶壶,立起一个杯子,给自己倒了杯水,安静饮下。

    一日时间,从这里到十万大山三个来回,数千公里,还经历了大战,江小白着实有些疲惫,虚弱。

    要不是到达真人境界后,真元充足,周身可自行运转大周天夺天地元气,还有刚领悟不久的足神通加持,这场麻烦还真是个未知数。

    他端茶饮水的时候,大小三个女人已经占据其他三个座位,用各异的眼神看着他。

    小丫头黑亮的大眼睛里是好奇加雀跃。

    初音是好奇惊讶;

    而古国公主李水月秋水般的眸子里是某种关心;

    江小白安安静静地连喝了两杯水,要喝第三杯时,他抬头望向某处虚空,眉头微挑。

    下一秒,那处虚空,波纹一泛,从中走出一头红发飘舞的女王。

    阿茶也来了。

    “你背上的剑给本王一观!”

    她一来,便对江小白说了这么一句话。

    随后单手一招,江小白背后的凶剑便飞起,落入了她手上悬空半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