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桃木得法 老道入梦(求收藏推荐)

作品:深山中的修道者

    “得道?”

    江小白大吃一惊。

    老龟得道可以理解,毕竟是活了数百年的动物,有思考维度,有脑域。

    而树木这种导管纤维组成的简单生物体,实在难以想象,会成精作怪。

    这桃木也就数十年年轮,并且灵气复苏才月许,怎么突然得道了?

    江小白吃惊之余,脑子里更多了疑问。

    老道也同样惊疑,常人修道都需要漫漫数十年积累才可小有所成,但他心眼所观,老桃树的周身布着青绿色点点灵光。

    并可见,老桃树周身在吞吐这些青绿色的灵气光点,虽动静很小,但在先天心眼下无所遁形。

    所以,他知道这株老桃已经有了呼吸法。

    心中惊讶之余,老道看着这株桃树,眉眼间又露出思索之色。

    半晌,他伸出手,在桃树上折了一根树枝。

    同时,他将心眼放开,感受老桃有何波动。

    不过,他没有感应到老桃树有传来丝毫精神波动。

    “这株桃树还没有产生意识,还不算得道,只是开始自主呼吸空气中的灵气,但假以时日,可能会自主产生意识形态,不过一切都要看造化了。”

    老道试探了一番后,若有所思地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这个结论倒不算夸张。

    “那为何偏偏就它如此?”

    江小白又冒出了一个疑问。

    “臭小子,你当我是百事通啊,你问它啊。”

    老道也在思考其中缘由,没好气地江小白吹胡子瞪眼,指了指近前的老桃树。

    “我只知上古传说夸父逐日,力竭而死,手中的手杖落在地上便化作了一片桃木林。桃木是灵木,能辟邪祟,老爷子,你说跟这有没关系?”

    江小白说出了心中所想,与老道探讨。

    “那山下那片桃树林呢?”

    老道一句话便将江小白说的语塞。

    “桃木属灵木不假,但事出万一必有其他缘由,老道我现在想了一点,有些虚无缥缈,但三千道藏有记载,没亲眼所见,老道我也不知是不是真。”

    “相传,南宋年间,有一道人在一株桃树下日夜诵读经书,或与道友在树下谈经论道,后那株桃树久闻经诵道音,桃花常年盛开不落,通了灵性。”

    老道讲了三千道藏中所记载的一篇奇志怪谈,其中有斟酌之意。

    “老爷子的意思是这....”

    江小白有些愕然,指了指老桃,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桃树从你爷爷移栽过来已有数十年光景,而你当年便从小在这桃树下受我老友教导功法,诵读三千道藏。我与你爷爷也曾时常在树下谈经论道。高山流水,如若这篇记载是真,那这株老桃得法,也就有了说法。”

    老道倒是眼神渐渐清亮,似有所喜,笑着说道。

    江小白默默没说话,只是看着老桃树若有所思。

    “这大世初显了造化,当真是让人神往赞叹。”

    老道大笑了一句,便乘雾转身回了屋。

    ...................

    晚上十一点,夜深。

    西崖边,江小白照例勤耕不缀,盘坐修炼。

    此时,他双眼紧闭,呼吸微弱,不是在行吐纳之法,而是在泥丸宫观梦。

    方圆一丈的白色梦境中,江小白正端坐在一张椅子上,如昨晚一般,在“品茶”。

    有了昨晚的经验,现在他不能观想活物,只能观想死物,胡乱观想也不是个法,还不如就心往一处使,先把之前失败的“茶味”观想出来再说。

    一步一步来,才能稳扎稳打,根基才会凝厚,这点他还是懂的。

    大概观梦了半个小时,他观想出的茶水渐渐有了他想要的味道,正聚集会神时,周围的白雾突然有了异动,翻滚了起来。

    他意识愣了一下,白气翻滚间,进来了一个人。

    是老道。

    “老爷子,你还没睡?”

    江小白见了老道,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不过他很快意识到了不对,神色一惊,这是他的泥丸宫意识梦境,老道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哈哈,看把你小子吓得,是不是很意外老道我出现在这里。”

    老道哈哈一笑,拂袖一甩,不客气道:

    “小子,我神魂出游闯了进来,是来检查你的功课,快帮老道变把椅子出来。”

    江小白惊魂未定地看着老道,仔细瞅了两眼。

    “臭小子,看什么看,我脸上又没长出花儿来。”

    老道瞪眼看他。

    “《道梦》经书上讲,练功走火入魔会生出幻象,轻则迷乱心智,重则神魂破灭。”

    江小白一本正经地看着老道。

    “你当老道是你练功出岔生出的魔障?”

    老道哑然失笑,眼睛瞪的更大了。

    “我得确认一下,老爷子,你多久没洗澡了?”

    江小白脸色平淡。

    “你这臭小子再说一遍?”

    老道脸色罕见地红了,一向世外风骨,生死看淡的他,竟然脸红了。

    看起来,有点莫名的“可爱”!

    “哈哈”

    江小白脸色瞬间绷不住了,似少年心性般的笑了起来。

    “你这小子,找打,竟生了胆子敢戏弄老夫。”

    老道明白过来,顿时吹胡子瞪眼睛,撸起袖子。

    “哎,老爷子,消消气,谁叫您老突然神魂出现,吓了我一跳。”

    江小白连忙摆手,眯眼笑道。

    一向是老道打趣戏弄他,今日逮住了机会,生了玩性,戏弄了一下老爷子。

    不过,刚才他确实被老道吓了一跳。

    说着,他观想出一把椅子,拉着老道坐下。

    “老爷子,要不是我太过熟悉您的脾性,我还真当是我练功出了差错,意识不稳,生了幻象。”

    江小白坐下,给老道倒了一杯他观想出来的茶水,有些抱怨道。

    “还有,您是怎么出现在我的意识梦境的?”

    他不解。

    老道不答,先是喝了一口茶,然后砸了砸嘴,“老道不习惯喝茶,而且你这观想出来的茶味怪怪的,功夫不到家。”

    “这已经是我目前能做到的极限了。”江小白莞尔,又问他刚才的问题。

    “老道跨入先天,能神魂出窍,在你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进入你的泥丸宫不难。”

    (第二更送上,今天的第三更没有了,才子觉得遭不住了,还没吃饭,我先欠下一更,定还!)